占有_居筱亦的《占有》

“嗯……”陈暮星抱着她哽咽着说,“你就是我妈妈,我唯一的妈妈……”

江清月一下就愣住了……

虽然之前陈暮星也答应了他们认她做女儿的要求,但从来没有真的这么喊过,因为知道周卉和江霁月的原因让她对这个称谓有些抵触,所以也非常尊重她的没有再去提,现在蓦然听到她这么喊自己,江清月控住不住,眼泪也瞬间落了下来……

十五年前她的昕昕去世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被这么喊过。

她以为……她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了……

“暮星……我的孩子……”

她抱着陈暮星哭的不能自已,聂闻宣站在一旁也是眼眶微热,只有繁星看着哭在一起的妈咪和外婆有些慌张和害怕。

“妈咪……外婆……”

她拉着陈暮星的衣摆,声音也染上了哭腔。

“繁星不怕,妈咪和外婆是太喜极而泣,太高兴了。别害怕。”

聂闻宣将她抱起来安抚。

“好了,不要哭了。”陈暮星给江清月擦眼泪,“不要哭了妈妈,占有我没想惹你哭的。”

路南弦摆了摆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这才几个小时,你怎么就变成这副鬼样子了?”路南弦将齐思蕊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目光停留在对方红肿的眼睛上。

齐思蕊冷然道:“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想干什么,直说吧。”

她靠在坚硬的座位背上,身上衣服已经被绳索捆绑出丑丑的褶子,头发凌乱,脸色也苍白得厉害,完全没了大家小姐那样的气度。

“当然是来报仇了。”路南弦看傻子一样看着这个愚蠢的女人,红唇吐出冰冷的话语:“难道你不觉得愧疚吗?”

她简直明知故问,能做出这种事的人,怎么会有“愧疚”这种感情?

果然,齐思蕊只是阴险的勾了勾唇角,低声道:“我不后悔,噢不,还是后悔的,后悔没有做到天衣无缝,没有斩草除根。”

她直勾勾盯着路南弦的眼睛,目露挑衅,似乎打定主意后者不敢动她。

“可是,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齐思蕊阴恻恻一笑,随意的摆了下头,试图让钻进眼睛里的发丝出去。

齐思蕊咬紧牙关,从齿缝里蹦出来几个字:“贱人,贱人,快把它删了!”

“这我怎么舍得?”路南弦悠哉悠哉的拿出自己的手机,将那段音频传了过去,并将它发给了SJ,避免手机被清除。

“齐小姐刚刚不是说了,我现在无依无靠的,独家占有有肉的是哪一章手上就只有这么点资本了,再不好好利用起来,怎么对得起我儿子呀。”

局势瞬间逆转,路南弦成了高高在上的审判者,齐思蕊则被打入地狱。

“你想做什么?”齐思蕊愤恨道:“有能耐你就发出去,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你别忘了我可是齐家大小姐!”

色厉内荏,外强中干。

路南弦轻轻一眼,便看出了她的胆怯跟恐惧,但相比于小辰所受的苦,远远不够。

“齐家大小姐又怎么样,说不定过了今天,你那个姓齐的爹就不认你了呢。”

齐思蕊:“你胡说八道什么,你个贱人,我告诉你,有种这次你就弄死我,否则一旦我离开这里,必定千倍百倍奉还!”

路南弦装出一副惊恐的样子,“哎呀呀,我好害怕呀,齐大小姐请放过我吧。”

齐思蕊倒吸一口凉气,剧烈的痛令她浑身发颤,“路南弦,贱人,贱人,你找死!”

路南弦手起刀落,又是一条细细的伤痕,挂在齐思蕊左胳膊上。

鲜血涌了出来,齐思蕊吓得鬼哭狼嚎,终于她知道害怕了,占有夏小染带着凳子一个劲儿往后躲,却一不小心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路南弦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踱着步子缓缓靠过去,俯身,在齐思蕊耳边道:“刚刚我来的时候,殷总说了一句话。”

齐思蕊绝望的眼睛里迸发出一丝希望,“路南弦,殷总不会放过你的,你敢杀了我吗?”

“殷少擎答应我,不管我做什么都可以。”路南弦声音无比残忍,她好心将齐思蕊扶了起来,迫使对方看着她的眼睛。

“齐大小姐,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只不过你的报应来得太快了。”

说完,又是一刀刺在齐思蕊左胳膊,都没多用力,只不过流点血吓吓这个蠢货罢了。

“就算我在这儿杀了你,谁又会知道呢?”

齐思蕊痛的身体痉挛,但这明显的痛苦都不足以比肩她心里的恐惧,她是真的怕了,她面前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在2002年,在美利坚互联网市场上,存在着多家未来的巨头级大公司,只不过现在他们都非常弱小,融资的需求也很迫切,所以在这个时机提前布局,未来的收益将会是百倍甚至是千倍的。

现在李枫的事业越做越大,各项工作都处于起步阶段,需要的资金量也将会越来越大,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吃撑,就必须要寻找融资渠道,这也就意味着在早期丧失大量的股份,爱是占有吗这不是李枫愿意见到的情况。

所以在早期尽可能多地持有股份,就必须要准备充足的启动资金,以应对人力物力各方面的庞大开销。

这种开销仅仅依靠目前几个项目的盈利能力是远远不够的,哪怕他以高价卖出快车导航网,一把赚进两百万现金,其实也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

这就好比是打仗一样,必须要储备充足的粮草,资金就是粮草,一旦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问题,哪怕是一个潜力不错的项目,也很有可能立刻夭折。

所以在互联网行业,早期的融资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如果创始人掌握得好,就能确保自己手中的股份,一旦在早期股份问题上出现偏差,很有可能在中后期沦为小股东,甚至被投资方赶出局。

而杨东旭和周雅恰好相反,他在杨家宴和所有员工关系不都错,尤其是女服务员每天姐姐,姐姐喊着很是嘴甜。

所以待遇和小虎头差不多,虽然十岁了但所有人都把他当小孩看,所以有的时候捏捏脸亲一口什么的很是和睦。

为这事玄老头不止一次说杨东旭就是个小狐狸,让周雅保持作为东家的身份地位,自己却和员工打成一片,这样恩威并施这些人不给他做一辈子的长工才怪。

“你是......”看着站在前台的青年,傅希尧夏小冉结局杨东旭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万军,年初咱们见过的。”青年笑了笑。

“哦哦哦,想起来了,小孩忘性大,万哥千万别在意。”杨东旭瞬间想起来眼前这个小青年是谁。

来燕京没多久自己干爷爷带着他拜访了不少人,其中万书记家就是最重要的一家之一,不过自从周义仁忙起来之后,除了逢年过节之外其他时间都很少走动。

不过对于万军杨东旭还是有一定印象的,因为万军的长相很是斯文,一看就好像一个有学识的大学生一样颇有后世奶油小生的味道。

“嗯,不哭,不哭了。这么好的日子,我们哭什么。”

江清月激动不已抹掉眼角的泪水。

“妈咪……”

繁星还有些不安。

“没事了宝贝,妈咪是太高兴了。没事了。”

陈暮星拍了拍自己的羽绒服,对着繁星转圈:“好看吗?繁星喜欢吗?”

“好看!繁星喜欢,特别喜欢!”

“那等繁星长妈咪这么高了,妈咪就送给繁星穿好不好?”陈暮星逗她。

“好!好!”

陈繁星倒是高兴的拍手。

“好了,从外公身上下来,咱们现在要走了。”

她又拿起自己的书包背上,过去和江清月和聂闻宣一一拥抱告别。

“再见了妈妈。”

“再见了爸爸。”

繁星也有样学样。

“再见了外婆。”

“再见了外公。”

仪式感整的夫妇俩一愣一愣的。

她拎起江清月给她买的礼物,扯着繁星对江清月说:“我直接穿着新衣服去了。这件羽绒服先放在这里。等我下次再过来拿。”

2021-07-10

2021-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