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长家的小贝壳_首长的私有小宝贝

“小骞!”

“小骞啊!”

刘晓飞坐在冰冷的雪地中哭着叫着张骞,痛苦无尽捶打自己打着石膏的断腿,用力的撞着轮椅,哀坳痛绝,仰天悲嚎,撕裂肝肠。

“死了……”

“金锋死了!”

“他死了!”

郭嗣贤火幽幽两个人直直看着那里,尖声大叫:“金锋他死了!”

“他死了!死了!”

“死了死了!”

一听这话,跟李天王扭打在一起的洋葱头突然停了下来,回头望去,喃喃叫了一句老板,却是被李天王一拳击倒,重重倒在地上!

狂暴的李天王趴在洋葱头身边,疯狂的捶打洋葱头的身体。

洋葱头呆呆看着李天王,咧嘴笑起来,满口血牙惨不忍睹,软软叫道:“快点打死我。快点打死我。我好跟到老板儿去。”

“没得我给他做臭豆腐,他……不……”

“打重些,打重些……”

听到这话,李天王怔了怔,失去本性的他一声爆吼逮着洋葱头猛甩出去。

“行,那他就交给你们收处理吧。”

想了想,林超没有打算深究。

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收拾对方,正好有拍卖行的人处理,倒也省了他的时间。

“好,您慢走。”

见林超要离开,对方赶忙将林超送出去。

将药材全都收拾好,林超便是回到了家中。

“婉姐,你晚上稍微早点回来。”

他回去之后,边熬药,边给田婉婉打电话。

“怎么啦?”

接到的电话,田婉婉还有些好奇。

“我准备了一些药材,首长家的小贝壳已经在给你熬药了,晚上回来我就给你看病,你要把身体搞好才能更好的工作。”

他一边忙活着,一边又是对田婉婉说道。

“陈叔已经给我送过了,你还要忙活什么呀?那个药实在是太苦了……”

闻言,田婉婉立马吐了吐舌头,她不想喝药了。

“良药苦口你没听说过啊?”

“反正你晚上早点回来,配合我的针法,你明天就会精神抖擞的去上班了。”

又是一阵忙活,按照庄建业那份简约到极致的改良工艺,几个人又做了四个同样规格的铆钉模后这才各自回去休息。

等第二天上班,几个人都早早汇聚到六分厂的铸造车间,将昨晚做出的四个铆钉模分到工位上,一整天下来,四个铆钉模在工位上运行了不下上千次,却没一个出现损坏的,至于铆钉的成品率到没昨天那般变态,出现了些许废品,但0.27%的废品率依旧达到六分厂同类产品的最低水平。

眼见于此彭川和岑师父心里有底了,再也不废话,双双向着六分厂的厂部赶去。

与此同时,六分厂厂部厂长办公室。

沈建伟心情复杂的看着刚刚从总厂发过来的文件,厂里要上马两条冰箱生产线,准备对几个效益差的分厂进行考察评估,从而确定选址。

六分厂恰巧就是几个效益差的分厂之一。

作为永宏厂下属的分厂,六分厂唯一令人记忆深刻的便是特殊时期的武斗,也正因为如此,拨乱反正之后,厂里不少干部职工对六分厂或多或少都带着些情绪。元帅家的软蜗牛星际

科室主任于海,四十来岁。当年是从防疫站过来的,本来可以成为防疫站的一个科室的主任,结果因为和防疫站的老大尿不到一个葫里,最后找关系来了市医院。算是一个边缘的科室主任,因为当年的事情,怎么说呢,现在的他为人非常的低调,和蔼、平和。

科里本来是两个主治,结果女主治怀孕罢工了,剩下一个主治叫杨涛,大龄未婚男。好玩,和骨一科的薛飞是麻友,两人的水平都是大哥不笑二哥的那种,估计收入工资全都送到了麻将桌子上了。

剩下就是四个住院医生,这个科室有个特点,老医生还不明显,当年要不是受上级蛊惑就是因为犯错被踢到这个科室的,比如杨涛就是因为经常翘班打麻将从呼吸科踢到了传染科。

而近年来的这个几个住院医生,就是比较悲催了,要不就是考了好几年没有考过执业医的,终于考过了,年纪也大了,没关系没门路就被分到了这里,要不就是考的不好,将将考过分数线的医生。

虽然大环境不好,可科室的小环境不错,没有什么明显的上下级的压制,一切都是商量着来的,这种小环境在医院很是少见。对于这一点,医院也睁一眼闭一眼,真要较劲,弄不好人家脱了白大褂去私人医院了!他怀了少将的小鱼崽

血液传播大家都知道,也没什么可以说的了,就是有一点,按现在的技术,其实很多很多病原体从血液中是查不出来的~!所以输血可以救命,但风险也不小!

直接接触就非常的扯淡了。这玩意太危险了,一个炭疽,让西方国家和丸子国差点把邮政系统给关了。当年西方国家发生了好多好多,通过邮件传播炭疽的,直接打开这个邮件,就被感染!直接就是恐怖袭击!而且好多性病其实也算是直接传染的,比如梅毒、尖锐湿疣!

为母则强,传染科怀孕的女医生,本来一个很柔弱的女人,就是因为怀孕了死活不去传染科了。这个不是她的错,连一点谴责都没办法说人家,这是人的天性!

没办法,就是再忙,张凡也得去上班。传染科,在市医院如同编外的科室一般。远离主要病区,在医院内科后方的一个小院子里面,带着围墙的一个小楼里面。

这个院子的院墙上面是带那种可以通电的铁丝网,平时不通电,一旦需要的时候,这就是个监狱。而且小楼的窗户上都是手指粗的铁栅栏。三层楼房间一般都是单人间,医生护士的值班和办公室,就在小楼的第一层的把头,首长家的千金宝贝他们办公室的安全设施估计可以和医院财务处相比。

“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对象,现在怀孕了,我老公就一句话,要不就换科室,要不就辞职。我容易吗!呜!呜!呜!”

医务处的主任也没辙,人家一个怀孕的女人,站在医务处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劝都劝不住。“要不你先休息一段时间,你现在是科室的顶梁柱,科室离不开你啊!”主任和声细语的说着话,这个时候只能安抚,安抚医生几年来的怨气。

“主任,您就放过我把!难道真的让我和我老公离婚吗!”这话都说出来了,医务处的主任没辙了。

“你先不哭,来擦擦泪水,都有宝宝了,要稳定情绪,不能太激动,这样,你先去休息,我把这个事情向上级汇报一下。你放心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好不容易把女医生给劝说走了,可是传染科值班的人手就不够了,主任左思右想,没辙了,因为今年的执业医师成绩刚下来,重生之别惹末世小吃货证书还没到手,好些医生还不能单独值班,这么一想,正好,张凡闲着没事。

“张凡,干嘛呢。”医务处的主任打电话给张凡。张凡还能干嘛,这几天忙的焦头烂额,当初看着马老板做这个事情,得心应手游刃有余,而到张凡接手后,全是事情。今天这个单位来检查,明天那个单位来考核,后天医保局又把的医院的医保给停了,反正一天都是狗屁倒灶的事情。

“我要把他们全部挫骨扬灰!”

“我锋哥,我要把他做成标本。就放在我的房间里,日日夜夜永远陪着我!”

听到这话,诺曼全身发麻,脊椎冰冷,灿灿笑了笑,心底浮起层层深深的恐惧。

“大哥。我们赢了!我们又赢了!”

“哈哈哈哈,这回咱们又能扛二十年了!够我们布局神州了!”

“只要是能拿到约柜就好了!”

“一定能把神圣之城和光明会压着打二十年!”

李海云笑了笑,轻轻叹息一声回头拍拍袁延涛的肩膀:“延涛。圣山宝库就交给你。你是从隐修会出来的,里面你最为熟悉。”

“如果能找到约柜,你就是我们李家最大的功臣!”

“李家的江山,有你的一半!”

“我们会给你第一帝国联邦储备银行百分之一的股份!”

“让你袁家永享荣华富贵!”

袁延涛依旧是那幅阴冷惨白的脸,乌青的嘴唇紧紧抿着:“钱,我从来不在乎!”

2021-07-11

2021-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