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帝的男宠_摄政王的男妻

“我……我认输!金色大旗,我交!”

络腮胡弟子虽然不甘,却也只能迅速咬牙认输。

本来他家宗主,为了这一次千宗大战,给他准备了一些底牌。

可刚刚林云爆发的实力太过恐怖,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瞬间将他击溃,他连动用这些底牌的机会都没有啊。

他现在受伤不轻,就算手里还握有一定底牌,可也没状态再打下去,只能认输。

毕竟在这山海境空间中,是不禁止杀戮的,他要是强撑,搞不好林云会杀了他。

而他认输的话,只要保留实力,那些底牌也还没动用,等他状态恢复,还能去找其他队伍争夺金色大旗!

“光认输可不行,弃权离开山海境空间。”林云带着命令的语气。

“什么?!”

络腮胡弟子听到林云的话后,语气都变得尖锐起来。

“小子,你别逼人太甚,我都答应将金色大旗交给你了!”络腮胡弟子咬牙切齿,脸色难看。

“要么照做,要么……死!你选吧!”林云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

苏无限遥望着那枪声响起的地方:“我可不担心你小叔的安危,我担心别人的安危。”

说着,他便迈步朝薛家大门走去。

苏雨辰甩着马尾辫跟在后面:“大伯,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的胳膊肘往外拐吗?”

放眼整个苏家,敢这样没大没小的和苏无限讲话的,恐怕一共也没几人。

“有些人不能死,我本来想让你小叔去和别人过过招练练手,也好能提高一下,但是现在看来,他真的要把别人给弄死了。”苏无限摇了摇头:“杀人,可从来都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说着,他的一只脚已经跨进了薛家的大门!

原来,这个有着“妖人”称号的苏家长子,从头到尾都没有担心过苏锐的安危!

他之所以来到这里,穿越之皇帝的男宠却是担心苏锐把别人给错手杀死了!

不得不说,一般人还真的不会像苏无限这样,竟然怀着这种观点。

苏雨辰听了苏锐没事之后,便蹦蹦跳跳的也跟着进了门。

薛家众人就这样看着这两人走了进去,满脸都是尴尬之色。

他虽然已经可以模糊的判断出来陈祖新的躲避速度,但是却无法预判对方的方向,只有采取这种办法!

在这种时候,白蛇展现出一个顶级狙击手所能拥有的所有素养!

在射出了三发子弹之后,他只是换了一下气,扳机又是连续扣了三下!

陈祖新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这是他自出道以来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

人在空中,他已经无法再进行任何动作的改变,只能等落地之后再行躲避了!

但是,苏锐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白蛇也不会。

那六发子弹,终于有一发在陈祖新的身上炸开了血花!

陈祖新的身体旋转着落地,在落地的时候踉跄了两步。

白蛇的狙击枪子弹并没有击中要害,而是打碎了陈祖新的小腿肌肉!

不可否认的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凭借天赋异禀的超能力来躲避子弹,但是,面对密集的火力攻击,抑或是面对顶级的狙击手,这种躲避的成功率无限接近于零。

陈祖新就是属于这种情况,重生之朕的男后生子他能躲得过第一次第二次,但是到了第三次,白蛇就没有再给他这样的机会了!

“啥?强哥,林姐有事找我帮忙?嘿,说啥帮忙啊。林姐,有事直接吩咐就行啊!”

说完,刀疤兴奋无比。

然后对着手下的小弟一挥手道:“听到没!还愣着做什么,先把这小子扔出去,然后咱们再去办林姐干活!”

“是!”众位小弟也都精神奕奕。跟着林姐混,那地位顿时是水涨船高!

“咦!”不过,那许强眼睛一瞥,忽然间感觉一旁刀疤要对付的小子有点眼熟。

“你不是那个……那个,神医啊!”

话一出口,许强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来,哈哈大笑道:“神医啊。我可找到你了!没想到,能在这里跟你见面啊。”

看着刀疤脸手下那群人莫名其妙的脸色,许强先是走过去,每个人都揍了一个暴栗,在对方的痛哭之下,嚷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怎么得罪到我这位神医朋友了?”

“神医朋友?”

刀疤脸更加奇怪了。他跟许强很熟悉,绝恋之帝王的男宠从来没听过许强还认识神医。

而且,眼前这个土鳖,怎么看也不像神医吧。

“我也问过军师,说这件事情是不是和你商量一下比较好,谁知道军师说,如果和你商量了,那你肯定不会答应,所以……我只能这样先斩后奏了,其实我也很纠结啊。大哥,你应该不会生我气的,对不对?”

邵梓航一边碎碎念,一边坏笑着往饮水机里撒着药粉,哪里有半点抱歉的模样?这货根本就是在等着看好戏呢。

“哎呀,是不是下药下多了?”

邵梓航看着手里已经彻底空了的几个药粉包,挠了挠头,撒的太兴起了,结果一个没留神便过了量:“恐怕这连大象都能给整到疯狂吧?大哥那小身板儿能受得了吗?”

把所有的药粉都用完了,邵梓航也没有了补救的办法,双手合十,在身前晃了晃:“大哥,您老人家多多保重,祝您雄风一展,直到天明。军师说,我们都是为了你好,都是为了你好,你一定不能很我们……”

又碎碎念了几句,邵梓航消除房间内的所有痕迹,而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

此时,苏锐正紧紧搂着山本恭子,朝酒店内部走去。

他们离开的是这样光明正大,甚至东洋考察团副团长小川直毅都看到了两人的背影!

如胶似漆,你侬我侬!

马国基使劲的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两声,说道:“这个,穿越大唐之武媚娘男宠年轻人做事情都比较着急,一见就钟情,干柴和烈火,好事,好事,这对增进我们华夏与东洋的友谊也是有着极其深远的促进作用。”

在这老家伙的眼底,也有着一丝艳羡的神色。

山本恭子从亮相以来,一直表现的极其冷傲,对任何人都懒得搭理,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神,如今,这女神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华夏富二代给搞定了,马国基甚至觉得苏锐有那么一点替华夏争光的意思。

小川直毅完全没看出来,这跨国的一男一女来次一夜-情究竟对增进两国友谊能够产生多么深远的影响,不禁暗骂马国基虚伪,不过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山本恭子在华夏遇到了她心仪的男人,自己是不是该对她说一句恭喜呢?

看着那一男一女亲密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视线之中,小川直毅的脸部肌肉难以控制的在抽搐。

现在,名震南阳的薛家已经人人可进,那曾经高高的门槛,在某些人的眼中,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薛坦志浑身湿透的伏在地上,穿越之大唐第一男宠望着那消失在门内的两个身影,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悲戚与怆然。

“我去,这两人是谁啊,牛-逼哄哄的,就这么进去了?”薛洋躺在担架上,这货早就“醒过来了”。

“他们把薛家大院当成什么了?菜市场吗?来人啊,还不把他们两个给我丢出去?让他们也知道知道,这薛家俩字是怎么写的!”

薛洋也就只能在这种时候逞一下口舌之快了,而其余的薛家人并没有接话。

薛洋还在喋喋不休着:“家里养这些保镖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连两个陌生人都拦不住?虽然说那小姑娘长得挺水灵的,不过……不过……不过……”

薛洋“不过”了好几次,结巴了两声,却发现自己已然说不出什么话了。

因为从那一辆劳斯莱斯的驾驶座走下来一个男人,看起来三十五六岁的样子,普普通通,个头不高,但是眼中却带着一股难言的威势。

山本恭子的威胁再一次化为了泡影,在苏锐面前,她干脆利落的败下阵来,败的体无完肤!

“如果我告诉你,我并不知道他们的所在位置呢?”山本恭子犹豫了一下,再次问道。

今天晚上,或许是她从出生到现在,犹豫次数最多的一天。

“你以为我会相信?”

苏锐淡淡一笑:“马上到房间了,让我们好好谈谈。”

山本恭子的嘴角露出不屑的冷笑:“堂堂的太阳神阿波罗,也终究是个被下半身欲望所支配的俗人。”

苏锐闻言,大笑了几声,而后摇了摇头:“不得不说,山本恭子,你的自我感觉实在是良好的有些过头了,就你这样的扑克脸,我就算吃了春-药,都不一定能够提起兴致来。”

吃了春-药都提不起兴致?

这话无疑是对山本恭子莫大的侮辱了!

被打击成这样,山本恭子紧紧攥着拳头,怒视着苏锐,气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

2021-07-12

2021-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