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忘机x蓝曦臣囚禁_蓝湛被兄长x

“我本来是打算让你们在m国的,但是现在既然你们来了y国,又在这里买了别墅,总不能赶你们走。”

“我就知道老大对我们最好了,肯定舍不得赶我们走。”诗雯笑嘻嘻道。

江暮曦给了她一脑瓜崩:“但是不经过我允许就私自做主来y国,这事必须要罚!”

三人愣住,有点小忐忑。

他们的老大,对她们的好的确没得说,但是生气起来,每次惩罚也都不会手下留情的。

不然她们也不会对老大如此又敬又怕。

“y国不同于m国,入乡随俗,罚你们不准动不动就下跪,也别喊我老大,就喊暮姐吧。还有,在y国,不准提暗夜的任何事宜。”

“你们就跟老张和李哲他们一起打理思创,我有事会通知你们,没事你们不准去寒家给我惹麻烦,明白吗!”

三人的紧张情绪接触,松一口气,异口同声道:“是,老大。”

“嗯?”

“哦不对,暮姐。”

参观了别墅区,小区环境和别墅里的装潢布置,江暮曦都很满意。

“有月亮了?蓝忘机x蓝曦臣囚禁有月光在,估计找下山的路应该会好找一点吧!”

莫凡尘这样认为着,便再次跃上枝头,不过他感觉奇怪的是,自己刚才起跳时的速度,好像要比之前快上不少,而且他整个身体也要轻盈上了许多。

“奇怪,我这都在山上跑了一天了,却不觉得体力依然是那么的充沛,仿佛重获新生了一样!”

“嗯,可能是我之前太累了,刚才睡了一觉的缘故。”

心急下山的莫凡尘,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想,放开视线朝四周看去。

在明媚月光的照耀之下,密林的起伏,莫凡尘是一览无余,很快他便找到了下山的路。

这次,莫凡尘没有从枝头上跳下去,而是照准不远处的另一个枝头,轻盈地就跃了过去。

稳稳落住,莫凡尘便依葫芦画瓢,轻轻跃过一个又一个的枝头。

在树尖上下山,自然要比在树下下山要容易的多。

大概走了有半个多小时,莫凡尘便看到他们之前上山的那片空地。

而第九实验室虽然很强,但现在肖锋可还没狂到,认为自己能够抗住全世界围剿的水平。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允许他们的产品卖低价的。

因为这涉及的方方面面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

总要给同行留一口饭吃,如果不然最后必将引来疯狂的反噬啊。

可正因为现在他们的产品定价高,蓝湛x蓝涣r18而且还有着自己独到的护城河,别家的产品,根本就对他们造不成威胁。

也就造就了一种奇怪的现象,那就是他们的产品哪怕是躺着卖都能赚钱。

这情况,就和早年苹果推出市场被疯狂追捧的热度是一样的。

他们只要把产品推出去,就不怕没人买。

哪怕价格比其他的竞品,要贵一倍不止,可却依旧受市场的热捧。

所以现在他们真的是不光站着就能把钱赚了,就是躺着也一样能把钱给赚了。

正因为钱赚的太容易,所以公司内部很多员工都很容易就滋生出骄傲自满的情绪。

期间,山上还下起了大雨,这让苏暮烟他们不由更加心急如焚。

因为,雾丘山中本来就有泥沼的存在,稍有不慎陷入其中,便再也出不来了。

再接着这雨一下,又有可能引发山洪、泥石流的危险!

莫凡尘孤身一人在雾丘山中,遇到这些事,又孤立无援,势必会有生命危险!

待苏家众人赶到雾丘山后,苏震威便下令组织一批人进山寻找,其他人在山下等消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进山寻找的苏家人,一直没有消息,这不由让苏暮烟他们更加着急。

好在,雨下了一阵之后便停了下来,这算是让苏暮烟他们唯一欣慰的一件事。

久等没有消息,苏暮烟他们便觉得不能再坐以待毙下去,蓝忘机攻蓝曦臣受便把所有车辆的车头对准雾丘山,打开大灯,不断呼喊起莫凡尘的名字来。

就在苏暮烟喊的嗓子都开始发疼的时候,她就见到衣着狼狈的莫凡尘,从山间密林中走了出来。

“莫凡尘?”

“莫凡尘!是莫凡尘!”

夏新华呼吸急促,脸涨的通红,只不过由于脸色黝黑,使得面色变得红黑色。

见此,夏禹嘴角微扬。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激起夏新华心中的想法。

这是夏禹考虑许久后,为自己前世的家人,以及整个夏村找到了出路。

前世夏村家家户户都种脐橙,但是夏禹家一直时运不济。

那时开始种是在2003年,父亲夏东方很有闯劲,开山种了五百棵,等到2007年结果时,卖了不少钱,本钱归来一半。

但是无奈到了2008年,又遇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大雪灾,就因为一些意外,晚了七八天没卖,大雪就来了,原本还可以卖一斤一块三的脐橙,三毛钱一斤都没人来收,霜冻打坏了大部分果子,最后血本无归。

好歹缓过来几年,又遇到了有着“柑橘癌症”之称的黄龙病,果树全部病死。

而人家还有果树的,就卖出了四五块的高价。忘机用陈情插无羡

就这般十年下来,辛辛苦苦却换来一场空,夏父夏母只能打点零工,种种地供夏禹三兄弟上学读书。

不过,令莫凡尘惊讶的是,在山下竟然有着数十辆汽车亮着车灯,在车前还站着莫凡尘熟悉的几个人。

“莫凡尘,你在哪啊?”

“莫凡尘!”

“莫凡尘!”

苏暮烟和苏震威他们急切万分地朝着山林间不断呼喊着莫凡尘的名字。

从雾丘山回来,苏暮烟第一件事情,便是给莫凡尘打电话,可是打了几十通,电话那头却一直说是关机状态!

想到之前苏暮真他们提到,莫凡尘很有可能和群英会的人在一起,苏震威便动用关系,让人去群英会那边查探。

可是,传回来的消息,却是群英会举会上下,正忙着给络腮胡壮汉办丧事呢,其中并没有莫凡尘的踪影!

苏家这才意识到,莫凡尘很有可能被困在雾丘山上没有回来!

意识到这种事情,苏震威便急忙把这件事情通知给苏青河。

苏青河在得知此事后,也不敢有任何的耽搁,再次召集苏家众人,又一次往雾丘山赶了过去。

干净宽阔的沥青路两侧,十几排造型高档的别墅整整齐齐排列着,每栋别墅至少有几千平。

“老大,这个别墅区您看看是否满意,魏无羡犯错被蓝湛打不满意我立即找人拆了重新盖。”李哲一本正经询问。

江暮曦:“……”

“老大!”

“老大!”

看到江暮曦来,诗雯薇薇还有晓晓三人从别墅里跑出来。

“参见老大。”

三人齐刷刷的跪在地上。

“这里不是在基地,你们不用行礼的,快起来吧。”江暮曦扶起几人。

“老大,既然您现在在y国,我们又都搬来了这京凤蓝城,那这里就是我们的基地,您是我们的老大,跪您是应该的呀。”

“是啊老大,这些年您带领着我们完成了这么多危险的任务,护我们周全,我们给您下跪,天经地义。”

“而且,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嘛。”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句,一副我下跪我有理的模样。

江暮曦开口:“既然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那就听我的!”

躺在地上的莫凡尘,浑身被雨淋的透透的,也跟着被山中的寒气给冻醒了起来!

“我靠,怎么这么冷!”

莫凡尘一下从地上坐起,双臂紧抱起来,身体禁不住打一下寒颤。

奇怪,我怎么能够感觉冷?我不应该被雷劈死了吗?

恍惚间意识到这个问题的莫凡尘,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自己。

现在,自己除了身上的衣服还有一些焦黑外,自己全身上下根本没有被雷劈中的迹象!

“难道,刚才被雷劈中什么的,全是我的幻觉?”

“不能呀,如果是幻觉,这衣服上的焦黑,又怎么解释?”

“还有,我感觉自己的嗓子眼,明显被什么东西钻过呀!”

自己一连串的疑问生出,莫凡尘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刚才一系列事情的发生。

而且,莫凡尘更加不知道,刚才他们苦苦找寻的宝物已经钻到他的肚子里了。

看到大雨已经停了下来,黑云也跟着散开,一轮明月高高的悬挂在天空当中,把月光撒在了雾丘山上。

2021-07-12

2021-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