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一下求了解小说_再凶我就亲你了

既然汉武帝想要弥补自己的青梅竹马,那么他当然乐见其成。

随即点击汉武帝的图像,出现一个皇帝皇后的选项,点击菜单拉开后。

就看到了,与汉武帝有关的汉朝的皇帝和皇后,有些暗淡无光,根本点不见去,有些皇帝气运如虹,是可以选择拉入群中的。

而皇后陈阿娇,则是跟汉武帝一样,是汉朝所有皇帝中,气运最为昌盛的。

人皇帝辛顺手,就把皇后陈阿娇给拉入了群中。

【欢迎,‘金屋藏娇’,进入群聊!】

当系统消息出现的时候。

阿娇彻底惊呆了,她捂着红唇,美眸瞪大,神情一阵恍惚,这也太玄幻了。

而此刻,汉武帝却轻轻地揽住了她,深情的道:

“是我让人拉你进去的,我就是那个‘虽远必诛’。”

“别在群里面说话。”

“这是我最大的秘密。”

汉武帝的解释,让阿娇更加的激动,这种天地密辛,自己的丈夫都愿意与她分享,这可把阿娇给感动坏了。

“啊...”

只听见刚威胁声音落下,亲一下求了解小说就接着发出惨叫声,不知何时他身后也出现一个人,正是阿彪已经用菱形尖刺贯穿对方手臂,一开始阿彪就已经混入这废弃工厂的房间内。

松开了冷霜凝被阿彪一把扶住,一脚踹向那名男子,他躺在地上打滚着,尖刺可以刺破神经组织与韧带,让人失去知觉。。

阿彪有惊无险的说道:“武哥,我们再晚一步,就酿成大祸,不好跟少爷交代了。”

“把他带回去交给少爷处置。”阿武语气冰冷,对眼前打滚的男子零容忍。

他捡起地上的外套披在叶清秋身上,心中不免庆幸,便用通讯器联系阿强。

“阿强转告小姐,人已经救下了...”

“好的,武哥。”

郊外这座废弃工厂,又再次出现一个身影正是龙陌白的宝贝之一阿飞。

“武哥,所有人都解决了,我们可以离开了。”

阿武看了眼阿飞连忙点头,接着阿彪和阿飞抱起叶清秋和冷霜凝离开工厂。

“小彘,谢谢你!我的病好了。”

从未在私下对汉武帝行大礼的阿娇,此刻郑重的行礼,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

一旁从小就跟随陈阿娇的侍女,一个个都看呆了。

难道,皇帝还能治病不成?

太神奇了,下次她们要不要试试?

而此刻的汉武帝,则更加的激动,一把揽住了皇后,第一感觉到,原来付出也能让人有幸福的感觉,这难道就跟花钱一样吗?

阿娇可以感受到汉武帝对她的怜爱,亲一下命给你小说陈阿娇一狠心,咬牙道:

“小彘,我娘家钱很多,你打仗不够的话,我现在就去要!”

陈阿娇现在就一门心思,想把馆陶公主的钱都给搬过来,她担心自己的丈夫,没有钱粮,而打了败仗。

汉武帝嘴角抽了抽,你这样对我,让我怎么能辜负你呢?

他哈哈大笑道:“不用,你的夫君,可是汉武大帝!看我如何横扫匈奴,一雪国耻!”

“来人,备甲!”

在施恬采盘膝坐下的时候,绝大部分阵道宗师都已经坐下开始参悟了,剩下站着的人几乎都是宗师们的扈从。

即便是扈从,也有不少有样学样的盘膝坐下。

毕竟是阵道之源的源头,这些人能跟着来,就是多少对阵道有些了解,肯定不能错过这种机会。

万一,他们不小心也突破到阵道宗师呢?

岂不是再也不必当别人的扈从了!

林逸不动声色的抬头看着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确实感觉到有一种玄奥的气息充斥其中,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阵道方面的无穷灵感。

应该不是假的!

有此判断之后,林逸也跟着盘膝坐下,开始参悟金色符文带来的机缘,只是心中始终有些疑惑未能解开。被人吻是什么感觉

移动阵法明明就是幻夜魔龙用来采集属性之气的工具,居然就是开启阵道之源源头的终极试炼阵法?

现在看来,这移动阵法之前应该不具备吸收属性之气的特性,而是被天阵宗或者黑暗魔兽一族给动过手脚了!

那个少年觉得那氤氲着无限力量的小艇有着他熟悉的东西,便不由自主想靠近一点去看看。

结果,就在他带着好奇再一次从海里出来冒泡的时候,一只大手直直抓住了他漂亮的蓝色长发,直接将他拎出了水面。

“啊!”

少年海妖王尖叫着被影绝带到了沉浮的小艇当中,又被无情地扔在了船舱的甲板上。

砰的一声响,张强抱着洛青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

那少年好看的带着蓝色亮光的鱼尾来回摆动着,甩了张强一脸的水。

张强带着好奇看向那个蓝色长发,蓝色鱼尾的少年,大嘴巴张得可以塞进一颗鸭蛋。

“美……美人鱼?”

听到张强那毫无形象的大叫,那个少年把鱼尾收好,不屑地撇了他一眼。

“没见过世面!”

听到少年的话,张强更是带着不可置信结巴了。亲一下都听你的

“还……还会说话,我们国家的话!”

他指着那少年,又指向影绝,那个意思是告诉影绝,这件事情太神奇了。

龙陌白点点头,艾倪为他扎起绷带一边问:“你跟霜凝的小姨到底怎么回事。”

“她有着白虎厄运体,是一种古老的体质,说简单点就是被老天嫉妒的身体,拥有这种体质的人命运都很悲惨,一般是选择孤独终老,一辈子不能跟相爱之人在一起。”

艾倪捂着嘴,她知道龙陌白重生,又加上无奇不有的这种不幸体质,她都感觉这世界用科学的角度都无法解释。

“跟红颜薄命没区别了。”

“差不多,所以抱歉没跟你解释。”龙陌白低垂的眼睛,如果在选择一次,自己绝不会放这种错。

艾倪知道以后,她开始释然渐渐接受叶清秋,而这时阿武等人带着冷霜凝回到别墅内。

龙陌白看到叶清秋脸色苍白,红肿的脸颊嘴角还有血丝,他怫然作色。

“少爷,这个人就是他们的老大。”

龙陌白压下心中戾气看向昏迷的男子,模样看上去三十几岁。

阿武等人把叶清秋和冷霜凝放到沙发上,冷霜凝是没人大碍,只是被打晕过去,龙陌白为叶清秋把脉,当看到手腕上深红的勒痕,触目惊心恨不得将罪魁祸首之人直接杀死。

“阿武带这个人到地下室去,我要亲自审问,亲一下命给你阿强去查看下黑皮的状况。”

人妻之友:

“传说中的渣男要回头了?”

“不是应该跟我一样,事业为重吗?”

“你这人设要崩了啊!”

...........

汉武帝看到曹操的调侃,他心里更加的愧疚。

他可是看过曹操发到群里的长门赋,也知道了陈阿娇的凄凉的结局,真是扎心啊,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会是他做的事。

要不是皇后陈阿娇的母亲,馆陶长公主为他谋划,一边帮他母妃在后宫争斗,一边在太皇太后跟前吹风,他刘彻就不可能当成太子,继承皇位。

馆陶长公主可是亲手搬到了前太子,为他刘彻扫清了障碍,他刘彻也承诺,要金屋藏娇,要对陈阿娇视若珍宝。

可是.......

看到此刻阿娇对他的付出,汉武帝都想锤死自己,简直太过分了!

他想起了那个表情包:你还是个人?

.......

人皇帝辛当然不会拒绝,之前就一直听朱棣他们怼汉武帝,说汉武帝是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扔一个,典型的喜新厌旧。

青丘王饶有兴致的看了江如流一眼,回答:“本王之前观察过,几乎可以确定,剑宿死的不能在死!”

话音刚落,其余人也是纷纷点头。

强如他们这种级别的存在,不可能连一个人死没死透都看不出来,尤其是刀无悔这个亲手将剑宿送下深渊的人,就更有发言权了!

于是,刀无悔万般肯定道:“我那最后一刀,将剑宿的心脏都搅碎,余劲将其筋脉已经丹田也尽数捣毁,即便是大罗金仙亲至,也一样无力回天!”

就在此时,所有人的目光又一次聚集在了江如流的身上。

迎着众人的目光,江如流眉头微蹙:“那你们跟我解释一下,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到底是怎么凭空消失的?”

青丘王心中一凛:“什么意思?”

2021-07-12

2021-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