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康熙的倾城小妾_清穿之康熙的尤物

从刚才绿荫村众多猎人的对话中,不难看出对方村落内,如今已经有强大修者坐镇的事实,这也是为什么巴黑明知肖舜是个修者的前提下,还要避而远之的理由。

迎着巴黑满是担忧的目光,肖舜从容不迫的说着:“只要你不出面,他们有谁会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呢?”

巴黑一愣,脑子开始快速的运转了起来。

眼下知道肖舜身份的人,也就只有清河村一干人等,除了他们之外,整个荒芜之地没人知道前者的身份。

纵然绿荫村在消息灵通,只要没有通风报信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查探清楚肖舜的底细。

联系到这里,巴黑心中的担忧顿时消散了不少,试探性的问了肖舜一句:“恩公,你真决定要动手?”

闻言,肖舜耸了耸肩膀:“不动手的话,村子里的人,今年只怕是要挨饿了啊!”

他虽然对那鱼龙充满了兴趣与好奇,但真正让他决定出手的原因,还是想要给清河村那帮朴实的村民们准备充足的过冬食物。

这时,巴黑忍不住问出了一个憋在心里许久的问题:“恩公,您为何对我们这么好?”

林逸闻言倒是没有什么意外的,当即点头道:“既然如此,你就把婚礼的日期告诉我吧,我最近事情比较多,等参加过你的婚礼后就准备离开了。”

“林逸老大,我知道您是贵人事忙,如果您今天有空的话,那就今天晚上吧!”邹若明干脆的说道,显然是早有准备。

“婚礼的事情都准备好了?”林逸微微一怔,也明白过来邹若明应该是把婚礼的场地常包了,为的就是能够让自己随时可以去参加婚礼,虽说这点钱对林逸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可对邹家来说,估计也不是什么微不足道的数字。

“没错,新娘新郎和场地都准备好了,就差您这个主婚人了!”邹若明爽朗的笑着说道,这次的婚礼,完全就是为林逸准备的,穿越康熙的倾城小妾至于宾客,邹家也没多少亲近的人了,通知起来也很方便。

而且在邹若明心中,自家的那些亲朋好友和林逸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大不了回头再多请他们一次好了。

“好吧,既然你都准备好了,那我晚上一定会准时到达的。地点是在哪里?”林逸微笑着说道,邹若明这事儿办的还是很漂亮的,能够不占用他多少时间,这点非常的重要。

“我们,后会有期!”叫完名字之后,李倩一咬牙,说出一句别语,然后转身就朝着飞船舷梯走去。

看着李倩的背影,陈岳猛然伸出手,想要抓住一点什么似的。但紧接着又颓然放下。

他先前绝对不会想到,他心中产生的不妙感觉兑现时,竟然不妙到了现在这样的程度。这种不妙,竟然是他和李倩夫妻分离!

更扯的是,分离来得这么快速这么毫无征兆,而且连道别的话语都不允许讲上太多,仅仅就一句‘后会有期’。

陈岳从来不会怀疑他与李倩之间的深情。他相信李倩现在看似‘无情’的表现一定不是出自她本人的意愿。李倩肯定是受到了某些方面的强烈约束。说不定,这些对李倩的约束还会与他们的安危有关。

这种情况下,能叫陈岳怎么做,怎么说?

他什么都做不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时候,陈岳心中隐约冒出了一个念头。既然被确定是九星级资质之后就要被马上送走,那么他要不要对分院坦诚自己也是九星级资质,穿越大清之绝色静妃从而也被送去李倩所去的地方来一场夫妻团聚?

想到这夜雨......依旧心潮澎湃!马爸爸神人也,自己跟他比什么?以后看谁不顺眼,直接拿黄金砸死他!然后他还得像看爸爸一样看自己。甚至露出一副享受的目光!夜雨想到这乐的就跟个一百多斤的傻孩子似的......

金子玩腻了就用紫宝石!用黄宝石!用猫眼!砸!让你们看看什么是钞能力!我要当钢铁侠!穿越什么?我自己研发!有钱!任性!夜雨开始不断的往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搬金子,甚至把月老的袖里乾坤拿过来用了用,嗯,舒服!也多亏自己有个好大哥,自己的储物戒指大到了一定境界,不然就这些金子还真搬不走。

至于自己的储物戒指有多大?夜雨其实也不清楚,只知道神识进去甚至一眼望不到边!

好大哥!给力!

夜雨越来越为自己随手拔花的习惯而感到自豪了......但是!小朋友们千万不要学习哦,随意拔花是不道德的!老泰泰不是说过嘛!尽管走下去,不必逗留着,去采鲜花来保存,因为在这一路上,花自然会继续开放。啧,我可真是个大诗人!

丹妮尔夏普打了个响指,绝色美人穿越大清说道:“把我平时最喜欢吃的那三道菜,给在座的每一位都来一份。”

李万义面带微笑,似乎丝毫不觉得丹妮尔夏普所说的这句话有什么问题。

苏锐顺口问了一句:“每道菜得多少钱?”

丹妮尔夏普无所谓的回答道:“也就两万欧元而已吧。”

李万义本来还在悠闲自得的喝着水,显出一副款爷的样子,结果听到了丹妮尔夏普的话,直接一口水喷了出来!

多少?两万欧元?

一道菜两万欧元,那么每人三道,一共要多少钱?

我去,什么菜要这么贵?

李万义之前冲动的撒出了五亿欧元,已经是公款私用了,此时还要被丹妮尔夏普这么宰一道,实在是觉得有些撑不住了。

看着他的反应,丹妮尔夏普冷冷说道:“怎么,嫌贵了?”

肖舜直言不讳道:“不为什么,因为你们这些人的感情,打动了我。”

能够在如此艰苦有环境中,产生出这等不离不弃的感情,清河村众人相处关系,深深的打动了肖舜。

这样一帮能够在困难中互助互爱的人,清穿康熙的绝色妃子绝对不是什么坏人,能够和他们做朋友,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旋即,肖舜已经在心中打定了注意,告诫巴黑:“你等下在附近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事到如今,巴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毕竟感恩戴德的话,他说的已经够多了,要是在说的话,那就真没有什么意思了啊!

于是,他也不在多言什么,而是按照肖舜的吩咐,缓缓朝着水潭外围退了出去,打算找个安全的地方,等待着恩公的捷报。

巴黑此时并不担心肖舜的个人安全,无非就是十余个绿荫村的低级猎人而已,这样的角色,即便是他都能够一人对付三五个,遑论是恩公这等实力强悍的修者。

就在巴黑退去的同时,站在水潭边的绿荫村猎人,也是躁动不安了起来。

绿荫村这次就只排出来十二个猎人,现在不多不少,全都围在水潭边,那身后的脚步声,又是哪儿冒出来的?

抱着满心的疑问,他们不约而同的向生活看去。

只见一名穿着奇装异服的消瘦男子,清穿女主嫁给老年康熙缓缓朝着水潭边走来。

大家伙都不知道这位不速之客是谁,不过倒也没有躲过的在意,想当然的以为这是独自出来觅食的猎人。

于是,有猎人满脸狰狞的呵斥了一声:“赶紧给我滚,要是在敢前进一步,剁碎了喂野兽!”

闻言,肖舜顿住了步伐,饶有兴致的看着不远处那全身戒备的十余名猎人:“据我所知,这儿应该是无主之地吧,难不成我路过都不行?”

那壮汉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儿现在已经被我绿荫村接管了,最后给你一个机会,要是在敢挑衅,定让你有来无回!”

要不是考虑到怕惊动了水里的鱼龙,这些猎人有哪里会跟一个闯入者废话,早就上去乱刀砍死了!

就连远在欧洲的程依依,也在结束了巡回演唱会后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不过临走之前,林逸忽然想起邹若明和梁若晴的婚礼不知道办了没有,他这个大媒人答应过会在松山市为他们主持一次婚礼的,在回天阶岛之前,还是应该要兑现这个承诺的。

既然想到了,林逸也就没有耽搁,直接取出手机拨通了邹若明的号码,只是响了一下之后,对面就接通了,就好像邹若明一直在等着他的电话一般。

“林逸老大,你回来松山市了吗?”邹若明惊喜的声音通过听筒传出来,让林逸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能够成就一桩良缘,确实让他很高兴。

“对,有些事情,耽搁的久了一些,你们的婚礼办好了吧?我要补你们一份结婚礼物才行呢。”林逸当然不会说你们还在等我主持婚礼吗这种话,只能旁敲侧击的询问一下。

邹若明哈哈笑着说道:“林逸老大你这是要折煞我吗?我和若晴能够有今天,全都是托了您的福啊!这就是最好的礼物了!还有婚礼的事情,我们在若晴家里已经办过一次了,但是松山市这边可一直在等着林逸老大您呢,没有您的主持,我们宁可不办这个婚礼的。”

2021-07-12

2021-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