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太妖孽绝宠世子妃_惊世医妃 腹黑九皇叔

“谢谢庄先生!”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

接下来的两天,庄思平一一拜访了霍鹰东、包宇刚、王宽城等三人。

三人对于这种义举都毫不犹豫地表示支持。

至于为何不找夏禹,一则是因为庄思平与夏禹虽然相识,但是关系并不是特别密切,他没有想到要找夏禹;二则是霍鹰东、包宇刚和王宽城等人都是比他实力更强的大佬,包宇刚甚至是华人首富,他认为这个团体的实力已然足够。

至于霍鹰东和包宇刚,虽然想到了夏禹,但是牵头之人是庄思平,他们也不清楚内里是否还有其他考虑,也不好干涉。

反正夏禹帮大陆的也不少了,并不会因为这一件事而有什么大的区别,这种要夏禹出钱的事,庄思平不提他们也不便开口。

只可惜他们并不知道苏富比拍卖行早已被夏禹收购,而《永乐大典》更是夏禹拿出来拍卖做局的。

只怪夏禹藏得太深了。

似乎一个巨大的乌龙事件即将发生。

刘少全和季学明禁不住叹了口气,让刘帆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就在这时,王平出声说道:“我们进里面坐下说吧。王爷太妖孽绝宠世子妃”

很快,一行人来到了接待室里,新华社第二社长李华跟刘少全和季学明互相认识后,也坐了下来。

刚坐下,刘少全便迫不及待地询问道:“王社长,你是不是有办法?”

李华顿时向王平投以询问的目光。

王平缓缓说道:“刘院长,你先别急,李华社长跟刘博士还不清楚情况。”

“大家先了解情况之后,再集思广益!”

刘少全稍稍平复急切的心情,点头说道:“是这个道理,王社长你考虑地周到。”

王平对李华和刘帆说道:“情况是这样的……”

李华露出了然之色说道:“也就是说,现在是要通过其他办法得到《永乐大典》?”

刘少全忙点头说道:“没错,虽然我也知道这很强人所难,但是还请两位社长帮忙出出主意!”

李华不由苦笑,与王平对视一眼。

这是赌场历来的规矩,有些地方抽成更多。反之那些不抽成的赌场一般赌徒是不会光顾的,因为一比一那赌场还赚什么钱。明显这里就不可能赢,只有这种抽成的,才感觉能赢到钱。

其实但凡进赌场的人,就不可能赢钱走。古来今朝,就没有在这上头发财的人...,这时就有人问了,“那老千呢?”,你看过那个老千最终有好下场的...?。

奎叔拿着筹码坐在一张台上,一位美丽的荷官为之发牌,这里不仅有一些个赌桌。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规模和一条赌船差不多了,老虎机之类的东西,境界有之。

“大乐透”,“德州扑克”,“斗牛”,“筛盅”...

这里哗啦哗啦的“流水声”,让人不仅着迷,这东西就和抽烟一样。它有瘾,但凡是尝到甜头了就很难在走出去。

忘前川坐在奎叔的旁边儿,那些个小弟都已经四散在赌场当中,开始了他们今夜的消费。奎叔明白,今天那些个小弟兄们都会赢个盆满钵满...,这就是赌场撒下去的钩子。

奎叔盯着忘前川,忘前川也被大灰熊塞了一把筹码,可他丝毫都没有赌的意思。奎叔来了兴趣,问道:“你不玩玩儿?”。

两人站在雨布下,一人撑起一边,就像搭起了一个家,护着中间的小女孩。

眼前大雨磅礴,溅起的雨水把裤脚淋湿了。

小女孩伸出小手,好奇地去接雨水。雨水打在手掌心,痒痒的,她乐的咯咯笑。

老板娘给小女孩擦拭头发上的水珠,摸了摸她的额头,担心着凉,决定冒雨回家。

今晚的生意,不做了。

老板骑着煎饼果子车,老板娘骑着电动车,结伴而行。

身后的雨布一阵蠕动,钻出一个小脑袋,说了句话,把两人逗乐了。

被雨淋的狼狈,但是笑的也很开心啊。

……

张叹一口气写了八个小剧场。

《金科长》他是不可能接手的,九王爷独宠小王妃这个烂摊子吃力不讨好,容易惹来一身骚。

他要准备一个新剧本。

虽然《小戏骨》还没结束,但也差不多了,到了尾声,剧本要先行嘛。

这个时候是最好的机会,他不想错过。

…………

等到苏锐洗漱完毕走出去的时候,苏炽烟也已经换好了衣服,今天她仍旧是一身热裤和白衬衫的经典搭配,简单而吸睛。

两个人准备开着车子出去吃早饭,可是,他们才刚刚行驶到附近的小广场旁边时,就有几辆军用吉普车杀气腾腾的开了过来,堵住了去路!

而前方,早就已经被封锁了!

苏锐望着这些军车,眯了眯眼睛,冷冷笑道:“军车在大白天的公然进入市区堵人,还封锁道路,这帮兵痞真是够无法无天的啊。”

苏炽烟分明从后视镜里面看到,又有几辆霸气的猛士吉普从后面过来了!

“现在还不长记性,那就让他们好好的长长记性好了!”苏锐冷冷说道。

说着,他率先推门下车。

苏炽烟也没有劝,她知道这种情况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的,因此也跟着走下来。

那些军用吉普车的车门通通打开,一个个穿着迷彩服的军人从上面跑了下来!迅速散开,把苏锐和苏炽烟包围在其中!

“嗯!”

云裳点了点头,王爷独宠废柴女看杨云帆面色有一些忧愁,以为他担心回不去了,不由劝道:“杨云帆,你也不用担心。以我目前的状况,已然可以转化星空之中的能量,用来淬炼自己的身体。顶多十年,我就可以抵达神主境界。到时候,我可以带你回去。”

“十年啊……”

十年时光太长了,不过总比永远回不去好,杨云帆对着云裳微微一笑,道:“云裳,那就靠你了。”

“小意思!”

“咦,那边有亮光,是不是什么宝贝?我们过去看看。”

云裳潇洒的挥挥小手,然后拉起杨云帆,身子一动,冲向远处那一团光亮。

……

“原来是一片水晶矿!”

两人来到数十里外的一片低矮的山坡,本以为这里有什么宝贝,却是发现了一座巨大的水晶矿。

杨云帆看了一眼,发现这水晶矿与地脉岩石几乎融为一体,低喃道:“应该是无数年前,有水晶矿陨石,撞在古星的碎片上,在压力和高温的催化下,跟古星融为一体了。”

古星碎片之上,几乎没有任何生机,地面上只有岩石,铁矿,还有一些晶石矿,腹黑王爷的绝色弃妃几乎都是十分纯粹的东西。

无数的古星碎片,各自漂浮着,被最中央的一团宛如黑洞一样的物体,吸引着,不至于飘飞开去,消失在宇宙星空当中。

在一些较大的古星碎片之上,还存在着一些宫殿的痕迹,只不过已然全部坍塌,沦为废墟。只有在宫殿的围墙,还有一些雕刻上,可以推断出,宫殿曾经主人的辉煌。

杨云帆和云裳一路飞行了数百里,地面上可见的都是断壁残垣,还有各种陨石撞击之后留下的坑洞。

这是一方死寂的世界!

“曾经的太古神国,多么辉煌!是诸天神域各族修士,争相向往的圣地。各族的神奇功法,古神的天生神通,无数的传承,无数的瑰宝,构筑了传说中的神界。谁能想到,无尽岁月之后,这里竟然变成了一片废墟?”

云裳忍不住有一些感慨。

“是啊,此地竟然破败的如此彻底,连个人影都没有。”

杨云帆也是感觉到十分的荒谬。

他得意地向老婆女儿炫耀,仿佛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小女孩趴在妈妈怀里,好奇地昂着小脑袋打量头顶的灯,想不明白爸爸咳嗽一声灯怎么就亮了。

爸爸会魔法吗?

爸爸一定会魔法吧。

走到房门口时,楼道里的灯自动灭了。

男人对小女孩说了句话,小女孩半信半疑地哇哇叫一声,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灯,亮了。

她乐的咯咯笑。

这是一个小剧场故事,几百字就写完了。

张叹没有停下,继续敲打键盘:《傍晚有雨》。

熙熙攘攘的城市中心,一场暴雨袭击了下班的人们。

街上人头攒动,车流挤作一团,喇叭声沸反盈天,一切都乱了套。

路口的小白煎饼果子正在收摊,老板娘冒雨掀开挡雨布。

小女孩藏在雨布下,头发湿漉漉的。她跑进雨里嚷嚷要帮忙,但被妈妈拎了回去,重新藏好。

她家男人骑着电动车,从风雨里赶来,一起把雨布搭好。

2021-07-12

2021-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