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又不肉麻的称呼_给男朋友独特备注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宿方了,他却没想到,自己在这里,竟然能够遇到宿方。

而此刻,宿方这一边的人,似乎已经有些窘迫,不少人都受了伤。

宿方一个人,被两个真仙围攻,打得有些不能还手。

“宿方也是一个让人钦佩的人,既然见到了,我还是出帮一下吧。”

方川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宿方跟自己,恐怕是真的很有缘,而且,他也正好有些话,想要问宿方。

他也想要知道,这个天界的本质。

听起来,他所在的地方,都是天界的人,让他们这些人看的地方。

他想看看,那些他们看不到的地方。

他当下一挥手,飞舟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他抛出了极快极品仙石,凝聚了一个结界。

他对陈威二人说道:“你们在这里等一下,不要轻举妄动,节外生枝。”

“好。”

陈威、张馗两人连忙答应。

跟着,方川就踏着他的本命法剑,一眨眼之间,御剑而行,消失在了陈威他们的视野当中。

呼~~~

张叹越想越烦,胡思乱想中,汤雨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问道:“发什么呆?”

“啊?没有,亲密又不肉麻的称呼额,有个事想问问你。”张叹迟疑道。

“什么?”

张叹挠头,想不到合适的话:“那个,就是小白,emmm,就是她爸爸是谁?”

众多疑惑中,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个。虽然他不愿意往这方面想,但是汤雨的昨天的回答和反应,让他不得不想到这种可能,不禁忐忑不安。

汤雨忽然笑道:“姜平啊,哈哈,你在想什么?这种问题你问我?搞笑吧。”

张叹大大地松了口气,狡辩:“我哪里有那么想,我就是不知道小白爸爸的名字而已。”

汤雨呵呵笑。

中午张叹给小朋友们叫了饭,他没在这里吃,借口说去公司,实际上去找黄莓莓。

“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

黄莓莓从公司大厦里出来,灰色的小西服制服,身材爆好,堪称背影杀手。

“正好路过这里,想到你996辛苦啊,请你到附近吃个饭吧。”

“哈哈,你真好,张流氓。”

“你不要喊我张流氓,就是对我真的好。”

两人来到附近的餐厅,上了菜,边吃边聊,黄莓莓说:“说吧,有什么事?”

“我不是这样的人,比老公更甜的称呼来,吃块牛肉。”

“会长肉,我衣服都要撑爆了。”

张叹下意识地看了看她的胸,波浪汹涌,确实有要炸了的架势。

“眼睛往哪里看?!!”

“给我说说汤雨的事。”

“干嘛?”

“我怎么没一点印象呢?”

黄莓莓给他挑了一些事讲,当年他们都是在黄家村长大的,一个年纪,所以张叹和汤雨之间的那点事,黄莓莓知道的七七八八,只是十几年的经历,不是一顿饭就能讲完的。

“不行了,我要去上班了,你不是有写日记的习惯吗?翻翻你的日子不就知道了,你那么骚包的一个人,很多事情肯定写在日记里了吧,那比我讲的更有意思,没准你一下就想起来了呢。”黄莓莓说。

七八人,在这一瞬间,竟然直接化成了尸体,他们的脑核,已经化成了齑粉。

扑腾扑腾的声音,就如同垃圾、乱石一样,落在了地上。

方川也与元境一样,屈指一弹,不过,他弹出来的,就是丹火了。

落在地上,瞬间,这些尸体化成了齑粉。

方川看着屏幕,淡然道:“用不了多久,对男朋友的20个称呼一切都会结束的,接下来,你们可以一直看到我,如果惩戒这些门派。”

说完,他凭空飞行。

而其他的城市里,许多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听到了方川的话,引起了无数人的沉思。

其实,他们这些人,也如同之前石璟天的家乡的村民一样,平日里都受够了欺压。

只是,他们畏于权威,不敢表达出来。

可是,当一个人,或一群人站起来之后,就会有人心动了。

平日里积累下来的矛盾,冲突以及仇恨,突然就找到了一个宣泄的点。

可以说,现在是蠢蠢欲动。

看着李兴凯有点扭曲的面孔,肖锋知道这肯定又触及到了这家伙的一些不堪的回忆。

原本以为这家伙在米国长大,会对米国好感度爆棚呢,没想到他在米国还有这么一段不堪的过去。

这也就能解释,他为什么不像米国那些机构告发自己了。

“那么我再问一个问题,我看你好像对与我合作,并不反对,我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不和你合作,你会放过我吗?”

肖锋笑着摇了摇头,李兴凯耸了耸肩:“那不就得了?另外我真的很不喜欢和李飞他们那些家伙,因为从小霸凌我的人里,就没少过他们哥俩。”

说道最后李兴凯的脸色又严肃了起来,独一无二的情侣称呼看来哪怕和李飞他们是堂兄弟,他们之间也并不对路啊!

“好吧,那如果让你来负责这条铁路的建设,你会怎么做?”

“首先我会让人安排这俩地方的百姓去游行……”

“额?”

肖锋听了一愣,李兴凯耸了耸肩:“你也知道,这俩地方的就业形势一直不是很好,很多人都没有工作。现在出海打渔也不是那么好混的,所以很多人都在饿肚子。”

当然汤维最终还是成功了,她替挣扎在娱乐圈却苦苦不得出头的女星们画出了一幅最明确也是最有效的上位指南书——当你没前途、没名气,甚至连青春也开始逐渐远离,只剩下些许姿色可见人,那么一脱成名是最佳捷径。

其实脱衣服这件事在港台早已不新鲜,比如《赤果羔羊》中的邱小马达;《十大酷刑》中的翁红;《挽娘》中的浪姐钟丽提,更别说还有最经典的《玉女心经》中的舒琪。

甚至包括贺新本人又何尝不是一脱成名?他当时可没有汤维现在这么幸运,被奥斯卡级别的大导演看中,他当时就是为了那八万块钱的片酬。却不曾想因此一举成名,一路走到现在。

这时他突然发现很理解胡君当年为什么会因金马奖的失意,给男朋友取个暖心外号很长一段时间耿耿于怀。他和胡君两个人,一个为钱,一个为名。可胡君付出了那么大的牺牲,却没有收获期盼中的荣誉,任谁都会难以接受。好在他后来收获了一尊香港电影金紫荆奖的奖杯,也算是聊以安慰。

紧跟着红姐又打来电话,一个劲地替手下的小经纪和小演员打招呼赔不是。说起来她一开始还想力推李晓冉和葛妹妹的,没把汤维放在心上,而且汤维之前试镜也没敢跟她打招呼。

而且赖生串推荐给李桉的不止汤维一个,还有一位湾湾的叫朱芷茵的话剧演员,据说李桉当时也很看中这位女演员身上的古典美。当时综合长相、个头、影视表演的经验,最终还是汤维胜出。

正是源自于这个原因,让贺新内心那种不被信任的感觉更加强烈。但是如果换位思考,汤维的这种不地道的做法,不论是在圈内还是在社会上似乎又是一种常态。

如果没有被选中,她依旧是《双面胶》的女主角,大家相安无事;选中了,合同没有签,她也不必承担什么责任。

可这一切如果换成旁人,贺新可能会觉得无可厚非,但是他们是朋友,尤其是作为一个一贯把“朋友”这两字看的很重的人,贺新才会感到有种被深深伤害的感觉。

他在电话里跟汤维说的“祝你好运!”并不是赌气的话,《色戒》过后,汤维将面临什么,他太清楚了。

后世《色戒》翻车后,李桉是奥斯卡大导、“华人之光”,梁影帝是戛纳影帝,没有背景的汤维很自然就成为了软柿子——被封杀的对象。

“……”张叹笑道,“可惜,我没钱,主要是我能提供创意。”

“这些漫画就是你的创意?《寻梦环游记》?我听过这部漫画,没想到是你的工作室制作的。”

张叹:“这是我们工作室的第一部漫画,这部是目前正在连载的《秦时明月》,还有这部,正在制作的《悬崖上的美人鱼》……”

小白跑过来,叫汤雨去跟她们玩。

张叹目送她们离开,汤雨夹在一群小朋友中陪她们唱歌讲故事。除了小白和喜儿,其他小朋友都是第一次见到汤雨,不断好奇地打量她。

张叹的目光转了一圈,最终落在小白身上,脑海里情不自禁想到昨晚汤雨说的话,似乎他和小白的妈妈认识?汤雨昨晚那是什么反应?作呕?用词好严厉。

张叹不禁忐忑不安,不会张海王和白雨新有过恋爱关系吧??

想到这里,他一阵发慌,旋即觉得不可能啊,他是见过白雨新的照片的,根本没有印象,emmm~~~也不是没有印象,是有一点印象,似乎在哪里见过,现在可以释疑了,汤雨说了,他和白雨新认识,但……认识的话怎么可能不记得模样?也不对啊,他和汤雨也认识,但不记得汤雨这个人的存在。

2021-07-14

2021-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