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在上通房丫头_少爷的开疱丫头何欢

李老跑到了患者面前:“已经用了?咦?针刺救急?”

李老这时候才把注意力放到了许阳身上。

旁边药房大姐道:“李主任,刚才许阳医生已经用药了,就是你说的那几样。”

李老缓缓点头,又看向许阳的针灸手法。自李老过来到现在,许阳连头都没转过来一次,一直在认真地行针,时不时还看一眼患者情况。

李老看着许阳,也缓缓颔首。

李老拿起另外一只手,诊起了脉象,患者的病情在他来的路上,那个年轻医生已经跟他完整转述了一遍。

从许阳上手,针药并重到现在已经过了五分钟了,而患者的情况也立时好转了很多,心痛缓解了不少,面目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狰狞可怕了。

李老再度微微颔首,许阳的急救为他争取了宝贵的辩证施救的时间。李老再次看了看许阳的行针手法,他又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诊断了起来。

又过了五分钟,许阳针药并重已经十分钟了,患者的情况好转了许多,真心痛停了下来,现在的患者只是大口喘气,大汗淋漓,其他症状未变,只是不再面目狰狞了,心也不痛了。

急性心梗在中医里属于真心痛的范畴,《内经》上说,这种病朝发夕死。

几个接诊的医生都是脸色一变。

“遭了,是急性心梗,一看就知道是重症,不会完全梗死了吧,要不马上带患者去检查?”一个稍年轻的医生问另外一个医生。

另外一个医生年纪稍长,将军在上通房丫头他骂道:“检个屁!快去请中医来。”

“啊?”那年轻医生一愣。

年纪稍长的喝骂道:“愣着干嘛,快去请中医科李可主任来,快去呀!”

“哦哦哦!”年轻医生急匆匆跑走。

县医院里在这一刻竟然出现了荒唐到近乎诡异的一幕,对付急性心梗这种最典型的危急重症。

在这样一家综合性的医院里,尤其面对的还是这位心梗垂死的病人,这两个西医居然在第一时间去呼叫中医来抢救。

这在全国任何一家综合性医院里,都不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自民国后,近百年来,何时轮到中医急救了?

而在这里,却真实地发生了。

而且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应当,西医如此,就连患者家属都是一副理该如此的样子。

而许阳也迅速诊好了脉,也听到了患者家属的陈述。

许阳赶紧站了起来,药房就在旁边,他冲了过去大喊:“净麝香0.5,冰片0.05克冲服,然后拿5粒速效救心丸,苏合香丸1粒。快,然后给我几根毫针。”

许阳拿了毫针匆匆跑了回来。

那年长的西医还问:“许阳,你要干嘛?”

“救人!”许阳简单利落的回应,然后蹲了下来,行针,第一时间重刺素髎、左中冲,然后在患者左手内关穴提插捻转,方老爷小怜大结局行强刺激。

“药来了,来了。”药房大姐赶紧冲了过来。

“快给他灌服。”许阳大喊。

这一刻,仿佛许阳变成了急诊室主任,成了发号施令的人。

家属也不敢含糊,人家救你父亲,你还能干站着啊,赶紧弄起人来,把那一小口药给灌了下去。

许阳一边捻转提插,一边说:“赶紧含服速效救心丸和苏合香丸。”

将这些事情放在心里后,叶君泽转头向着四周看去。

只见此时已经不断的有人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想来都已经是战胜了自己的幻影了。而这些人当中又有着一些人聚集在雷凡身边,想来同样是在接受着来自雷凡的指导。

叶君泽的视线不停的移动,很快,就在人群当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叶君泽低头想了一会,便有了主意,点了点头,起身向着看到的熟悉人影那里走去。

没走几步路,叶君泽便到了那人的身边。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时说道:“你也出来了?怎么样?”

被叶君泽拍肩膀的人闻言,马上转头,看向叶君泽,惊喜的说道:“哎,叶君泽,是你啊,我出来找你一直没看到,还以为你还在里面呢,你什么时候出来的啊?”

而能这样说话的人,自然便是李凌了。

叶君泽闻言,笑了笑,回答道:“刚才一直在那边,这里人现在这么多,你没看到我很正常。”

李凌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也是。公子的通房丫鬟np

还好,包括黑暗魔兽一族化形的雄壮男子在内,他们都不用再面对林逸的战阵了,因为雷霆千爆加上超级丹火炸弹,已经将他们彻底撕碎。

当一切平复下来的时候,七大高手全部殒灭,连一丝渣渣都没有剩下,而林逸的神识在观察到这些的时候,就直接挥手散去了大部分分身,只留下了七个分身回到自己身边。

雷弧消逝,火焰熄灭,整片区域又恢复了原先星光熠熠的模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而那七大高手也从来不曾存在过。

“利欲熏心,愚不可及!”

林逸对着那处空荡荡的地方冷冷的丢下了两句评判之词,就当是给那六个助纣为虐的人类强者写的墓志铭了。

其实最该死的是那个红发女子,不但第一个对林逸出手,还挑动了其他人跟着一起出手,金袍男子则是和红发女子有些不和的样子,为林逸说过话,当然那更像是在怼红发女子。

可惜他最后还是和红发女子同流合污了,站在了林逸的对立面,最终成为了炮灰之一!

老实说林逸本不想用如此暴烈的手段,点出黑暗魔兽一族的身份之后,大家联手拿下那个雄壮男子,将军在上赵玉瑾的通房丫头才是最优的选择,或许能从他口中得到些黑暗魔兽一族的珍贵情报。

随即,他又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先别说其他的,你刚才怎么样,顺利吗?”

叶君泽闻言,点点头,回答道:“还算不错,不算太困难,你呢?”

“差不多啦,我自己感觉还算挺顺利的。”李凌笑着说道。

叶君泽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

叶君泽看着旁边的人群,突然想到了什么的样子,和李凌说道:“他们应该都在接受雷老师的指导,你不过去听一听吗?”

李凌摆了摆手,说道:“这不着急,刚才大体上我也听了一下了,有一些问题我等会单独问一下老师就好了。”

听到李凌有自己的想法,叶君泽便不再多言,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李凌眼珠子一转,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看着叶君泽说道:“说起来,你不会又是第一个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吧?”

叶君泽闻言,看了一眼李凌,像是没想到他会这样问,倒是有些难为情了起来。

随即他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回了一声道:“嗯,应该是的。”

不过此刻,林老头没有说出雪谷的原因不在于想隐瞒的当年的事情,而是在于,唐韵就在雪谷!林老头不知道要怎么对林逸说才好,是告诉他呢?还是不告诉他呢?

如果告诉他,他去了之后,会不会遇到唐韵?会不会因此产生一些不良后果和影响呢?童老爷云娘柴房初

“老头子,你怎么了?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呢?”林逸有些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我在想那个灵药叫什么名字而已,事情过去太久了,现在才想起来。”林老头说道。

“哦?那叫什么名字?”林逸倒是也没有怀疑。

“那株灵药的名字叫做兰芥玉玲草,这株灵药,生长于上古门派雪谷,十分珍贵稀有……”林老头咬了咬牙,索性告诉了林逸,他总不能一直隐瞒吧?当然,林老头还不知道唐母在雪谷的壮举,如果知道,就不会和林逸说了,而是直接和楚梦瑶说了。

“上古门派雪谷?”林逸微微一愣,那不是章力钜那位老情人的门派么?看来和自己还真有渊源啊!不过,就是不知道要如何将这株灵药给讨要来呢?“老头子,当初你的灵药是怎么弄来的?”

2021-07-15

2021-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