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恒夫人满洲第一美人_傅恒的妻子纳兰瑜真

急性心梗在中医里属于真心痛的范畴,《内经》上说,这种病朝发夕死。

几个接诊的医生都是脸色一变。

“遭了,是急性心梗,一看就知道是重症,不会完全梗死了吧,要不马上带患者去检查?”一个稍年轻的医生问另外一个医生。

另外一个医生年纪稍长,他骂道:“检个屁!快去请中医来。”

“啊?”那年轻医生一愣。

年纪稍长的喝骂道:“愣着干嘛,快去请中医科李可主任来,快去呀!”

“哦哦哦!”年轻医生急匆匆跑走。

县医院里在这一刻竟然出现了荒唐到近乎诡异的一幕,对付急性心梗这种最典型的危急重症。

在这样一家综合性的医院里,尤其面对的还是这位心梗垂死的病人,这两个西医居然在第一时间去呼叫中医来抢救。

这在全国任何一家综合性医院里,都不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自民国后,近百年来,何时轮到中医急救了?

而在这里,却真实地发生了。傅恒夫人满洲第一美人

李凌得到叶君泽的回答,不由得啧啧赞叹了起来。

只听见李凌说道:“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人类,你该不会是一个有着人类身体的怪物吧。”

叶君泽闻言,有些气笑的说道:“说什么呢,你才是怪物。”

李凌摆摆手,马上说道:“这也不怪我这样想啊,你看你这家伙,来了我们道法系也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每次有什么事情,都是你这家伙第一个出来的,真是让人很难去不怀疑啊。”

叶君泽闻言,只好无奈的答道:“可能只是运气好吧。”

李凌自然又是一番啧啧称奇,说道:“运气好,好一次两次也就算了,你这连续很多次,这运气怕不是一般的好啊。”

可是没想到李凌这样说完后,叶君泽还深有所感的点了点头。

然后叶君泽便有些自卖自夸嫌疑的说道:“当然了,这与我强大的实力以及优秀的智慧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嗯,听你这话说完,你强不强大,我不知道,但是你这脸皮的厚度,一定是这个。”说着,李凌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奈何红发女子眼中只有眼前的利益,完全不顾林逸的提示和警告,最后谁都没得到想要的东西。

解决这些人之后,林逸和七个分身分站八个方位,皇后辉发那拉氏按照脑海中得到的提示,顺利开启了星辰之门。

八个人才能开启的星辰之门,林逸一个人就能完成,木林森幻千变分出来的分身,同样被这个平台承认。

堪称作弊一般的能力,但这里除了林逸,也没人能使用。

穿过最后这道星辰门户,眼前豁然开朗,周围的星光全都黯淡下去,只剩下中心那颗宛如恒星般熊熊燃烧的球体。

林逸的脑海中再次出现信息,第一层原本的最终奖励……被取消了!

因为林逸通过最后一道门的方法有问题,最后也只有一个人出现在平台上,原本是八个人同时获取的奖励,被直接取消了。

取而代之的是普通的星辰之力冲刷身体,之前九十九级获取的星辰之力总和的九倍量星辰之力自虚空落下,将林逸彻底包裹在其中。

这一次,林逸的皮肤没有成为阻碍,星辰之力终于渗透进去,揉入了肌肉之中。

虽然有些事方寒没问,可大概还是猜得到的。

慈母多败儿,儿子败家,敢打母亲,也和母亲的教育脱不了干系,男人家境不好,却依旧会养出一个败家子,福康安是不是乾隆的种肯定是女人对儿子很疼爱,哪怕自己受穷,也不让儿子受半点委屈,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儿子大手大脚的习惯,家里无论多穷,母亲总是予取予求,儿子也就没那个概念了。

二十五岁的青年,和父亲陪着母亲来医院看病,钱却在父亲身上,从这一点其实就能看出一二,父亲对儿子的德行很清楚,这个钱不敢让儿子拿,哪怕是母亲看病的钱。

人之初,性本善,这世上没有天生的坏人,没有天生的败家子,孩子的成长和家庭教育脱不了干系。

也正是因为母亲对儿子溺爱,儿子动手打人,母亲才更伤心。

爱之深,责之切!

自己那么疼儿子,那么宠儿子,生怕他受半点委屈,结果他却打自己,那一瞬间,女人的心就已经碎了,绝望了,对生活没有留恋了。

女人自己都绝望了,感觉活着了无生趣了,身体自然也就垮了,后果可想而知。

一群人狂喊推着一架病床就冲了进来。

“医生呢,医生呢,救命啊,救命啊……”

一群人在呼喊。

许阳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那个患者,呼吸渐渐粗重了起来,神情也渐渐恍惚了起来。他不是没有治过急症,但那些都算不上重症,真正重症垂死病人,富察傅恒的福晋他只见过两次。

第一次就是他为了救人而被开除的那次,另外一次就是现在!

这个患者面色青惨,如同恶鬼。他的嘴唇、指甲皆爬满了青紫色。他浑身大汗,止不住的汗水从体内不停流出。

他拼命喘气,可怎么喘都喘不过来。他用手痛苦地捂着胸口,仿佛要隔着胸膛要把自己的心脏抓碎一般。

他神情狰狞、痛苦、恐怖。仿佛有一头恶鬼钻进了他的身体,才让他变成如此狰狞可怕,才让他有了如此不似人间的地狱之象。

许阳看着他,自己的呼吸都在一瞬之间停滞了。

“医生来了,来了。”又有人呼喊。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快速跑了过来,开始询问起了情况,做起了急诊。

而许阳还在呆滞在原地,他神情有些惊恐,他仿佛又一次看见了那位躺在地上的老人,他也是这般垂死欲绝,他也是这样如坠地狱,他也是这样如恶鬼缠身……

“谁来救救我爸爸,求求你了,求求你救救他,求你救救他!”

“是你害死我父亲的,是你,是你这个白衣屠夫,是你!”

……

许阳脸色一时间变得非常难看,几乎是瞬间惨白,冷汗也在一瞬之间浸透了他的衣服。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个疯狂的女人朝他嘶吼的画面了,直到现在。

在那件事情之后,许阳无数次问过自己。福康安简介如果还有同样的病人,同样垂死欲绝,他还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吗?

许阳一直给不了自己非常的明确的答案,因为他自那之后,他再也没有遇见这样的病人。

直到现在!

“让开。”许阳大喊一声,他再一次冲了上去。

是的,他的脑海里根本没有思考要不要救,敢不敢救,没救活会有什么麻烦的问题。

青年没吭声。

方寒看了一眼青年,松开手腕,微微沉吟。

这个病也是心病,母亲被儿子打了,无论有没有打到,这心是伤了,正是因为心伤了,再加上家里这一段事情多,这才郁郁而疾。

全身无力,头疼,头晕,心口疼.......种种症状其实都是心病所致。

心结解不开,这病看多少医生都无济于事。

很多时候,患者看病都会怪医生,我花了那么多钱,病没看好,亦或者我这小病你都看不好云云。

然而事实上很多病并不是医生能掌控的。

“医生,我内人这个病没什么大碍吧?”男人关切的问道。

虽说他们去过不少医院,看过不少医生,很多医生都说这个病问题不大,可总是不好,差不多三个月了,哪怕是心病,这么久,女人的身体其实已经相当差了。

有个词叫郁郁而终!

一个人心情抑郁,心结不疏,时间长了那是会危及生命的,女人病了这么长时间,这心结要是还解不开,越往后情况就会越严重。

“安安,你回来了,你妈妈和你爸去进货了。早饭吃过没?”

见到大侄子,王景华诧异了片刻,继而问了一句。

“我吃过了,我先上去看一下。”

点了点头,满身大汗的周安安没想法闲聊,快速走上二楼。

坐了一趟车,早上跑完步洗的澡又白洗了,先冲个澡。

看到摆设很土的客厅,洗完澡的周安安舒服地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上去,吹着电风扇。

随手拿起茶几上的记账本,周安安发觉电话里得知老妈淘宝店生意很好,真不是一句空话。

一天之间,竟然能卖出上百个小电风扇,四五十个保温杯,日盈利超过了两千,这生意简直赚大了。

休息完之后,周安安拿起先前带上来的东西,去了旁边的大姑家。

“姑丈。”

走进大姑家门,周安安就看到正埋头擦地的大姑父,心里忍不住一暖。

这重生的一年来,最让他欣喜的,莫过于改变了这位大姑父的生命轨迹。

2021-07-15

2021-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