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妲己吞到肚子里_赵云被孙尚香吞进肚子

但凡是个头稍微大一点的,葛芷楠全部砸碎。

“我恨你——”

“我恨你啊——”

“老娘恨你一辈子,恨你一千年,一万年——”

“破烂金啊——”

撕心裂肺的的哭嚎,撕裂肝肠,叫人扯心扯肝的痛。

细雨淋淋的下个不停,转眼间,就把葛芷楠的全身淋湿。

却是无休止的在砸着玉观音。

价值几千万的明代玉观音被葛芷楠砸成了粉碎。

旁边,废品站老老少少静静的看着葛芷楠发疯,静静的看着如雕像一般的金锋,在心里头默默的身上叹息。

“葛芷楠!”

金锋静静的叫出葛芷楠的名字。

葛芷楠浑身一颤,歪着脑袋,静静地看着金锋,手里还拿着一块小小的玉石碎片。

“砸够了,你走。”

葛芷楠也是气坏了,浑身轻轻颤抖,恶狠狠的从包里拿出来一尊玉佛来。

“这玉佛,玉佛……”

“这玉佛——”

“这玉佛是和田玉的是不是?”

“这玉佛是明代和田玉的对不对?”

葛芷楠手里拿着的,赫然是金锋求葛芷楠帮忙寻找李旖雪时候,送的那尊玉观音。

明代和田玉玉观音!

高二十二厘米,宽八厘米,底座十厘米,体态秀美,宝相庄严。

价值无法估算。

都知道像这样白玉观音那是属于大型的雕件,现在出一个就是天价。

金锋送给葛芷楠的这个玉观音还是明代的,那,就更加不得了。

见到这个玉观音的时候,金锋顿时沉默了。

“这个玉观音值多少钱?你说。”

“破烂金,你说这个玉观音值多少钱?被妲己吞到肚子里”

“说啊!说啊!”

“你特么哑巴了是不是?”

“要不是白墨阳今天来我们家,我他妈还被你蒙在鼓里。”

“谷总监离职了。”夏清说道:“其实,她本来在金融界非常有关系,当时也是为了更好的帮助必康的新项目融资,才会来到必康总部担任市场部总监,但是说实话,这并不是她最擅长的领域。”

夏清现在已经是集团高管了,自然对这一切知根知底。

“后来她去了哪里?”苏锐问道。

其实,满打满算,苏锐离开的并不算太久,可这一次回到宁海,却让他有了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苏锐和身材比例夸张的谷若柳还发生过某些比较旖旎的画面,当然,这都是在两人醉酒的状态下,最后以苏锐主动睡沙发而告终。

一想到这一点,苏锐又是心头一抽……细细数来,自己主动刹车的次数可真的很多啊,这样难道真的会有报应的吗!

可是,究竟是做一个被欲望控制了头脑的男人,还是做一个肾功能有缺损的不算男人的男人?

这真是个艰难的抉择啊。

“谷若柳在金融圈子里面非常有能量他,她还在必康的时候,就不知道有多少家金融机构对她挥舞着橄榄枝,缩小被姐姐吞进肚子里消化辞职之后,她环球旅行了两个月,现在和两个合伙人一起成立了一家私募基金,体量很大。”夏清说道。

“你很了解啊。”苏锐笑着说道。

“之前的关系就还算不错,而且……谷若柳的私募基金也参与必康在南江省新项目的前期融资。”夏清笑了笑:“我们昨天还就这个事情通了电话,若柳的效率极高,必康的新公司才刚刚成立,她的那部分资金就已经到位了。”

“嗯,不过必康应该也不会缺钱,现在全国金融圈都知道,投资必康是稳赚不赔的生意。”苏锐笑道:“谷若柳她还在宁海吗?”

“若柳这种位置,全世界飞来飞去都是常事,她现在在全球有七个常驻办公室。”夏清说道:“昨天和我通电话的时候,她还在米国呢。”

“这变化真是够大的。”苏锐想着谷若柳身上所发生的那些故事,不禁说道:“嗯,忙点也好,忙起来能忘记很多事情。”

在苏锐看来,那一次的星华号事件,估计会给谷若柳造成不小的阴影。

“那间房子,你还住着的吗?”苏锐问道。

“当然,那是我所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夏清嫣然一笑,眼睛里面浮现出了回忆之色。

一时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吃人从肚子进

这时,王云笑呵呵开口道。

“海明镜,要不要我现在先帮你把这个声明发出去?楼下我已经请了不少记者来了,外界是十分关注我们这次谈判结果的。毕竟胡家打海家脸这件事,因为某些人的推动,洛北市知道的人可不少,不少人都关注着呢。”

“当然,我会这么说。海家人恬不知耻,竟然大庭广众下,对李慕婉小姐动手动脚,简直难以饶恕,胡家人见义勇为之下,和海家起了冲突。你觉得,慕婉和海明远,外界会相信谁?”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再次一愣,一些人没憋住的更是小声的发出轻笑声。

李慕婉……

恩,洛北市知道的人很少。可现在这个社会,颜值就是正义,只要女孩长得好,三观跟着五官跑,这点他们还是知道的很清楚。

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别说她没错了,就是有错,那舆论也是一边倒。

至于海明远……

这位洛北市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二世祖,飙车,把妹,逛吧,随随便便找出的黑点都是一箩筐,这两人放在一起对比。

当看到越来越多的世界各地的经销商以及汽车媒体对天工汽车集团的新车感兴趣时,保罗·卡尔心中大定的同时,也升起一股急迫感和危机感。

上午的时候,天工汽车集团的影响力只是局限在H展区附近。

但是等到下午时,整个巴莱斯堡国际展览中心都被最偏远的H展区的天工汽车集团的热度给惊到了。被花木兰吞到肚子里

史上第一款廉价跑车!

史上第一款城市SUV!

这每一个都是爆点新闻!

来参观的诸多媒体不停地对天工汽车集团的汽车拍照。

他们乃是十几二十年前闻名华国的天毒七怪。

天毒七怪当年在华国可是掀起了一片血雨腥风。

他们七个分别精通一种可怕的毒术。

他们七个凭借着七种可怕的毒术纵横华国,杀戮无数。

在当时的华国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被无数强者恐惧。

甚至连宗师强者听到天毒七怪的名字都会抖上三抖。

这就是天毒七怪的可怕。

而天毒七怪这样可怕的七位毒老怪。

如今却是对一个青年下跪,还如此恭敬。

这一幕要是传出去,自然会让人十分震惊。

这也足以证明眼前这个青年的不简。

,不然也不会让天毒七怪下跪迎接。

这青年一出现。

他身上就释放着可怕的黑色气体。

这黑色气体瞬间弥漫开来,被妲己吞进肚子里消化遍布整个山谷。

刹那间,

这山谷中那些蕴含着可怕毒素的毒蝎,毒蛇,毒虫还有毒蚁竟然全部都死了。

金锋蓦然转身,见到地上破碎的玉观音,顿时心痛得心都揪了起来。

极其败坏的大叫出口:“葛芷楠,你特么疯了!”

“老娘不需要你的东西!”

葛芷楠毫不客气、毫不畏惧的给金锋怼了回去。

“你不是送我吗啊?”

“老娘砸了,你有意见!?”

“你来打老娘啊,你打死老娘啊……”

说着,葛芷楠冲到了金锋的跟前,泪眼婆娑,一张脸扭曲得变形!

痛不欲生。

一时间,金锋禁不住的闭上眼睛。

“打啊,你不是那么能打吗?”

“来打我啊!”

“来啊!”

葛芷楠一边流泪,一边哭着叫着。

金锋紧紧的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不说话是吧。没话可说是吧。”

“破烂金。我他妈恨你!”

“恨你一辈子!”

葛芷楠发疯似的回转身去,发疯似的捡起地上的玉观音碎片,发疯似的往地上重重的砸着。

2021-07-16

2021-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