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两张嘴同时吞_嘴巴张大点含进喉咙

惠儿开心的笑了起来,但还是一脸娇羞的说道:“你才是一家之主,这个家,始终都还是你说了算,我最多就在你的耳边出出主意便可。”

“哈哈哈……”

一家人再度欢声笑语,似乎那不愉快的间隙,顷刻间荡然无存了。

人生如梦,恍然一世,书中有言,十五年为一纪,三十年为一世。转眼间,幸福的生活恍然又过去了三十载……清晨的曙光,悄然照射在大地上,我一觉醒来,立时穿好衣服和鞋子,大步走到厅室之中。转而冲着外面喊道:“管家!管家人呢?这都什么时间了,怎么也没有做早饭啊?”

喊了半天,却是一个家丁小跑来到我的跟前,恭敬的回道:“东家,管家他……管家他……哦,早饭已经在做了,很快就能端过来。”

闻言,我愕然愣了愣,忙追问:“怎么回事?管家怎么了?”

“东家,管家他已年迈,昨夜睡了一觉,今早就再也没有起来。老管家已经去了……”家丁满脸哀伤的跪在地上,说完,便是站起身,默默的走出了厅室的门口。

温沫:穆总,还有一件事情。

最冷老板第一名:说。

温沫:最近公司有谣言说我喜欢穆总,我要澄清一下,这不是谣言,你懂我意思吧。上下两张嘴同时吞

发出去那一刻,温沫在心里狠狠地把自己夸了一把,这么土的情话,也就只有她能说得出口了。

三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

对面已经完全沉寂了。

温沫用食指蹭了蹭鼻尖,完了,不会把穆斯年给吓跑了吧。

不会这点程度他就接受不了了吧?

那要是她下次再说个什么手背脚背宝贝的,穆斯年会不会被吓到跑去保加利亚摘玫瑰?

看对面真的已经没有回复的倾向,温沫叹了口气,抓着手机,将自己重重地摔进柔软的大床里。

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许久,困意渐渐袭来,在她意识就要被抽走的那一刻,手里的手机忽然震了两下。

她又立马从床上弹起来,将消息点开一看,不是穆斯年发过来的,而是通信公司发来的短信套餐通知。

“花那个钱做什么,你帮我跟你爸一样,买一个证,我自己来开!”

“什么!”

这下子陈修兄妹又是一下子都站了起来。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就不能开车!”

兄妹两人面面相觑,陈含先开口说道:“妈,您就别闹了!”

“我没闹!”

陈母气鼓鼓地说道:“年轻的时候你爸追我,开拖拉机来接我,我旁边看他开了两次就学会了拖拉机,前些时候,你爸跟教练教学车,我也去看过。

我也跟着开过几圈,简单得很,开起来和拖拉机没什么分别,我是怕打击你爸学车信心才装着不会的样子。女人两张嘴上面喝水

“真的假的?”陈修不敢相信的说道。

……

直到老妈真的开着陈修的车出去兜了一圈,陈修已经是不得不相信,老妈开车的技术比拖拉机还要强得多!

陈修躺在散发上,头上眩晕,脑中更是清醒,想的事情更多。

妹妹陈含,一个乡下高中出来的妹子,不到一个月时间,已经是安山第一升学率的重点高中的年级第三,这高智商是甩开他一个车位。

温沫喜滋滋地发了句:早上好!

对方很快也回了一个早。

温沫:今天工作一起加油!

流年:加油。

温沫拉上行李,前往机场,一路上畅通无阻。

她简直怀疑她最近是不是误食了什么幸运药,不然怎么什么事都这么顺畅。

到了机场,时间还早,温沫在机场门口发现了穆斯年的车,她屁颠屁颠跑过去敲了敲副驾驶的车窗。

车窗摇下,穆斯年那张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脸也出现在她眼前。

“穆总。”

穆斯年将中控锁打开,温沫立马拉开后座的车门将行李放进去,关上后又迅速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上车。

“穆总昨晚休息得好吗?”

“嗯。”

嗯就没了?不应该问问,你呢?你休息得好吗?

果然霸总都是闷骚的,明明昨晚在微信都这么放的开,在现实生活中却这么惜字如金。

啊喂,这么要面子的吗?

流年……斯年?

这么快就建好了!

一看就是第一次取名字,这么非主流,头像也是随便找的吧,上下两张嘴一起喂还是蜡笔小新?

他喜欢蜡笔小新?

温沫又倒回床上,两条洁白无瑕的小腿在空气中乱晃。

她点击同意,捧着手机乐呵乐呵地寻思着该先说点什么才好。

结果对方先发来一条消息。

流年:晚上好!

看见这个感叹号,温沫更高兴了,没想到穆斯年表面看着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心里居然这么闷骚。

温沫:晚上好!你这么快就建好微信了!

流年:……早就建了。

温沫:别再一直忙工作啦!好好休息也很重要哦!

流年:你也是。

啊啊啊啊!

温沫这下彻底癫狂了,追到穆斯年指日可待!

她从床上爬起来,将夹在书本里的那两张演唱会门票抽出来,放在床上拍了一张照发给流年。

“东家,你,你也不相信我?”老道士顿时慌了神,且急躁的向追问。

“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你因为与内人的打赌,而惊吓到了内人,我告诉你,你怎么胡闹都可以,唯独不能做出对我家人有半点伤害的举动!”我紧皱着眉头,旋即又说道:“好了,废话我也不想再多说,老管家,送客!”

“你!你啊你,你怎么就……唉!”老道士气呼呼的指着我,似乎很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愣是又咽了回去。

最终没等老管家赶他出门,却是用力甩开桃木剑和阴阳铃,大步冲了出去。但就在大门外,老道士忽然扭头看了我一眼,冷笑出声:“你会后悔的,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我会后悔?你的另一张小嘴更诚实哈哈哈……”我顿时忍不住大笑起来,继而看了看惠儿,又说道:“我一家人尽享天伦,且有着使不尽的金银财宝,用不完的荣华富贵,却是为了你这个臭老道的一句后悔,便可颠覆我的所有吗?真是天大的笑话!今天幸亏惠儿慧眼如炬,识破这老道的骗人伎俩,从今天开始,只要惠儿认为是对的,那便是对的,惠儿认为不对的,那便是不对的,这个家,以后都听惠儿的!”

赖小明和崔灿都提着一口气,差一点就闹出了误会,不过好在赖小明反应及时,将误会扼杀在了摇篮当中。一直到崔灿妈妈乘坐的车子停下来,赖小明和崔灿才知道妈妈想要来的地方,原来是妈妈工作的地方。以前崔灿根本没有来过这里,她从车里看到了工厂的厂房,意识到妈妈原来就是在这家私企工作。

忽然崔灿有些心疼起自己地母亲,她竟然深受疼痛,还没有在家休息,还要出来工作,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赖小明突然的询问崔灿,“要下去看看吗?还是回去?”

“我想下去看一看,至少知道我妈妈做的是什么工作,反正都来了。”崔灿抱着一丝的好奇心。

司机师傅疑惑的看了一眼赖小明,刚刚还说是他的老师,现在却成为了女孩子的妈妈,不过还想跟自己都没有关系。

赖小明和崔灿从出租车上下来,把钱给了司机师傅,看到车子离开以后,自己用手弄下面好吗两个人才试探的往前走。警队中的方天宇还在认真地看着手里的资料,他的电话突然的响起,他无奈的扫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号码。

自打穆斯年从国外回来接手公司的那一刻,她一个月的话费就猛涨。

罪魁祸首就是穆斯年,知道的都知道他从国外回来,不知道的以为他是山洞里刚进化好的原始人。

连微信都没有!平常发文件全部用邮箱!聊天全部用短信和电话!

被惊醒的温沫,这会儿哪还有什么睡意,她点进穆斯年的消息框,在框里输入了几个字,直接果断地按了发送。

温沫:穆总,为了方便工作,你最好创建一个微信号。

温沫:温秘书希望穆总创建后,第一个加的好友就是她哦!

对方久久没有回复。

手机时间显示现在是十一点三十分整,穆斯年这样的工作狂不可能那么早睡的。

所以她的消息一定是像上次发布会她看见的那样,被他一条条地给刷了。

哎。

温沫点开微信,打算寻找林晨求一个心里安慰。

下一秒,通讯录的图标中出现了一个红色的“1”,温沫点开查看,是名字叫流年的好友申请。

2021-07-16

2021-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