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那层薄薄的阻碍_进去的时候被那层膜挡住了

所以,太古血魔这么说之后,杨云帆也不再多问了。

更重要的是,眼下,荒宇世界塔即将彻底崩碎,杨云帆也没心思去寻宝了。

他正苦恼着,如何才能离开这个破地方。

若是荒宇世界塔崩溃之前,他们还没离开,一旦被卷入到混沌之眼内部,肯定死!“冥山老弟,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离开这里?”

杨云帆自己没办法,他只能看向太古血魔,这家伙有着不少小秘密。

杨云帆可不信,这家伙真的不知道怎么离开。

“大哥,我刚才真的没骗你。

打碎那个时空结界,我们便可以离开这里……”说到这里,太古血魔的脸色有一些尴尬,讪笑道:“只不过,离开之后,我们无法回到无终仙境,而是要先进入到元始玉虚宫的外围。”

什么?

元始玉虚宫!听到这个名字,杨云帆只觉得心脏一颤,脑袋轰的一下,只觉得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刷!他猛然回过头,死死盯着太古血魔,语气激动道:“冥山老弟,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因为这个时候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街道上基本上没有什么人。

“师傅,我买点白菜。”来到菜站以后,方圆对一名菜站师傅说。

“票!”这名师傅没有说废话,直接跟方圆要票。

菜票也有很多种,突破那层薄薄的阻碍这个很多种说的不是菜不一样,而是有需要钱的,还有不需要钱的。

比如方圆手里的这种菜票,叫代价券,就不需要花钱,因为这种票不但是菜票,也是钱。

要不然干嘛要叫代价券,其实不光是菜票有代价券,还有代价粮票,同样不需要花钱,因为这种票里面本来就有钱。

“给您。”方圆连忙拿出来一些票递给这位师傅。

师傅接过去看了看,是代价券,问道:“都要?”

“嗯!”

“等一下。”

方圆没有拿出来那么多,就拿出来二十斤,这也是他可以拿的动,当然,多一些他也能拿的动,不过没必要。

吃完又不是不能买,干嘛要一次买那么多,而且齁累的,还是轻松一点比较好。

另外一边,太古血魔趁着杨云帆与天荒古佛谈条件的时候,身影如电,飞快的在这荒宇世界塔内,到处搜索。

功夫不负有心人。

在这古塔之中,太古血魔找到了无数的残缺的不朽道器。

可惜,这些不朽道器,大部分道韵耗尽,道印也碎裂了,除了材质不菲之外,已经毫无价值。

只有少部分,大概三四件下品不朽道器,留有一些残缺的道纹,可以发挥出一丝威力……光是这三四件不朽道器,太古血魔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咦!”

“这是什么东西?”

太古血魔不死心,为了以免漏掉什么角落,他又仔细检查了一圈。

突然间,在一个石龛之下,顶破那层薄薄的阻挡他找到了一枚通体透明,宛如冰晶一样的四棱形符牌。

“好冷!”

太古血魔的爪子,触摸到这冰晶符牌的一瞬间,只觉得浑身一颤,灵魂都要被冰冻了。

“玄冰道印!”

等他恢复过来,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现在我郑重的和你说一句:夏晚星,我原静野喜欢你!”

夏晚星听到原静野的表白,一颗老阿姨的心开始呯呯直跳,她不好意思看原静野,只能转过头看着窗外,低声说了一句:“我也喜欢你!”

“呵呵~”原静野听到她的回应笑了起来。摸她头的那只手握住了她放在车挡旁边的手。

夏晚星感受到了,也回握了他,两人握着的手变成了五指相交。

车窗映出了夏晚星笑意盈盈的脸,也让她看到了一脸宠溺的看着她的原静野。

这会儿车里都是两人散发出来的粉红泡泡,甜蜜蜜的齁甜得很!

车子离开后并不朝山下走,夏晚星看着倒退的风景问:“我们去哪里?”

“去另外一个地方。”原静野握着她的手说。

反正自从刚刚两人互相握住对方的手后,就没放开过,新出炉的小情侣这会儿正甜蜜蜜的呢。

“在我的传承记忆当中,关于元始玉虚宫的资料,提到的最多的话,就是让我远离,最好一辈子不要踏足。”

“我怎么可能知道,如何破解元始玉虚宫的方法呢?”

太古血魔语气真诚。

而且,他不可能对杨云帆撒谎。

可是,即使如此,杨云帆还是有一些不信,轻拢慢捻抹复挑小红豆眼眸微微冷下来,讥讽道:“既然如此,你还让我打碎这时空结界?

难不成,你是要让我去送死?”

“不!”

“小弟怎么敢?”

太古血魔忙不迭摇头,一脸紧张的解释道:“大哥,你千万别误会。

事实上,大部分不朽强者的长眠之地,基本上都有一个时空结界,打碎之后,可以通往元始玉虚宫。”

“哦?”

“这么诡异?”

听到这话,杨云帆有一些惊讶,这一消息明显超过了他之前的认知,他忍不住询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具体的,小弟也不知道。”

太古血魔微微摇头,沉思了一会儿,才组织语言道:“小弟只知道,元始玉虚宫,这个地方,已经存在无数纪元了,哪怕天道崩溃,原始宇宙进入轮回更迭,元始玉虚宫都屹立不倒。”

“若是说,永恒境修士为了踏入不朽,可以不顾一切。

天荒古佛和司空琪也知道,不发下天道誓言,杨云帆是肯定不会相信的。

没办法,他们只能按照太古血魔的模样,逐一发下誓言,再三保证,一定会将天照佛卷带出来,交给杨云帆。

“誓言后面,再加个具体日期吧。”

杨云帆目光眯起,直接看穿了两人在誓言里面的小漏洞,语气冷冽道:“我最多等你们三年。

三年之内,若是得不到那一卷残缺的天照佛卷,顶破那一层薄薄的阻碍你们两个等于违背誓言。

我也不让你们天诛地灭,就自动成为我麾下奴仆吧!”

一个是前途无量的佛门弟子,在佛门一脉之中,拥有很强号召力。

另外一个是天玄剑宗的少宗主,不出意外,将会成为下一代天玄剑宗的宗主。

天玄剑宗的宗主,在火灵界之中,也算是一方大佬,地位举足轻重。

这两人归于自己门下,便于自己掌握火灵界。

杨云帆不是嗜杀之人,何况,抛却敌对因素,司空琪和天荒古佛都是顶尖人才。

刘鸿远爸爸听了这话脸色难看带着赌气成分淡淡的说:“你们都说我不对,我这不是为孩子好吗?你看看我这一辈子到底有什么,你这样我真是白活了…”

倾城对于这句话一点对都不陌生,听到这话心里很生气,特别不悦气呼呼说:“什么叫白活呀?你这有儿有女有孙子有孙女,我们这么一大家人,你这叫白活呀,那我们算什么?”

刘鸿远看得出倾城是真的生气了,又怕爸爸说出什么话再惹到倾城,满脸的不悦气呼呼说,“爸,倾城说的没错,你看这大过年的,咱就少说两句吧,你看我们这一家人多好,咱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挺好的…”

刘鸿远妈妈听后也特别尴尬气呼呼说:“是呀,咱一家人在一起多好呀,大人孩子身体健康,没有病没灾的多好,你怎么总是说这些没用的话,有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这一家人不好么?”

刘鸿远爸爸也不知是酒劲拿的还是喝多了被大家说的有些恼羞成怒了,手指推进细小的缝隙晕乎乎怒气冲冲说:“你们懂什么呀?你又懂啥呀?我这不是为了孩子好吗?一个妇道人家知道什么?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娶了你这个女人!”

米娜玩味的看我一眼说道:“张二皮,你要是对我有想法就直接说,不用拐弯抹角,不过我现在这个样子,什么也答应不了你。”

我连忙解释道:“姐,你误会我了,我真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知道熬鹰术是怎么一回事,好帮你把病根去掉。”

米娜苦笑一下说道:“虽然你聪明有钱,但不是什么事你都能解决,我这个毛病连医生都没法解决,告诉你又有什么用,况且像你这种人以后一定会成为王,如果让你学会熬鹰术,那简直就是造孽。”

这个米娜烦防人的心思真重,我有那么不堪吗?

就算是我成为王。也不可能用这种却缺德的招术。

我握着她的手说道:“好吧,你不说也可以,我理解你,防人之心不可无。况且你是怕我作孽才不告诉我,绝对是母仪天下的大德。你只要让我帮你治就行,治不好我送你一个亿,治好了,你好好奖励我一下就行了。”

米娜半信半疑的看了我好一会儿,才冲我眨一下长睫毛,默许了。

我把手放到她疼痛的位置。

2021-07-16

2021-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