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我快坚持不住啦_师父我坚持不住了慢一点

他们离开的是这样光明正大,甚至东洋考察团副团长小川直毅都看到了两人的背影!

如胶似漆,你侬我侬!

马国基使劲的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两声,说道:“这个,年轻人做事情都比较着急,一见就钟情,干柴和烈火,好事,好事,这对增进我们华夏与东洋的友谊也是有着极其深远的促进作用。”

在这老家伙的眼底,也有着一丝艳羡的神色。

山本恭子从亮相以来,一直表现的极其冷傲,对任何人都懒得搭理,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神,如今,这女神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华夏富二代给搞定了,马国基甚至觉得苏锐有那么一点替华夏争光的意思。

小川直毅完全没看出来,这跨国的一男一女来次一夜-情究竟对增进两国友谊能够产生多么深远的影响,不禁暗骂马国基虚伪,不过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山本恭子在华夏遇到了她心仪的男人,自己是不是该对她说一句恭喜呢?

看着那一男一女亲密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视线之中,小川直毅的脸部肌肉难以控制的在抽搐。

现在,名震南阳的薛家已经人人可进,那曾经高高的门槛,在某些人的眼中,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薛坦志浑身湿透的伏在地上,望着那消失在门内的两个身影,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悲戚与怆然。

“我去,这两人是谁啊,牛-逼哄哄的,就这么进去了?师傅我快坚持不住啦”薛洋躺在担架上,这货早就“醒过来了”。

“他们把薛家大院当成什么了?菜市场吗?来人啊,还不把他们两个给我丢出去?让他们也知道知道,这薛家俩字是怎么写的!”

薛洋也就只能在这种时候逞一下口舌之快了,而其余的薛家人并没有接话。

薛洋还在喋喋不休着:“家里养这些保镖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连两个陌生人都拦不住?虽然说那小姑娘长得挺水灵的,不过……不过……不过……”

薛洋“不过”了好几次,结巴了两声,却发现自己已然说不出什么话了。

因为从那一辆劳斯莱斯的驾驶座走下来一个男人,看起来三十五六岁的样子,普普通通,个头不高,但是眼中却带着一股难言的威势。

他虽然已经可以模糊的判断出来陈祖新的躲避速度,但是却无法预判对方的方向,只有采取这种办法!

在这种时候,白蛇展现出一个顶级狙击手所能拥有的所有素养!

在射出了三发子弹之后,他只是换了一下气,扳机又是连续扣了三下!

陈祖新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温离师父我坚持不住这是他自出道以来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

人在空中,他已经无法再进行任何动作的改变,只能等落地之后再行躲避了!

但是,苏锐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白蛇也不会。

那六发子弹,终于有一发在陈祖新的身上炸开了血花!

陈祖新的身体旋转着落地,在落地的时候踉跄了两步。

白蛇的狙击枪子弹并没有击中要害,而是打碎了陈祖新的小腿肌肉!

不可否认的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凭借天赋异禀的超能力来躲避子弹,但是,面对密集的火力攻击,抑或是面对顶级的狙击手,这种躲避的成功率无限接近于零。

陈祖新就是属于这种情况,他能躲得过第一次第二次,但是到了第三次,白蛇就没有再给他这样的机会了!

“啥?强哥,林姐有事找我帮忙?嘿,说啥帮忙啊。林姐,有事直接吩咐就行啊!”

说完,刀疤兴奋无比。

然后对着手下的小弟一挥手道:“听到没!还愣着做什么,先把这小子扔出去,然后咱们再去办林姐干活!师傅我真的坚持不住了”

“是!”众位小弟也都精神奕奕。跟着林姐混,那地位顿时是水涨船高!

“咦!”不过,那许强眼睛一瞥,忽然间感觉一旁刀疤要对付的小子有点眼熟。

“你不是那个……那个,神医啊!”

话一出口,许强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来,哈哈大笑道:“神医啊。我可找到你了!没想到,能在这里跟你见面啊。”

看着刀疤脸手下那群人莫名其妙的脸色,许强先是走过去,每个人都揍了一个暴栗,在对方的痛哭之下,嚷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怎么得罪到我这位神医朋友了?”

“神医朋友?”

刀疤脸更加奇怪了。他跟许强很熟悉,从来没听过许强还认识神医。

而且,眼前这个土鳖,怎么看也不像神医吧。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原因了。

只见那刀疤脸先是让人放了那个女老板的女儿,然后又把那女老板手里的转让书给撕掉了,最后又依依不舍的把那张欠条交给女老板,道:“算你运气好,遇到贵人了。你那老公是个王八蛋,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婚吧。”

说完,刀疤脸回到杨云帆旁边,又笑道:“这位小哥,刚才兄弟们不知道你是强哥的朋友,洛灵犀公主和两个师傅得罪了你,真是不好意思。若是看得起兄弟们,今晚我摆酒,再找两个漂亮小妞,给你接风洗尘,欢迎你来湘潭市。你觉得如何?”

杨云帆笑了一下,却是摇头道:“喝酒就不用了。我倒是没什么。不过,我看你的脸色不大好,眼球也有点发黄。估计肝脏不大好吧。你是不是右上腹部一喝酒就隐隐作疼?”

“咦,你怎么知道的?”那刀疤脸警惕的看着杨云帆,他喝酒确实会肝疼。不过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

不知道想到什么,刀疤脸顿时一拍脑袋,刚才许强不是说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个神医。自己该不会真的得了什么病吧?

紧接着,天剑宗大长老放下茶杯,扭头看向身边的青元宗大长老,面不改色的说道:

“袁长老,怎么样?我家弟子不弱吧?一个区区白月宗,怎么可能于我天剑宗抗衡。”

青云宗大长老脸色微微一变。

“这小家伙,倒是有几分本事,伪神级一阶的神识,炼体术似乎也非常强,在三阶空冥境中,恐怕都难寻对手,你们天剑宗这位弟子,确实不错,算得上天才。”

紧接着,青云宗大长老话锋一转:“不过终究他是个三阶空冥境,也就只能在空冥境里横一横,真碰上一阶大乘境,还是得跪下,空冥境和大乘境,就是草鸡和凤凰,师傅我快撑不住了歌曲草鸡怎么也变不了凤凰的。”

山海境空间中。

林云化作流光,瞬间冲到络腮弟子面前。

“这就是你所谓的,大乘境以下无敌?你还真敢吹啊!”林云看着他,摇头冷笑。

这络腮胡弟子,之前亲口说过他大乘境一下无敌,林云可记得一清二楚。

络腮胡弟子闻言,眼角猛的一抽搐,脸色更显难看。

毕竟这把武器太重要,容不得有任何闪失!

而现在,已是万不得已的时刻!

“正好体会一下,圣灵级武器的威力。”林云带着几分期盼。

林云还从未见识过圣灵级武器的威力呢。

“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络腮胡男子内力疯狂灌注,周遭瞬间狂风大作,一股恐怖的力量,在长枪上疯狂凝聚。

“火云枪法,爆发!”

伴随着暴喝,一道可怕的枪影,带着横扫天地的威势,轰然抽打过来!

威力比起之前,强了太多!

“五行剑法!五行篇!”

面对转瞬即达的枪影,林云迅速挥剑,爆发出之前对战时动用的那些手段!

彭!

碰撞处产生可怕的冲击波,将周遭树木山石震飞。

一计碰撞之下,林云被震得后退。

其中的威力,比林云预想的还要高!

“混蛋,给我死吧!”

那气势可怕的长枪,在和林云宝剑碰撞后,络腮胡弟子继续发力,长枪旋转扭曲,产生惊人的弧度,继续向林云抽打而来!

彭!

又是一招硬碰,林云整个人都往后倒飞一大截。

2021-07-17

2021-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