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椅子上摩擦叫什么_适合在车里用的姿势

“尊敬的歌思琳小姐,能不能一起喝杯茶呢?”苏锐看着歌思琳,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绽放了出来:“或者,吃一份意大利面也行。”

歌思琳也知道,无论是吃意面,还是喝茶,苏锐的终极目的就是把她从这里带走。

“我不会成为你的俘虏。”歌思琳说道,她的目光十分坚定。

“不,你不是我的俘虏,你是我的客人。”苏锐笑着说道:“最尊敬的客人。”

“我没得选择?”歌思琳说道。

“你可以选择拒绝。”苏锐仍旧微笑。

可是,他越是这样说,歌思琳就越是不会拒绝了。

“我接受,我们去哪里喝茶?”歌思琳问道。

“请跟我上车,我带你去。”苏锐笑着说道,同时伸出了一条胳膊。

他示意歌思琳挽住自己,后者看了看,并没有同意。

苏锐倒也不介意,率先迈动了脚步。

歌思琳犹豫了一下,也跟在了后面。

家族卫队的负责人差点没疯掉,大喊道:“大小姐,你不能去!”

“哥们……你……”

金锋紧紧抿着嘴,低低说道:“钱,什么时候都能给。”

“先看戏。坐在椅子上摩擦叫什么”

“让你看看人性最丑恶的一面。”

鲁璟瑜怔了怔,呐呐说道:“他……他们在演双簧?”

金锋慢慢点上一支烟,轻轻的随意一指。

鲁璟瑜顺着望过去,什么都没看见,一脸懵逼的样子。

“李永专家的戏演完了,下面,就是主角登场了。”

鲁璟瑜表示什么都不懂,不过看金锋一脸沉穆的样子,摁耐住好奇心,静静的看着下文。

大约等着两三分钟的样子,曹家父子俩孤独伶仃的站着,曹雄杰轻轻说道:“阿爸,回吧。”

曹大伯身子僵硬,嗯了两声,擦去眼角的泪,轻声说:“儿啊侬命苦,阿爸……阿爸没出息……”

“救不了你……”

曹雄杰面色惨淡,轻轻摇摇头,靠着轮椅,嘶声叫道:“儿子才对不起你,儿子都没一天尽到责任……下辈子……”

此时,她惊魂未定,脸红似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双眼睛不敢看他,声音也压得很低。

“你、你干嘛呀?你放开我!你快放开我好不好?求你了……”

徐同道没有放手。

不过也没有再做什么过份的举动。

此时他脸也红了,呼吸也很粗,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很快。

这种心跳加快的感觉,让他确定自己是真的喜欢她。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再体会过这种感觉。

“做我女朋友吧?总是用下面磨凳子角我喜欢你!卜英惠。”

他神色认真地低声跟她说。

这一刻,他很认真。

之前在他店里的时候,在他确定她对他也不是没感觉的时候,他就想直接跟她挑明了。

他怕夜长梦多。

怕错过她。

刚才,这个房间里只有他们彼此,他就忍不住想马上挑明。

可有些话到了嘴边,他就是说不出来。

你已经记不清自己上次跟女人表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去年他和吴亚丽走到一起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表白这一步,而且,当时他心里其实一直都很清楚,他对吴亚丽……主要就是馋她的身子。

“下辈子,我还做你儿子,一定好好孝敬你。”

这一悲惨的一幕活生生在喧闹热烈的鉴宝现场,看得人想哭。

就在两父子转身要离开的时候,远处一个专家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漫步过来。

“老人家你等一下。”

曹家父子俩闻言一怔。

旁边李永专家见到这个专家以后,赶紧迎上去,微笑点头:“王会长,您怎么来了。”

来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专家,气势风度十足,笑脸呵呵,让人倍感亲切。

王会长到了曹家父子跟前,主动跟父子俩握手。

李永专家赶紧给曹家父子介绍。

听说是收藏协会的王会长,曹家父子感到受宠若惊的样子。

王会长轻声询问了几句,李永专家在旁边解释了一阵子。

王会长嗯了一声,看了看曹雄杰怀里抱着的小立桌,坐在凳子上来回摩擦当即冲着李永冷冷训斥出口。

“你是怎么搞的?大伯跟大兄弟来鉴定,你应该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啊,江、河、湖、海,四个字意境深远,这个‘江’给人一种奔腾不息之势,这个‘河’字却给人一种滋润万物的感觉,这个‘湖’字却是一种清静祥和,就好像江、河、湖、海之势跃然纸上......”

点评的这位也是高手,一语道尽老人四个字的精髓。

“第四个字还没写呢。”写字的老人微微一笑,然后再次深吸一口气,目光凝实,神情专注,手中的毛笔缓缓提起,打算继续写第四个字。

就在这时候,边上却突然传来一个突兀的声音:“老先生何必执着呢,这三个字就已经很了不得了,又何必非要完美无缺,让这幅字成为绝响呢?”

这一声瞬间打断了老人刚刚提起的势,边上围观的众人也被这一声惊醒。

“你是谁啊,干什么的,谁让你进来的?”方寒边上一位六十岁出头的老人顿时横眉冷对。

今天李老亲自提笔,这种机会可是极为难得的,坐在凳子上摩擦下图要知道写字这种事情,那可是很讲究心情和意境的,一副好字可不是那么容易写出来的,要讲究机缘巧合,有时候差那么一点,写出来的字那也是天差地别。

“哦,我是来买东西的,你们门没关,我就进来了。”

老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歇业了,要买东西明天再来。”

这会儿谁还有心情卖东西,能看李老写字,这可是非常难得的机会,错过了这次,谁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

夏雷心中一凛,感觉到了夏禹的愤怒。

他重重地点头说道:“阿禹,那我先让人做好准备,一旦查出来,立马听你调遣。”

夏禹点点头:“嗯!”

之后,夏雷匆匆离去。

又过了两分钟,夏禹听到了门口传来的一阵阵的发动机轰鸣声,过了片刻便见燕世宁快步走了进来。

“老板,让您久等了!”

“我也刚到,你带了多少人过来?”

“门口有五十五人,其他还有一百五十多号人已经让人分散到周围去了,各个都是精通格斗的好手,训练时间最长的一批。”

夏禹满意地点点头:“那可以,现在先在这里等消息吧,坐下喝口茶!”

神盾安保从未停止过扩张,发展一年多,公司人数已经突破八百人,在燕世宁超强的军事化训练下,女生双腿一开一合抖动各个都是意志坚定、实力强悍的好手。

至少对付社团的人,一个打几个完全是小意思,要是团队配合之下,只要不动枪,十人小队都能打垮上百人。

不过,歌思琳也明白,这杯茶可不是那么容易喝的,也许,喝了这杯茶后,不付出极大的代价,就很难回到亚特兰蒂斯家族了。

而听到苏锐喝茶的邀请,其他的家族卫队成员也全部都紧张了起来!

他们虽然严格遵循着大小姐的命令,没有靠过来,但是手中的枪口已经齐齐指向了苏锐。

太阳神殿的成员们自然不会落后,枪口同样对准着他们。

因为苏锐的一句简单的邀请,双方的气氛已经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阿波罗,如果我们两个一对一,你或许并不是我的对手。”歌思琳说道。

“我承认,这一点确实有可能发生。”苏锐见识过马夏尔的身手,因此对亚特兰蒂斯家族成员的天赋异禀很有感触。

“黄金家族的基因确实很强大,但是,这并不能成为你今天拒绝我的理由。”苏锐微笑着看着眼前的漂亮女人:“无论是单挑,还是群战,今天的你都不可能获得任何一场胜利。”

对与苏锐的话,歌思琳并没有反驳。她已经呕吐了好几场,快要虚脱了,头脑都昏昏沉沉的,脚步虚浮无力,这种状态下的她,的确不可能是苏锐的对手。

2021-07-17

2021-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