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舞蹈室里 白芷_在你心尖起舞白芷全文

“嗯?”

不过,杨云帆跑到了大堂之中,只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瑟缩在角落里,好像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而在大堂最中央,则是穿着黑色道袍的老道士,歪着脑袋坐在地上。

仔细一看,他的口鼻之中正在不停喷血。模样,十分恐怖。

“他就是虚渺子道人?”杨云帆看向一旁的李国虎,问道。

“是,是,他,他就是虚渺子道长……”李国虎嘴巴都有些哆嗦了。刚才见到的那一幕,无论是小鬼,还是钉魂术,都让他一辈子难以忘怀。虽然只短短几分钟,可实在是太过凶险了。

想起之前,自己还想让虚渺子帮自己至于不育之症,现在想来真是天真啊!虚渺子这道士,一看就是妖道,就算治好了自己,恐怕也有隐疾。

……

随着虚渺子道人的死去,离此万里之遥的北美洲。

怎么现在好像没我啥事了?

我这个太子也太没有排面了,啥事儿都不知道,你们真把我当工具人啊!

此刻的朱棣根本没有搭理儿子幽怨的眼神,他寒声道:

“吏部尚书,礼部尚书,兵部尚书,工部尚书,傍晚舞蹈室里 白芷刑部尚书,几人撺掇皇子朱高炽构陷太子。”

“罪同谋反!”

“朱高炽削王爵,圈禁宫中。”

“主谋者按大明律,诛九族,其家眷入教坊司。”

“其余犯案人等,按其罪行轻重,交由刑部审理。”

“此案结束,朝廷官吏将有大量的缺额,朕决定今年再开恩科,并在国子监中,选拔成绩优异的学子,填补官吏空缺。”

“并,免除全国所有州县一年赋税。”

朱棣现在也是财大气粗,这一次把这些蛀虫抄家灭族,他可是要发一大笔横财,当然不吝啬藏富于民。

顿时,全城百姓沸腾了,纷纷拜行礼,高呼万岁。

而国子监的这些学子们,更是对朱棣景仰无比,称赞朱棣有洪武大帝当年的风姿!

通过陈岳的屏幕,陈素萍清楚地看到,假山里的发射器似乎闪了一下微光,随后太空中那块不明物体瞬间消失。

“姐,你看到了,发射器完成了一次工作过程。它成功地将一块太空废弃物汽化掉了。”陈岳语气轻松地说道。

陈素萍看得呆了。这根本就是科幻里描述的场景好不好?翩翩起舞白芷陈流现在竟然活生生地出现在她眼前。

“小岳,这,这......这东西,真的就在咱们碧玉城,在科研大楼的楼顶?这样的东西,有,有二十个?”陈素萍嘴唇颤抖地说道。

“是的。”陈岳给出了肯定回答。

“这样的东西,还可以继续制造?”陈素萍继续无意识地问道。

“没错。”还是肯定回答。

陈素萍这下是不信也得信了。

“小岳,真是如此的话,安全问题上姐也就不担心了。只是姐还有个问题,姐虽然不精于科技,却也知道,要在这里锁定飞行在外太空的物体,需要的观测手段绝对离不开卫星。难道,你们星空集团连卫星都搞出来了?”陈素萍想了想又问道。

杨云帆也感觉到头脑一阵清凉,痛楚减轻了不少。

“操!没完没了啊!”

然而,这一切直接惹怒了杨云帆,他甩了甩脑袋,也不思索如何应对了!

“妈了个逼的,灵魂攻击,老子是不行。老子直接打的你肉体湮灭,看你如何再使用邪术!”嘴上一声大喝,白芷陈流29章 在线阅读杨云帆猛然站起,强忍着头痛欲裂,三步并作两步,直接朝着道观方向冲去。

……

道观之中。

虚渺子道人身前的桃木小人,“噗噗”跳动两下,插入脑袋之中的钉子,又蹦了出来。

这一下,虚渺子道人的脸色彻底变了!

“怎么会这样?这不合理啊!难道他真有灵魂防御法器?”

虚渺子道人连续使用了两次钉魂术,消耗了巨大的精神力,这会儿已是额头冒汗。但是,钉进去的两枚钉子,却都只是让小人震动了一会儿,就被逼了出来。

要是再钉第三枚,或许这桃木小人就会承受不住,直接碎裂了。

到时候,术法反噬,他可没有灵魂防御法器,被这钉魂术反噬,不死也要重伤。

可虚渺子道人为人狠厉,绝不是轻易服输之辈,此时他怒哼一声,忖到:“这家伙果然有些门道。不知道是什么门派的弟子!竟然可以抵挡我的钉魂术,身上一定有些宝贝,等老道弄死了他,定要仔细检查一番。”

想罢,虚渺子道人眼中厉色一闪,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到小木人上,低喝一声,白芷陈流将两枚被逼出来的钉子,再次用手指狠狠压了下去!

……

“操,又来!”

正往半山腰道观狂奔的杨云帆,脑中“轰”的一下巨响,心神都是一震。

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

他体内的金身功德碑再一次闪烁起耀眼的金光,那股清凉之意再次冲入灵台之中,将杨云帆动荡的灵魂迅速稳定下来。

“妈的,真是受够了,真当老子泥捏的?”

杨云帆一稳定下来,身子直接飞起,如大鹏展翅一样,直接一步飞起,从道观外面,越墙而入,看得一纵刑警都是目瞪口呆。这位长官怪不得这么凶悍,敢情是武林高手!三四米的围墙,直接飞过去了!

直接用了一段回忆。

金锁脸上的疤没了。

张国力老师又年轻了。

总之,几个镜头就交代的清清楚楚。

当然还有玄慈曾经多次出手阻止了叶二娘杀婴,而后来,叶二娘干脆搞起了恶作剧,不杀了,养一天,然后掉包。

但现在,真相已经就要完全解开了!

薄言觉得好笑:“阉了我,在舞蹈室的镜子前做小说你就得一辈子守活寡。”

“切,谁爱守谁守。反正你要是敢给老子带绿帽子,给我带一顶,我就去找十个男人!让你头上一片青青草原!”

夏思雨说到做到,她才不是胆小怕事的人。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离了婚,我还去找几个小狼狗,气死你!

薄言不仅不生气,他还高兴。夏思雨这样说,反而证明了她很在乎自己。

不在乎的话,就跟之前一样,既然是P友,那就合则来不合则散,他看上了别人,那就平静的分手,也不存在什么激烈的反抗。

他真的很开心,还在她脸上亲了亲:“那就说定了。”

夏思雨愣了一下,这家伙是不是没睡够?她说要给他带绿帽子,他还这么高兴?

如果朱高煦不这么说,他心里还好受点,可这么说,这分明是要把他往死里气。

而朱棣则是蹲下身体,讥讽道:

“在免费告诉你们也一个消息,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李景隆是陷阱,海盗也是陷阱,我可是提前派锦衣卫打点好这一切,就等着你们上钩了。”

“你们放心吧,朕是个好人。”

“教司坊已经扩建好了,就等着你们的妻女住进去,然后就可以开门营业!”

“你们的妻女可都是为你们积德行善。”

“开心吗?”

“满意吗?”

朱棣漏出一口白牙,如果一头老虎。

礼部尚书听到这些话,想到了自家的妻女跟户部尚书一个待遇,当时一口老血喷出。

他感觉自己头上那是青青草原。

这一刻,他差点要爆炸了。

而此刻,太子朱高煦是彻底懵逼了。

他很迷茫,很彷徨。

刚才不是还说要废我吗?

这也太狠了吧。

朱棣狠狠的扫了一眼礼部尚书等人,眼中充满了戏谑和鄙夷,好像在说,就你们这帮蠢货,还想跟着玩?

那眼神,是何等的轻视与傲慢,把这些人的心扎得透透的。

礼部尚书等人一下子瘫软在地,他不甘心的怒直朱高煦道:

“你,你就是这样学习儒家经义的吗?”

“懂不懂什么叫做信义二字?”

朱高炽一脸憨厚,对着礼部尚书等人一拱手道:

“这不是你们教我的吗?”

“要让我恪守儒家精义。”

“儒家说,父父子子,君君臣臣,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君臣之义,大于一切,我一直都听信诸位先生的教导。”

“没错呀?”

“先生们应该高兴才是,我可是守护了心中的大道。”

朱高炽那是一脸的蠢萌。

礼部尚书被噎了个半死,手指指着朱高煦,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

2021-07-18

2021-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