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将大人不要了乔樱冷庭_帝少七天七夜的惩罚

山本恭子的威胁再一次化为了泡影,在苏锐面前,她干脆利落的败下阵来,败的体无完肤!

“如果我告诉你,我并不知道他们的所在位置呢?”山本恭子犹豫了一下,再次问道。

今天晚上,或许是她从出生到现在,犹豫次数最多的一天。

“你以为我会相信?”

苏锐淡淡一笑:“马上到房间了,让我们好好谈谈。”

山本恭子的嘴角露出不屑的冷笑:“堂堂的太阳神阿波罗,也终究是个被下半身欲望所支配的俗人。”

苏锐闻言,大笑了几声,而后摇了摇头:“不得不说,山本恭子,你的自我感觉实在是良好的有些过头了,就你这样的扑克脸,我就算吃了春-药,都不一定能够提起兴致来。”

吃了春-药都提不起兴致?

这话无疑是对山本恭子莫大的侮辱了!

被打击成这样,山本恭子紧紧攥着拳头,怒视着苏锐,气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

他狠狠踹了刀疤脸一脚,骂道:“你这个死刀疤,平时就你最会惹事!这次,要是得罪了他,你就死定了!”

刀疤脸一脸不以为然道:“强哥你别吓我,我胆子小。这个土鳖有这么大来头?”

“哼!你看他是土鳖,因为你自己也是个土鳖。我告诉你,就是你嘴里说的这个土鳖,早上救了林姐一条命。你说,以林姐那有恩必报的性格来讲,你要是得罪了他,会有什么后果?”许强冷冷道。

“别别别,强哥,我可不敢想什么后果。不然,我怕晚上睡不着。不过,你放心,我虽然想揍他,但是还没动手。还有挽回的余地。我看他肯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出手,心眼应该不是太狠。这次算我倒霉,我知道怎么做了。”

刀疤脸知道这次,少将大人不要了乔樱冷庭自己多半是要做赔本买卖了。怪只怪自己运气不好。

“嗯。你知道分寸就好。”许强点点头。他可不管这个刀疤脸亏钱不亏钱,只要杨云帆能跟他去见林红袖,其他的,都不是什么大事。

等两人进去之后,杨云帆看到刀疤脸垂头丧气的,好像赌钱输了几百万一样。他心里有些奇怪。

“我……我认输!金色大旗,我交!”

络腮胡弟子虽然不甘,却也只能迅速咬牙认输。

本来他家宗主,为了这一次千宗大战,给他准备了一些底牌。

可刚刚林云爆发的实力太过恐怖,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瞬间将他击溃,他连动用这些底牌的机会都没有啊。

他现在受伤不轻,就算手里还握有一定底牌,可也没状态再打下去,只能认输。

毕竟在这山海境空间中,是不禁止杀戮的,他要是强撑,搞不好林云会杀了他。

而他认输的话,只要保留实力,那些底牌也还没动用,等他状态恢复,还能去找其他队伍争夺金色大旗!

“光认输可不行,弃权离开山海境空间。”林云带着命令的语气。

“什么?!”

络腮胡弟子听到林云的话后,语气都变得尖锐起来。

“小子,你别逼人太甚,我都答应将金色大旗交给你了!”络腮胡弟子咬牙切齿,七天七夜不断的承欢叶楚脸色难看。

“要么照做,要么……死!你选吧!”林云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

苏锐就这样定睛看着山本恭子,目光从她的脸游走到脚后跟,来来回回逡巡了好几遍。

他的眼神把山本恭子看的浑身发毛。

“不得不说,你的身材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就是脸上的表情实在太不招人喜欢了。”苏锐轻轻的坐在床边,打趣的说道:“如果你的脸上能多点笑容,倒也是一等一的美女,整天这样面无表情的,你就不怕自己会面瘫?”

山本恭子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面瘫,但是她知道,如果继续面对苏锐的打击加刺激,她一定会疯掉。

“既然落在了你的手上,那么请少说没用的废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山本恭子冷冷说道,听起来倒也硬气。

“你看,我是那么不友好的人吗?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和你聊聊天而已。”

许强一看刀疤脸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砰的一下拍在桌子上,问道:“怎么,刀疤,你有意见?”

“没意见没意见。”刀疤脸连连摇头道。他可不敢得罪许强。

杨云帆冷眼旁观,随后淡淡道:“你来找我,是不是早上那个小姐的意思?”

“是啊。不瞒神医,林姐对您能出手相救,十分感谢,特意让我找到神医,好当面感谢。我本想找这小子帮忙打听一下。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里就遇到了神医你啊。”许强搓着手,满脸喜悦。

“倒是挺巧的。”杨云帆淡然道。

这个神医,军少体力夜夜战池小水怎么态度这么冷淡啊?

许强心里有些犯嘀咕。

他转头一看,顿时明白了什么。

“神医,你稍等一会儿。”

他跟杨云帆打了个招呼,随后对刀疤恶狠狠道:“刀疤,你跟我出来一下。”

……

许强出去之后,很快就知道了,杨云帆到了店里之后跟刀疤发生了冲突。

林云心中非常清楚,如果放过他们,让他们继续留在山海境空间中,他们极有可能联合其他队伍,对林云们的队伍实施报复。

这场千宗大战,只看结果,不看过程,所以争夺过程中,一些宗派短暂联手,也是极有可能的!

林云不能让这种可能发生。

林云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早已经明白对待敌人不能仁慈,否则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林云经历过的教训已经够多了。

所以,定要让这三人弃权,避免后面带来麻烦。

“既然你逼人太甚,那就不死不休吧!”

络腮胡弟子怒吼一声,同时迅速爆发速度后退,并且摸下一颗丹药服下。

丹药下肚,他的伤势迅速恢复。

“还要打么?那好,我奉陪,打到你服为止。”林云摇头一笑,没有急着追击。

“小子,你太狂了!我说过,我在大乘境以下无敌,解决不是空穴来风!”络腮胡弟子面目狰狞。

话音落下之后,络腮胡弟子将手一翻,摸出一颗红色丹药服下。

紧接着,天剑宗大长老放下茶杯,扭头看向身边的青元宗大长老,厉爷你家夫人又翻天了面不改色的说道:

“袁长老,怎么样?我家弟子不弱吧?一个区区白月宗,怎么可能于我天剑宗抗衡。”

青云宗大长老脸色微微一变。

“这小家伙,倒是有几分本事,伪神级一阶的神识,炼体术似乎也非常强,在三阶空冥境中,恐怕都难寻对手,你们天剑宗这位弟子,确实不错,算得上天才。”

紧接着,青云宗大长老话锋一转:“不过终究他是个三阶空冥境,也就只能在空冥境里横一横,真碰上一阶大乘境,还是得跪下,空冥境和大乘境,就是草鸡和凤凰,草鸡怎么也变不了凤凰的。”

山海境空间中。

林云化作流光,瞬间冲到络腮弟子面前。

“这就是你所谓的,大乘境以下无敌?你还真敢吹啊!”林云看着他,摇头冷笑。

这络腮胡弟子,之前亲口说过他大乘境一下无敌,林云可记得一清二楚。

络腮胡弟子闻言,眼角猛的一抽搐,脸色更显难看。

苏无限遥望着那枪声响起的地方:“我可不担心你小叔的安危,我担心别人的安危。”

说着,他便迈步朝薛家大门走去。

苏雨辰甩着马尾辫跟在后面:“大伯,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的胳膊肘往外拐吗?”

放眼整个苏家,敢这样没大没小的和苏无限讲话的,恐怕一共也没几人。

“有些人不能死,我本来想让你小叔去和别人过过招练练手,也好能提高一下,但是现在看来,他真的要把别人给弄死了。总裁大人用点力陆墨沉”苏无限摇了摇头:“杀人,可从来都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说着,他的一只脚已经跨进了薛家的大门!

原来,这个有着“妖人”称号的苏家长子,从头到尾都没有担心过苏锐的安危!

他之所以来到这里,却是担心苏锐把别人给错手杀死了!

不得不说,一般人还真的不会像苏无限这样,竟然怀着这种观点。

苏雨辰听了苏锐没事之后,便蹦蹦跳跳的也跟着进了门。

薛家众人就这样看着这两人走了进去,满脸都是尴尬之色。

2021-07-19

2021-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