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很难进去怎么回事_插不进咋办

苏家一早就调查过秦非同,知道他和容家的二小姐牵扯颇深,容照又对那个妹妹极为纵容,说不定真能为了妹妹和秦非同联手。

还有贺家,有些生意要和道上的人打交道,秦非同黑白两道通吃,为了避免日后的麻烦,如非必要,贺家大概也不会跟他作对。

至于剩下的曲家——

只要秦之意发话,曲洺生和秦非同就算再看对方不顺眼,也能为了她握手言和。

红颜祸水,就是如此。

苏母想清楚了,也就不再和秦非同多言了,拉着苏茶转身离开。

秦非同盯着她们母女的背影,仔细想了想苏茶刚刚的话,觉得还是不放心,又让手底下的人再去会场搜一遍。

今晚除了已经被抓到的林念,还有明面上的秦致严,暗地里不知道还躲着什么小喽喽。

但千里之堤,就是有可能毁于蚁穴。

……

秦之意没有理会林念发来的那些信息,电话没接到自然也就算了。

后面林念没再继续发,她以为今晚终于可以安静,却又接到了另一个人的电话。

曲洺生本来就不想理他们母女,闻言直接扭头就走了,连多一眼都没有看苏茶。

苏母这时又对着秦非同,笑了笑,“秦总,不好意思啊,小女平时在家里被宠坏了,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请秦总多包涵。”

秦非同:“包涵不了。”

苏母先是一愣,紧接着脸色就僵了。

自己都这般好声好气了,他还一副拽上天的样子,丝毫不给面子,真当他们苏家好欺负么?

“秦非同,你离开临平城这么多年了,你真以为,刚回来就能呼风唤雨?”

“我可从来没这么以为,倒是苏夫人,是不是忘了自己家也离开临平城很多年了?第一次很难进去怎么回事”

他刚回来不能呼风唤雨,苏家就可以了么?

苏母冷笑,“我们不一样,有的是人想要跟我们苏家合作,但是你——临平城的人恐怕避都来不及吧?”

“我需要跟他们合作吗?”秦非同满不在乎地扬眉,笑得讽刺:“临平城三大家族,曲家、贺家、容家,我搞定他们就行了,剩下的我都留给苏夫人,你看着选,高兴就好。”

可秦非同的下一句话,却让曲洺生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我的人,在林念身上,搜出了三部手机。”

三部……

之前他让李嘉牧安排了人盯着林念,只查到两部手机,且把她要往外发的信息全部都拦截了。

但是现在……

“手机里有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她把通话记录和聊天记录全部删除了,我的人正在恢复,但是她自己说,那部手机……她只用来联系之意。”

曲洺生的心瞬间开始狂跳,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想要回去医院。

秦非同叫住他:“你现在回去,万一林念撒了谎,你怎么跟她解释?”

她是多聪明的人,稍有猫腻定会揪住往下查。

所以,就算林念说的是真的,秦之意真的知道了一些事,但她假装不知道,他们就必须陪着一起装作不知道。

“不管怎样,先撑过这场订婚宴吧,图解第一次有多疼我估计秦致严今晚还会过来闹事情。”

他看过了,今晚的安保措施超过了一般订婚宴会有的规格。

李寒烟摇头:“没有。”

童蔓蔓鄙视道:“那肯定是你老公不行,太菜了。”

李寒烟嘴角抽搐了两下,尴尬道:“懒得和你扯这些,对了,你现在和陈放到底什么关系啊,他这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把你欺负成这样……”

一提到这个,童蔓蔓就嘴角微翘,开心道:“我已经和他在一起了!”

“在一起了?”李寒烟怔了怔,“他让你做他女朋友了?”

“这个倒是没有。”

“那你这个在一起,指的是什么?”

“就是跟着他了啊。”童蔓蔓想了想,解释道:“大概是相当于给他当情人了吧,嗯,应该就是这样子了。”

“给他当情人……”李寒烟张了张嘴唇,叹息道:“唉,我就知道。”

“你知道什么?”

李寒烟摇头晃脑道:“那天晚上,你在群里说事儿的时候,我就知道可能是这种结局。

陈放那种高富帅,要找女朋友的话,肯定得是门当户对的白富美才行。

包括这根雷竹。

若不是金锋今天点醒的话,这根雷竹也就会在夏鼎入土之后烧成灰灰。

这根雷竹跟随了夏鼎三十多年,无论夏鼎走到哪儿从不离身,更不会交给谁保管,就连夏玉周跟生活秘书都没资格触碰。

一则这根雷竹来历非同小可,二则,这根雷竹里面更是有机关。如果有遗嘱的话,那还真的就只能藏在这里面了。同房刚开始进去没带套

夏玉周拿过雷竹的当口第一件事就把雷竹的机关启动。射出一根两寸长的钢针,等到安全之后,立刻开始在雷竹之上摸索探寻

这一刻,夏玉周半个身子都在抖着。

看见夏玉周这般的着急和迫切,金锋轻轻垂下眼皮,看了看棺材里的已然变色的夏鼎,心底长叹。

“得相能开国,生儿不像贤。”

“老狐狸,你做了那么多年的太上皇,太子都熬了白头……”

“以史为鉴,乾隆和嘉庆的先例和后果,你就没想过吗?”

默默的退到一边去,静静的坐下来,轻轻的把包包放在怀里,点上烟一言不发。

可照片里,却也有她不熟悉的东西——是一个人的背影。

说不熟悉,分明又看着很眼熟。

眼熟到……让她不敢往下猜,心口一阵阵地发凉、发颤。

随着照片一起发过来的还有一句话:你最在意的人,早就知道了真相,今晚之后,你就是最大的傻瓜。

秦之意的手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抖,她连忙用另一只手按住。

紧咬着牙关,她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自己最在意的人,是曲洺生、秦非同、秦之政还有昏迷不醒的秦致远。

自己没能查清楚的真相,顾一念绝对查不到,一定是有人透露给她,让她来刺激自己的。

但,曲洺生和秦非同的能力都在自己之上,他们能查到,不足为奇。

秦之政应该也是不知道的,至于秦致远……

想到这个人,第一次怎么都进不去秦之意就有种正在坠往深渊的错觉。

照片里的那个背影,实在是太像秦致远了。

“卧槽,这样也行?”赤龙看着那一片血肉与硝烟,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

这都能挡下来?

神忍的强大,似乎远远超出了在场所有人的想象力!

山本恭子远远的看到这个场面,目光之中满是阴沉!

龟山景洪今天在船上杀了那么多的山本组成员,每一刀都是不留任何情面,此时甚至毫无顾忌的抓起她的手下来抵挡火箭-弹,人被炸碎了,他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实在是过分到了极点!

山本恭子的拳头已经攥了起来!

她最担心这种情况的出现!这种因素是最不可控的了!

请神忍帮忙可以,但是当神忍发狂发疯的时候,谁能控制的了他?

一旁的下属们看着山本恭子的拳头,都纷纷的意识到,这个龟山景洪就算今天不死在太阳神殿的手上,也终将会在日后死在山本恭子的手上!

山本恭子极少会做出这种单手握拳的动作,在这种时刻这样握拳,就意味着她对龟山景洪下了必杀之心!

她又说:“你结束了早点过来,我不要一个人在这里。”

“好。”

“那你快走啊。”

曲洺生心里一万个不放心,可看她的样子,又着实看不出异常。

他甚至怀疑,会不会是自己太敏感、太担忧了,所以才会反应过度?

门口那两个是自己的亲信,就算待会儿自己走了,秦之意想要跟着来,第一次同房应该怎么做他们也绝不可能放行。

想及此,他心里稍稍安定了些。

俯身在秦之意的眉心吻了下,被秦之意嫌弃腻歪,把他赶了出去。

房门合上,秦之意也不敢立刻放松,怕曲洺生会突然折返回来。

等了好一会儿,确定他是真的走远了,秦之意才慢慢地扶着床沿,坐了下来。

她的手机被她调成了静音,连震动都关掉了。

放在口袋里不拿出来的话,根本不知道有人发信息或者打电话来。

这会儿拿出来一看,微信里有十几条信息,还有三个未接电话。

2021-07-21

2021-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