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曼你家白夜怀孕了_白夜为救苏曼昏睡几年

“玄武的尸体不能全部带出去对吧?那是不是可以分给我们一部分呢?放在那等臭掉多浪费!”丁玲玲急切的问道。

“可以是可以,只要陈金男同意。但是你要这些肉用来干嘛?不会是用来吃吧?”千守教授说道。

“嗯,我们就是用来吃的。对了,这肉能吃吗?有没有毒?”丁玲玲一听有戏,赶紧问道。

“还真是想吃啊!”千守教授有点吃惊的看着丁玲玲:“吃是可以吃的,也没有毒。但是可能比较难烹饪,这肉实在是太结实了,我们都是用锯子锯的。”

“那没关系!我会料理好的!”丁玲玲听后很高兴,已经摩拳擦掌的想去拿肉了。

千守教授看着丁玲玲高兴的样子,自己也笑了起来,看向了陈金男。

陈金男点了下头。

“我去拿一筐肉出来,你在这等着!”千守教授一边戴上帽子和口罩一边说道。

然后转身进入了大帐篷。

等了大概五分钟,千守教授抱着一大筐东西再次走出了大帐篷。

然而,他虽然一心想着尽快干掉林逸,但又舍不得这一枚极品筑基破障丹,就跟他有绝对把握干掉林逸一样,如果林逸真心想要毁掉手上这枚丹药,那也就是一念之间的事情,他根本来不及阻止。

“好,那我就告诉你星墨石的用途,苏曼你家白夜怀孕了让你死个明白!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先把它给我。”于哲沉声道。

林逸不由嗤笑一声:“你真把我当傻子了是吧?这枚极品筑基破障丹要是现在给你,你还会跟我在这废话?”

“那你说吧,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放心,别说什么我先告诉你再给我这种蠢话,那样老子宁愿直接杀了你!”于哲阴沉着一张脸道。

林逸闻言失笑一声道:“你身为一个堂堂筑基中期高手,这种地方根本没人会来,也就是说根本没人能够救我,我的小命都已经捏在你手上,还用得着这么小家子气?如果我骗你,大不了折磨我一顿,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就得了么,反正你也不会损失什么,要是我人品好守信用也许还能得到一枚极品筑基破障丹,这种机会可不多哦。”

于哲深深地看了林逸一眼,沉默片刻后突然哈哈大笑道:“好,反正是个将死之人,老子现在直接告诉你也无妨,整个天阶岛能够知道这块星墨石用途的人,都绝对不超过巴掌之数,我在藏书阁翻遍所有经文古籍,才偶然在一页远古残篇中看到,你虽然马上就要去死,但不得不说,你很幸运。”

“郑璐同学来到我们班,以后就是班级里的一份子了,大家要多多照顾。”刘伯笑着讲道,而后环视了一眼教室,“我看郑璐你坐到......”

刘伯还在给郑璐寻找着座位时,郑璐已经一个箭步走向了讲台下,道:“老师,白夜苏曼整理章节我坐后面就好了。”

在彭创的旁边刚好有一个空位,那个位置一直就多着了。

刘伯愣了愣,而后讲道:“行吧。”

高浪一脸玩味的看了一眼还在看小说的彭创,满脸就写着几个字:有戏看了。

眨眼间,郑璐背着书包来到了最后一排彭创的面前,看了一眼正在看小说的彭创,而后拉开旁边插在桌子里的椅子,坐了下来。

谁知道,彭创这货还没有察觉。

所有人看到郑璐坐在了彭创的旁边,不少男生眼睛直接看红了,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最明显的无疑就是黄维那个胖子,那小眼神真是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就跟彭创换一下座位。

“又见面了。”郑璐将书包里的课本一边放进抽屉,一边淡淡的讲道。

“花那个钱做什么,你帮我跟你爸一样,买一个证,我自己来开!”

“什么!”

这下子陈修兄妹又是一下子都站了起来。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就不能开车!”

兄妹两人面面相觑,陈含先开口说道:“妈,您就别闹了!”

“我没闹!”

陈母气鼓鼓地说道:“年轻的时候你爸追我,开拖拉机来接我,我旁边看他开了两次就学会了拖拉机,前些时候,你爸跟教练教学车,我也去看过。

我也跟着开过几圈,简单得很,开起来和拖拉机没什么分别,白夜苏曼的孩子番外我是怕打击你爸学车信心才装着不会的样子。”

“真的假的?”陈修不敢相信的说道。

……

直到老妈真的开着陈修的车出去兜了一圈,陈修已经是不得不相信,老妈开车的技术比拖拉机还要强得多!

陈修躺在散发上,头上眩晕,脑中更是清醒,想的事情更多。

妹妹陈含,一个乡下高中出来的妹子,不到一个月时间,已经是安山第一升学率的重点高中的年级第三,这高智商是甩开他一个车位。

彭创一副吃了shi的表情看着郑璐,抠了抠鼻屎,杠道:“你可不可怕,你心里难道没数吗?”

“很可怕吗?白泽!”郑璐用仅有二人可以听到的语气讲道,最后白泽二字讲得很重。

彭创心中早就同海浪翻滚一样了,但是彭创脸上却无比平淡,一脸茫然的看着郑璐:“什么啊?你在说啥?”

郑璐双眸中一股阴森浮现其上,盯着彭创道:“妖怪之主,迟早灭掉你!”

彭创清楚躲不过去了,墨遥墨叶琰番外大全无奈的低声传音道:“拜托,我又不干坏事。”

“那也要灭掉你。”郑璐坚决道。

这下轮到彭创郁闷了,不干坏事你还灭掉我?闲得吧?

“那你现在不会灭掉我?省的心烦。”彭创无语道。

只是想不到向来都说自己读书没出息的二姑,居然也有借过钱给自己。

“你二姑只是正常的乡下人心态,眼界就在是那么一点。本质上来说都不是坏人,更何况还说亲人,你二姑丈的身子现在也不是太好,与其让他天天泡在地里,收成没有多少,还不如来农家乐打个下手……”

听着母亲还要跟二姑一家说情,陈修直接打断她说道:“行,明天就打电话给二姑和二姑丈让他们过来帮忙吧,反正家里也还有一间空房,我也不回来住,周末的时候也可以让二姑和姑丈回来住。”

陈修虽然对二姑的观感还是不太好,毕竟这也是懂事以来二姑就给他心里留下了刻薄的印象,不过,陈父从小就教导他别人的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

既然二姑从前也是实际的帮过自己,这一次就让还她一个人情又如何。

更何况看母亲的态度也是希望能帮二姑一家一把,亿万老婆买一送一白夜苏曼反正请人那么一点小钱也无所谓,还不如就遂了她老人家的心意。

只是有些担心母亲没人父亲的帮忙管理不过来:“我爸现在是沉迷玩泥巴了,估计农家乐的事情他也没抽不出空帮忙了,我还是请多一个司机专门开车吧,这样您来回市区也方便一些。”

“这一大筐都是玄武肉吗?”丁玲玲走上去问道。

“对!这些都是的,乌龟和蛇的肉都有。”说完她把一大筐东西放在了地上,发出了‘嘭’的一声。

众人都无声的斜眼盯着她看。

这一大筐肉少说也有100斤了吧,一个普通女性哪抱的起来啊,你看你气都没喘一下,还说自己不是力气大!

搬运工具人杨星辰上线,轻松的把一大筐玄武肉提在了手里。

丁玲玲开心的向着千守教授告别:“那我们先走了,等料理好了给你带几份过来让你也尝尝!”

“那我真的很期待呢!这最起码是活了上千的老甲鱼呢,肯定很补的!”千守教授笑着说道。

“我哥叫朱茶,他也是个医生。”朱颜回答道。

“朱茶~朱茶~……‘茶猪’!噢!想起来了!你哥是‘茶猪’,不,朱茶啊!”千守教授想了一下后忽然兴奋的说道。

“千守教授你认识我哥的吗?”朱颜好奇的问道。

“嗯,我和他是同期的实习生。经常会碰到,他那张臭嘴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啊!”千守教授笑着说道。

“的确~”朱颜面带尴尬的说道。

“‘钢手’!那个玄武肉研究的怎么样了?”陈金男开始说正事了。

“所有部位都已经重复采样了,详细的研究要到实验室里才能做,这里设备太有限了。”千守教授认真的说道:“带进来的冷却剂也有限,这么大的玄武不可能全部切割带出去了。而且带出去还要你拿那个什么隐灵服来带,每次只能带一些小块的材料,像这么大的龟壳根本就带不出去,而且这个龟壳太硬了,都没有能用来肢解的仪器。”

“关于隐灵服,我们已经利用那些隐灵服的修补材料在制作一个大的打包袋子,很快就能完成了,那样就可以把大件物体也带出去了。”陈金男说道:“而且隐灵服的材料也在实验室里研究出了一个大概,是一种新型高分子材料,相信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制造出来了。”

2021-07-21

2021-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