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喂她》_暖玉生烟太监荷妹

想来想去,周安安还是觉得下半年把钱投入到股市比较靠谱。

随手买买那一两个自己熟悉的股票,是最稳妥的投资,绝对能把GDP增长率远远拉到后面。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听清......”

章雨涵版本的熟悉铃声响起,周安安拿起手机看了下屏幕,随手接了起来:“喂。”

“周总,您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跟您汇报一下。”

接通电话之后,陶青莲看着手里的策划案,将自己内心的不确定压下。

她真是不知道,那位年轻老总看到这份策划案之后,会不会同意,甚至冒出换掉校长的念头。

听着美教授优雅空灵的声音,周安安的头脑清楚起来,一只手搓了搓脸,起身坐起:“你现在在杭城吗?”

“在的。”

“那半个小时后,我请你在西湖边的**私厨吃个晚饭。”

看了下时间,周安安也没问对方有没有吃晚饭,直接定了下来。

身为老板,就要有老板的气度。

“是吗,我代她谢谢小小姐了。”

想到汪大小姐之前自己花钱买的两份化妆品,周安安笑着替女朋友收下了这份礼物。

反正女朋友也知道汪大小姐是他的合作伙伴,转送一份小礼物,她也不会多想。

“不客气。对了,明天我去看时装秀,要不我帮你女朋友也带几套衣服?”

对于花对方的钱买了不少衣服的事,汪晓筱倒是不太好意思收下这份感谢,继而就想到了明天的时装秀。

当然,送出的这个礼物,是她自己刷卡付钱的。

另外,要送对方女朋友衣服什么的,总要先和安小弟提前沟通,免得对方多想。

至于对方会不会多想什么,《暖玉喂她》汪晓筱也不清楚,但是心底感觉需要和安小弟本人先说一下。

“小小姐看着买就好,不用我花钱,我没任何意见。”

听了汪大小姐热情的要求,周安安喝了口温水,用调侃的语气应对了一句。

“没事没事,几件衣服才多少钱。”

或许是想到了什么,汪晓筱随意地摆摆手,拿起杯子喝水,掩饰着自己脸上莫名泛起的红晕。

“我作弊被当场抓住了?还是我抄了某一个同学的试卷?”

夜小莹的问话问得大家一滞,细细一想还真是这样的一种情况,没有当场抓到作弊,说她抄人的试卷,那就更是扯淡的事情了,他们那个考场就算是抄也没有能抄的试卷吧,不要说他们那个考场了,就算是放开了让大家开卷考,估计也考不出这个成绩。

高大明的语气温和了一些道:“你事前看过了试卷?”

“没看过,也找不到看的地方。”

“听说你最近请了假,是否就是在某一个地方看到了试卷的内容?”

“是请了假,家里面想让我退学回去相亲,我与家里面炒了一架,然后黄老师知道的,我拿着草药到省城去卖了一些钱。”

说起这事,黄秋英就问道:“对了,我还忘了问你了,草药卖了没有?”

“嗯,卖了,卖了一些钱。”

“什么草药?”大家都看向了夜小莹。

“藤三七,正好碰上有药店收这种草药,他们也听到了我的事情之后就收购了我的草药,也算是一种运气。”夜小莹才不会把真实的情况讲出来。暖玉喂我太监

片刻后,肖舜说道:“薛总这是疲劳过度,导致的气虚,气虚不能生血,以致气血两虚,不能濡养,宗筋弛缓,故而阳事不振。”

“肖兄弟能医吗?”薛四海殷切的问道。

旁边候成和倒是平静如常,因为他私下里看过太多中医,每个中医一开口都是一套接着一套。

什么水火不济,阴阳失衡,他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而且每次都信誓旦旦的给他抓了大包小包的中药,嘱咐他回去煎服,短则一月,长则半年必然见效。

可折腾来折腾去,始终一点成效都没有,所以他现在已经对这些说辞麻木了。

肖舜淡然说道:“能医,我给你用针灸疏通经脉,使气血畅通即可,不过以后要切忌要节制。”

“这位肖兄弟,我倒是听说针灸可以治疗这方面的病,我也尝试过,可是始终不见其效,你确定能行?”候成和仍不以为意道。

“行不行,试过才知道。”肖舜回道。

他转而看向薛四海:“薛总要不要试试?”

“当然要试,如果肖兄弟能治好我这病,定然不会亏待兄弟。”薛四海神色激动的说道。

而在这些大人物之中,倒也有不少是林逸曾经见过的面孔,比如冲天阁三长老徐元正,比如青云阁四长老赵宏博,暖玉喂她太监比如镇守后山殿的光头长老,而之前打过交道的公羊杰,也是位列其中。

甚至林逸还在其中见到了一个老熟人,洪氏商会的洪钟。

这一点,倒是颇有些出乎林逸的预料,不过细想一下倒也是在情理之中,洪钟身为洪氏商会在北岛的全权代理人,跟三大阁高层走近那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何况乎,他本身无论身份还是地位,都不在三大阁长老之下,自然有这个资格占据一张主座。

不过,林逸跟他虽然算是熟人,但那是以林二的身份结交的,现在林逸却是本尊面貌出现,洪钟未必能够认得出来。

随着上官岚儿现身,原本还在各自寒暄的全场众人,目光瞬间全部聚焦到了这个今天生日宴的主角身上,一个个面带笑意,眼神之中还有几分惊艳。

身为主角,上官岚儿今日穿着其实跟往常并没有任何不同。没有刻意打扮,也没有刻意装饰,然而即便如此,依然难掩其天生丽质,在全场刻意营造的梦幻氛围之下。恍若仙女下凡,令人目眩神离。

夜小莹现在算是松了一口气,那个失败了增肥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说个实话,她还真的并没有想过进入尖子班的事情,暖玉男生烟宦臣毕竟尖子班管理得太严了一些,没有那么自由,现在这小日子过得多舒服。

就在这时,黄秋英走到了教室门口,对着夜小莹道:“夜小莹,你来一下。”

夜小莹只好起身向着教室外面走去。

班上的同学样虽然看了一眼,但也并没有人询问,这种把学生叫到办公室谈话的事情最近也有不少。

夜小莹一进入到了办公室就看到好几个老师都在那里,校长和教务主任都在。

“老师们好。”夜小莹有礼貌地问好。

高大明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夜小莹的身上,这个胖女孩真的能够考那么高的分数吗?大家是不信的。

“夜小莹,你是怎么考试的,那些题你都会?”何常明就问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就那么做出来了。”夜小莹淡然说了一句。

“有人对于你的成绩有异议,你怎么说?”高大明问了一句。

…………

“听说,你准备在这里呆一年?”苏锐问道。

他已经火速来到了维拉的下葬处。倚玉喂香by

对于那个被亚特兰蒂斯列为禁忌的名字,很多人都不想提起,自然,维拉也不可能被葬在家族陵园之内。

一个黑影就坐在墓碑前,也坐在瓢泼大雨里,哪怕浑身的衣物早就被浇透,也没有挪动一下地方。

不知道凯斯帝林已经坐了多久。

此时,风雨渐渐停歇,他听到苏锐的声音,没有转脸,而是说道:“你来了。”

“这是一句废话。”

“我本以为你不会来。”凯斯帝林站起身来,抖落一身水花。

“拉斐尔回来了,亚特兰蒂斯可能要出事。”苏锐说道:“我觉得你大概能阻止一下。”

“那是我姑姑。”凯斯帝林说道:“她很疼我。”

这句话直接把立场表明了。

左手是家族,右手是家人。

恐怕,没有谁比夹在中间的凯斯帝林更难受。

“你的意思是……”苏锐问道:“哪怕拉斐尔要覆灭亚特兰蒂斯,你也不会阻止?”

“我会和她谈谈,但绝对不会和她动手。”沉默了几秒钟后,凯斯帝林才说道。

2021-07-21

2021-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