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狗一样爬过来取悦_喝下去不准吐主人

这里的老虎生活在60w平方米的空间内,也就是0.6平方千米,这么大点地方对老虎来说其实完全不够用,在俄罗斯的保护区,一只雌性野生东北虎的领地就要500平方千米,雄虎需要的领地更大。

野生老虎是很排外的,因为领地就代表着食物,瓦提的老虎谷最多的时候却养了有26只老虎。很显然野生环境下食物是不可能够的,所以老虎的食物来源就是购买动物放到这里让老虎捕食。

有人看到纪录片里面老虎捕食速度很快的跳羚和鸵鸟,片尾甚至一天杀了七只羚羊,忧心老虎会不会破坏非洲的生态环境,这要是能破坏生态平衡就有鬼了。

人家跳羚跑得是很快,但被人工投放一群丢到不熟悉的山谷里,这被老虎捕食到能说明老虎很牛逼,跑得速度比跳羚还快吗?啥都说明不了。

而老虎一天杀七只羚羊属于杀过行为,杀过是指食肉动物一次杀死远超自己食量的猎物,而野生的老虎一般每次只会狩猎够自己吃的,多杀说明环境不是自然健康的生态。

这种情况打个比方就像是学生平时每天认真学习家长奖励周末玩两个小时游戏,像狗一样爬过来取悦结果有一天直接给屋里般进来一台电脑,上面装了吃鸡撸啊撸各种游戏,这孩子能忍得住不玩吗,当场就表演一个通宵修仙。

她反而抬头挺胸,目光一切。

到了申劲松的办公室门口,她抬手敲了敲虚掩的门。

与此同时,她听到门里传来申劲松的声音,似乎正笑着与人交谈。

廖宥佳将门轻轻推开一点,进去后顺手将门带上。

抬头就看到申劲松将食指竖在唇前,对她做出“噤声”的手势。

廖宥佳点点头,又晃了晃手中的文件。

申劲松没再理她,拿着手机走远一点,继续笑谈。

“以舒导您的地位,您放出话同意合作,他们当然会顺杆子往上爬,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他们给了什么条件?”

“还不错嘛。条件挺好。舒导您就放松地玩几个月!”

“放心,我老申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呢,可在这生意场上,口碑还是有的。您自带剧本,演员随您挑,不低于4个亿的总投资,后期还能追加不少于1个亿的宣传经费。任何您的要求我都尽力满足,骑在她背上 爬 当坐骑终剪权也给您。”

“哎,您担心那玩意干嘛。就算这件事影响了您的一些声誉,接下来这部全国第一次投资超过4个亿的大投资拍好,不就什么都回来了?”

……

京城,有家牛肉面做的不错。

他们家的几样特色,酱牛肉,还有圆白菜,蓑衣黄瓜,乾隆白菜,就一样不好。

贵。

一小碗肉,就要十来块钱的,而且,是面跟肉分开卖。

不过,等真吃到了,就会觉得很实惠。

这肉跟面,值这个价。

今天王誉就在这里请客,是一顿正经的商务宴饮。

只是那人……还挺帅气的。

就吃相不大好看。

牛肉面嘛,讲究那么多吃相呢,没劲!

“我说潘老师,觉得怎么样?”

“不错不错,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一口呢?”

“之前有师兄提过,说当初有人考北影落榜了,哭唧唧的,吃了碗‘牛拉’吃高兴了。”

“哈哈……这谁造我的谣!”

“别管谁了,就说怎么样吧。”

“好!”

王誉当然不会对这个‘潘老师’说,那谣言就是他瞎编的,不过,王誉倒是清楚,这‘潘老师’其实是个吃货。

怕她这小姐一直待在房里闷闷不乐,才这样以安慰的语气,对她说着。

“陈妈,刚刚谢谢你替我解围,劝走了他乔子谦。”

其实,自她夏洛依回到夏家后,除了自己的父亲跟哥哥,转过去趴下疼也给我忍者陈妈也算是她身边最照顾她的人,并且一直帮她在夏母面前说好话,才能让她在此不被欺负,且住得如此安心舒适。

因此,她打心底的感谢陈妈,尤其是刚刚跟乔子谦一事,在家人都拿对方没办法,且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是她站出来苦口婆心的劝走了他,也算是替她一时解了围。

“……”

可,陈妈听她此时对乔子谦直呼其名,又似解脱跟如负释重的语气,心下都有些叹息。

足以证明夏洛依对乔子谦早已没了以往那份情感,使得陈妈都有些无语。

前一段时间方寒看了一个新闻,说什么祖传秘方,包生男孩,结果记者上门采访,他么的竟然是西医。

西医到现在也才多少年,祖传个你妹啊。

现在很多人就是动不动打着这种祖传的幌子,动不动打着什么我把祖传秘方贡献出来造福大众云云的旗号,一次又一次的消费患者对中医的信赖。

万宝当年对中医的误解也是因为不信赖,可当方寒用“神水”缓解了他的哮喘之后,万宝的微博都不用了,当年最后一篇为中医正名的文章就是万宝的最后一篇文章了。戴着狗项圈在地上爬

“方医生您别说了。”

万宝甚至有些惭愧:“我当了一辈子中医黑子,没想到最终却是中医治好了我的病,方医生能不计前嫌,应该是我感谢才对。”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立场,治病救人不分种族,求医也不分中西,能治病就好。”

方寒笑着道。

万宝点了点头,又是一阵道谢和感慨。

客套了一会儿,万宝这才问:“方医生这次来燕京是有事?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虽然咱们的名字都是‘誉’,可我老王还是要比你厉害一些的。

当然了,姐姐跟菲菲也在,大家就等于同游大理。

就旅游这件事来说,大家都很喜欢,若不是李姐跟金锁俩人还有事情,得去接通告,她们也想跟着一起玩。

王誉身边那不就更热闹了吗?

可有三美相伴已经是羡煞旁人了,却不想,又多了一个美人。

但是。。。

“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蔡小姐,你到底是怎么了?”

“王誉!你这个家伙怎么还像个没事的人呢?”

“那我到此出了什么事情呢?”

“五阿哥呀!他不来出演《天龙八部》了!”

“啊?”

蔡怡侬作为美女总裁,她要是没什么大事儿肯定不会亲自前来,但眼下……其实她刚刚说的这件事,明明打电话也是可以的。像狗一样爬过来喊主人

这过来说一下,再研究对策嘛。

只是美女总裁万万没想到,王誉这次身边竟然有三个……

“勉强可以吧。对了,你今天面试的是女主角?”

“是的。”

“有没有特别漂亮的啊?”

“都是漂亮的。”杜采歌实话实说。

“哼。木头。真不会说话。”

“我话还没说完呢,”杜采歌扫了一眼身边的几个工作人员,压低声音说,“但都没你漂亮。”

“可以嘛,给你打75分,接近优秀了。”

“行了我挂了啊。”

其实自从那次在北境,他情不自禁亲吻了段晓晨之后,就一直比较注意,没有和段晓晨再有什么亲密举动。

主要是他还在纠结,不想过早地选择——也不敢选择。

不想辜负段晓晨,但似乎也不能辜负颜颖臻,这让他陷入两难境地。

所以只能暂时压抑着。

不过他和段晓晨之间的交谈,却从以前段晓晨单方面地撩他,到现在他也有时会做出回应,与之互动一番了。

“让下一个进来吧。”

作为逐梦互娱的BOSS,他要投资300万亲自拍摄一部微电影。

“明白。她已经入围了,在苏曼芫组,正在为下一阶段的比赛做准备。我已经以你助理的身份和苏小姐的助理沟通过,苏小姐给过来的反馈是会看看的。”

“会看看的……”申劲松沉吟片刻,嘴角勾了勾,“这么明显的敷衍?你再给她的助理打个电话。就说我要邬杏儿当队长,否则的话,‘蒂凡尼’就要换个大华国品牌大使了。”

廖宥佳有些微的错愕。

蒂凡尼毕竟是顶尖的奢侈品牌,如果申劲松能影响这个品牌的大华国品牌大使人选,那她真的要重新评估这个男人的实力了。

按理说,作为天亿娱乐的副总裁、股东之一,申劲松与蒂凡尼的高层有私人交情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让对方更换品牌大使?

这可不是普通的交情能做到的。

廖宥佳离开后,申劲松坐下,双手紧握放在办公桌上。

他的目光看着窗外红艳艳的夕阳,和那一抹仿佛在燃烧的红云。

附近的几座大厦也被镀了一层金红色。

2021-07-25

2021-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