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爹将军太勇猛_公主被驸马将军公爹罐满

非常清脆,非常悦耳。

与之伴随而来的,则是徐静兮轻叫了一下,随后她立刻俏脸通红,转过头去,看着出现在身后的姑娘,说道:“小梧桐,你干什么啊?”

得,那个喜欢打姐姐屁股的小辣椒又来了。

尤其是……喜欢当着苏锐的面来打。

“姐,你的屁股又翘了!”小梧桐说道。

这丫头一边说着,一边雀跃着,开心的不得了。

“但是你要学插花,养花还有很多花的习性,如果没有时间的话,那就算咯。相信我,现在培养花卉也是个很不错的职业,而且,你要是真的学的好的话,我说不定可以给你安排一份工资不低的工作哦,而且工作地在京城,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就算是夜雨想让柳溪好好上学,但是暑假期间能学点手艺的话,也是很不错的事情。

尤其是月姬的养花手法十分的优秀,毕竟大家都是同类,很多需求是完美理解的,尤其是一些杂交之后的产物.......咳咳咳,这个就不好说了,毕竟是有关花药花柱的事情.......弄不好的话容易404........毕竟怎么说,公爹将军太勇猛那也是培养出下一朵花的过程呢。

而且.......咱们不也是祖国的花骨朵嘛~都是一样的~!

如果说是施舍的话,柳溪还是有骨气拒绝的,但是.......现在好像是店长想要传给自己一些手艺啊.......

“现在园艺这门职业还是很不错的,很多城市的绿化也好还是公园建设都是需要园艺师的。当然你可以考虑考虑。”夜雨倒也没强求,毕竟这是她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到这地步已经够了........之后的事情,还得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再说其他的计划。

有些所谓的亲情,该斩断便斩断了,余生,只要去关心那些在意自己的人,便好。

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与其沉浸在过往的痛苦之中,不如抛开所有的桎梏,去向着脑海里面所想象出来的美好画面而努力。

而现在,此时,在徐静兮脑海里那些画面的主人公,就在眼前。

“很久不见,拥抱一下吧?”徐静兮看着苏锐,主动地说了一句。

拥抱一下吧?将军的儿媳

天知道对于这个简单的拥抱,徐静兮已经渴望了多少天。

如果没有苏锐的强力介入,那么现在徐静兮的世界仍旧是一片灰暗,根本看不到多少希望的光亮。

“好啊。”

苏锐也张开手臂,给徐静兮来了个拥抱。

海绵宝宝的眼睛被挤扁了。

…………

苏锐和徐静兮走在川中省城夜晚的街头,聊了很多近况。

徐静兮大部分时间都在管理着徐家的产业,但是,由于本身的爱好并不在此,徐静兮也请了几个高级经理人帮忙,所以她只需要关键时刻拿决策定方向就可以了,很多具体的事务并不需要徐静兮的操心,所以,她隔一段时间都会去一趟首都,还是呆在那一间“川味居”的小院。

孙亚楠显得有几分惧怕,他只是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哪里见过枪啊。

“呃,这是玩具枪,就是用来吓唬这种恶霸的。”林云笑着说道。

孙亚楠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林云,你又帮了我一次大忙,我都不知该怎么感谢你了。”孙亚楠干笑道。

孙亚楠是华国底层人物的缩影,对他来说,要是一个人遇到刚刚这种事,丞相爹地你好大绝对是摊上大事儿了。

所以,林云确实又替他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孙亚楠心中打定主意,待会儿将林云带回家之后,一定要好好招待林云。

“没事儿。”林云笑了笑。

紧接着,车子启动,继续往外行驶。

……

华国,京城。

一栋别墅的卧室内。

一名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躺在一个秃顶中年男子怀中,他二人额头上还有汗珠,显然刚刚经历过一次战斗。

这个年轻女子,正是斗渔一姐姜小柔。

“真是奇怪了,我头一次见到这么抗造的商务车。”

这样说着,李全福打开了商务车的车门,探着身子朝里面看去。

他越看越是震惊,猛地收回了身子,用不可思议的双眼看向了车主。

“这车是你的?”

李全福瞪着牛蛋一样大的眼睛问道。

“车不错吧?”

秦惊龙笑眯眯的反问道。

“不错,不不不……你在戎部什么职位?”

李全福结结巴巴的问道。

显然,他已经意识到了这辆车的不凡,乃至面前这位车主的不同寻常。

商务车撞了法拉利,却丁点事没有,这本就让李全福感到奇怪。

如今细细观摩车里的内饰、中控台等等地方。

李全福有了进一步的猜测,这是戎部的专车,整个龙夏怕是都找不出第二辆。

“你猜猜看!”

秦惊龙淡淡说道。

李全福:“……”

他心中瞬间升起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公主与将军公爹

这茫茫人海的,能够遇到一个这样的人,已经是实属不易了,徐静兮并不会奢求太多。

而且,苏锐也实在是太耀眼了一些。

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讲,他们虽然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但似乎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其实,徐静兮的这种想法就有些妄自菲薄了,毕竟,在现如今的时代,能够像徐静兮这般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姑娘,简直是太难得了。

每当男人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家里,发现一桌饭菜已经做好了,有一个系着围裙的佳人正在给你盛饭,想想都是一件让人很放松很减压的事情。

这看似是简单的支持,其实,最质朴,也最难得。

当然,徐静兮并没有想的那么遥远,只是,当自己把心思全部系在某一个人身上的时候,就很难把自己的某种情感熄灭了。

这一次,苏锐能够仅仅通过“味道”就认出来自己,真的让徐静兮满心欢喜。

这也让她觉得,自己这一段时间的浮想联翩,好像都有了色彩,也有了意义。将军公爹温泉初见林晚

“马六,你都这么大人了,做事能不能动点脑子?”

“监控视频是普通人能随便拿到的吗?他肯定是提前录好了视频,你这个二货!”

李全福笑骂道。

“卧槽,李队长英明啊!我一直就觉得不对劲,您这一说我才醒悟过来。”

马六恍然大悟道。

原来对方只是装腔作势。

什么打电话找人要监控,就踏马是提前录好的。

一定是刚才离开的那三人中的一人录下来的,然后发给了面前这小子。

想到这里,马六完全没了后顾之忧。

“李队长,您给评评理吧!我这车的半个车头都被撞碎了,他的车一点事没有。”

“我的法拉利值多少钱您是清楚的,这辆车一旦修起来,所有的配件都要进口,但是原厂车漆就得几十万,我找他们要五百万,您说过分吗?”

马六理直气壮的说道。

李全福叼着烟走近,两边车都瞅了瞅。

他倍感意外,着重打量着眼前这辆商务车。

“我尝过你的味道,所以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苏锐笑道。

这句话……咳咳,由于并非刻意地简化了某些名词,导致徐静兮的俏脸通红。

而一旁的厨师长连忙走开,把厨房门关上——这位大哥觉得,自己的确是该回避一下了,只是,现在这些年轻人,说起话来怎么那么直接那么开放呢……还尝过大小姐,那大小姐是什么味道的啊,是酸的还是甜的还是咸的啊……

看到徐静兮俏脸之上的红晕,苏锐总算意识到了自己话语里面的毛病,立刻更正:“是尝过你做的菜,我记得那味道。”

徐静兮听了,心中很欢喜。

对于这个把她、也把整个徐家从泥潭之中拉出来的男人,徐静兮的心里面是有着一些很复杂的感觉的。

她其实连自己也说不清楚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只是……在忙碌或者闲暇的时候,总会经常想起。

想起和他所经历的一幕幕画面,或飘渺,或具象,但,每一幕都难忘。

但是,对于未来的事情,徐静兮并没有抱太多的幻想,她知道,如果不是当年苏锐临时起意走进了那家挂着“川味居”牌匾的小院,她和苏锐之间也不可能发生那么多的交集。

2021-07-25

2021-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