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你怀里》时衿_《她偏要撩》温燃 沈砚

“器灵,现在你已经化成人形了,以后,我也不能老是叫你器灵。

不如这样,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杨云帆摸了摸器灵那圆溜溜的脑袋,语气温和道。

这蝎西身材很小,看起来就跟三四岁孝一样,唯独脑袋很大,比正常人的大一圈。

“星辰石。”

“我喜欢星辰石。”

器灵却是不在乎什么名字不名字的,此时它正往自己嘴巴里塞星辰石。

刚刚它以为星辰石太珍贵了,所以不敢问杨云帆多要,怕被责骂,谁知道杨云帆如此大方,给了他一百枚,逝点吃的话,它觉得自己可以吃好几年了。

这简直太幸福了。

“你这么喜欢星辰石,也罢,以后便叫你星吧。”

杨云帆摸着器灵的脑袋,笑道。

“星,星好听。”

器灵歪着大脑袋想了一会儿,便欣然接受了这个名字。

“咦?

少主,你看他脑袋。”

卫青也没有与许晴探讨人伦之事。

此刻的他,一脸凝重的在客厅内,来回的走着。

就在刚才,卫青还留在现场的好友,将他们走了之后发生的事情告知了卫青。

林凡的身份便是炎夏战神!

而且他女人投的那个标竟然被王朗给偷梁换柱。《躲在你怀里》时衿

战神很生气,要亲自过问。

得到这个消息。

卫青和许晴都惊呆了!

他们不敢置信,林凡这个让魏国强都给面子的男人,竟然会是这样尊崇的身份。

而他们,刚刚还不知死活的找人报复了陈雪。

“公公,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林凡是战神,他已经在查丢掉标书的事情了。”

“这要是查到我们,我们不就死定了吗?”

“啪!”

卫青,狠狠一个巴掌抽在许晴的脸上,怒吼道:“你特么现在知道怕了?之前你怂恿我去报复林凡他们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怕?”

许晴被这一巴掌,抽的有些懵。

“好的,赵先生!”服务员应了一声后,转身快步离开了。

服务人员也没有想到,赵旭会和这位单独的酒客认识。

赵恒落座后,将启开的啤酒,递给了赵旭一瓶。

赵旭举起瓶,赵恒也举了起来,两人轻轻碰了一下,发出“叮!”的一声,清脆碰撞的声晌。

各自喝了一大口酒后,赵恒对赵旭问道:“旭哥,你怎么一个人来喝酒?”

“当然有烦心事!你呢?”赵旭反问道。

赵恒说:“我也有烦心事!”

“哦?”赵旭闻言皱起眉头,盯着赵恒问道:“怎么,五叔训你了?”

“训了!”

“为什么训你?”赵旭问道。

“他不许我去接近那个叫夏芃芃的小护士!”

一听“夏芃芃”的名字,赵旭瞪大了眼睛,对赵恒问道:“小恒,他的娇柔心尖宠 重生你不会真得去追求夏芃芃了吧?”

“嗯!我喜欢她。”

“可赵家是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我乃是主人的契约之兽!”

“你若不服,即可滚便是!”

这时黑鹏看着鹏锋一脸强势冰冷的喝道。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

黑鹏对于楚风已经不仅仅是之前为了解封实力而屈服于其时候的想法了。

如今的黑鹏对于楚风是真心臣服,将其当做了他真正的主人。

为了楚风,就算是大鹏一族,黑鹏也会毫不犹豫的得罪甚至是出手斩杀!

听到黑鹏的话,鹏锋神色一变,他连忙对着楚风躬身道:“公子,你误会了!”

如今黑鹏乃是大鹏一族的希望,

鹏锋心中就算再不满,也不敢因此去得罪黑鹏,不然他回去难辞其咎!

“黑鹏,你想回这大鹏一族去么?”

楚风看着黑鹏说道。

“我乃是主人的妖兽,主人说如何,便如何!”

黑鹏直接说道。

“如今金乌一族已经知晓你的存在!”

“这次他们死了一位强者。”

“没有。”齐明远摇头。

“那我来问你。你们齐天镖局走镖的时候,会不会被海盗劫匪车轮战呢?他们总不会这么讲道理,跟你们镖师商量好一对一,而且还一场定胜负吧?”海无量一脸嘲讽的瞥眼道。

场下哄然大笑,宠宠欲动今婳txt温酒讲道理谁特么还去做海盗啊,别说一场定胜负了,连一对一都是扯淡,人家可从来都是以多欺少的!

“这……”齐明远顿时有些噎住,愣了一下才道:“即便如此,但既然是公平公正的比赛。规则总不能留下这么明显的空子,岂不是让人明目张胆的刷分吗?”

“呵呵,齐总镖头你一口一个空子,一口一个刷分,你是不是太心虚了,怕自家齐天镖局不行啊?”海无量丝毫不掩饰嘲讽道:“咱们南洲海域本就是弱肉强食之地,先不说是不是真有这个让人刷分的空子,即便真有,那大家都可以合理利用规则。最终也只会导致一个结果,弱者愈弱,强者愈强,让大家更清楚的知道孰强孰弱。这好像没什么不对吧?”

齐明远看了一眼众人的反应,见有不少人点头赞同,不由得心中一沉,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

这时候,青铜仙鹤似乎发现了什么,走过来,盯着器灵星的脑袋看个不停。

“这是一副地图吗?蹭进你怀里鹿灵txt”

杨云帆也发现了器灵星脑袋的不寻常。

这家伙的脑袋太大了,本来就显得古怪,此时吃了星辰石之后,它的脑门上,竟然散发出了一点点的星光,乍看之下,宛如是一副星空地图一样。

“凶,能看出点什么吗?”

杨云帆对于星空地图不是很了解,他转头看向了一旁的青铜仙鹤。

青铜仙鹤可是飞行至宝,天生对于地图什么的,具有非晨大的辨别能力。

而且,它去过很多地方,或许可以从这些星光之中,辨别出什么。

“不行。”

“这星空地图不够完整,似乎只演化了十分之一。”

青铜仙鹤盯着器灵星的脑袋,观察了很久,最终看得眼睛都要花了,还是看不出一个所以然。

它只能无奈放弃。

“这地图,可能是老头子留下的。”

不仅如此,更是将之前那些庇护的人,一起送了回来。

所以,在这个世界,得罪林凡,将无处可藏!

卯兔看卫家很识趣,冷哼一声道:“战神令,卫家卫青,算计战神妻子,该死罪!”

“但念在曾经为炎夏建设做过贡献,没收九成家产,以儆效尤!”

“许晴,嫁给傅先生时衿蛇蝎之心,当入狱悔过五年!”

“尔等,有没有异议?”

惩罚结果出来了,卫青和许晴都是一脸的绝望。

卫青绝望的是,自己祖辈几代积累的财富,竟然在一朝落败!

他有些难以接受,想要反驳。

可看着卯兔,那冰冷的眼神,最终将想说的话,咽回腹中。

许晴绝望的则是,自己的青春将会在狱中度过,她看不到未来的希望!

但现在能够活命已是恩典,他们怎敢还有异议!

“卫青,没有异议!”

“许晴,没有异议!”

“哼,没有异议就好,毕竟这件事情,是你们自找的!怪不了任何人!”

他一身力量虽然比眼前的黑鹏强,但却因为血脉等级的压制,导致其无法发挥出来。

在妖兽种族中,血脉等级极其森严,

低级血脉的妖兽面对高级血脉的妖兽,完全只有臣服的命。

就算这低级妖兽的实力比这高级妖兽的实力再强,

但一旦血脉不如对方,便只能是被死死的压制着,根本无法反抗!

“想杀我,你还差的远!”

黑鹏看着金飞羽冷冷地喝道。

轰!!!

顿时他身上爆发出一道刺眼的黑色光芒。

随着这黑色光芒爆发出来,顿时一道道刺耳的破空声响起。

黑鹏身上的羽毛直接一根根疾射而出,

宛如一道道黑色利箭朝着金飞羽冲去,蕴含着恐怖的威力!

金飞羽神色一变,他强行调动着全身力量进行抵挡。

只不过在这鲲鹏之威的镇压之下,金飞羽的一身力量完全无法发挥出来.

因此ta面对着黑鹏这可怕的一击,根本无法抵挡。

2021-08-02

2021-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