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强大冷漠绝情np_女主万能np无情冷漠

……

在施雅怀家族筹谋算计之时,夏禹这边也没有闲着。

首先是英国伦敦那边。

随着一年多的时间里不断地从伦敦证券交易所买入汇丰控股的股票,光明基金已经持有了百分之六点三的股权,并且进入了英国汇丰控股的董事会。

而乔治·伯克利长袖善舞,光明基金影响力也很大,不断地加深与汇丰控股的合作,使得他在汇丰控股里面很吃得开。

这一次接到夏禹的任务之后,为了稳妥起见,乔治·伯克利从汇丰控股是香江汇丰银行的母公司这层身份上入手。

沈弼就算跟诺曼·施雅怀的关系很好,但是给他发工资和社会地位的毕竟是汇丰控股,面对母公司的命令,他可以提建议,但是若是母公司不采纳,还是得执行,并且必须按照母公司的要求去执行,就比如保密这一点要求。

根据乔治·伯克利的汇报。

他提出的将香江汇丰银行手中持有的百分之二十的国泰航空股权,女主强大冷漠绝情np以及香江飞机工程公司百分之八点四的股权这两笔资产转移到母公司的提议已经被过了汇丰控股董事会会议。

“而且即使包宇刚等人愿意拿出东风航空公司的股权,那么肯定也会提出苛刻的条件,香江机场地勤服务公司的股权就肯定会要,但是这家公司价值太低了,如果我们想要换东风航空公司的股权是远远不够的。”

“如果他愿意接受现金入股就最好,但这种可能性极低,我们不要有太高的期望。”

“你先去谈,等到合适的时候,我会亲自出面跟包宇刚谈判!”

韦德·施雅怀郑重地应道:“好的!”

这时,保姆端上了最后一盘菜,走过来小声地喊诺曼·施雅怀用餐。

诺曼·施雅怀不得不暂时停下商谈,微笑着对侄子说道:“韦德,你还没吃午饭吧,一起来吧,等吃完再谈。”

“好的叔叔。”

一个下午,诺曼·施雅怀和韦德·施雅怀叔侄两都在客厅里商讨,并且中途他们还喊了得力智囊过来。妖孽个个很欠抽

考虑到对东风航空公司的信息知之甚少,且今天上午才跟包宇刚会面完。

所以这一次,诺曼·施雅怀不再那么着急,打算完全准备好再动手。

“石头、方琼,你们贴个告示招聘看货师傅,我出去走走……要是有人上门应聘了或者有人来卖货看不准的给电话我,我出去逛逛。”

“是!”

陈修买下雨轩居以后还真没有好好逛过古董街,当下是闲步随意的走动着。

俗话说乱世黄金,盛世古董。

由于华夏这些年来国富民强,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是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收藏古董,而导致安山市这个原来只有少数几家古董买卖店面的古董街一夜间如同雨后春笋一般,一下子冒出了上百家古董买卖的店面来。

陈修是像散客一样的东逛西逛,不过大部分的店面都卖的是一些赝品,用来坑坑游客和散客,是一阵的失望。

闲逛了七、八家的假古董店以后,陈修完全没了兴趣,正要原路返回,忽然路边一家叫“福兮居”的店面上的一个乾隆梅平吸引了他的注意。

乾隆皇帝在审美上有一些奇葩的文艺青年。

他喜欢作诗,据说一辈子做了几千首的打油诗,但是让后世人记住的一首也没有;他也喜欢陶瓷艺术,np现代女主冷酷强大但是他对陶瓷的审美标准比他做的诗还要奇葩一些。

手下经理早就有所准备,连回答道。

陈有庆眉头微皱,没想到三天前还有五百多万,现在就剩下四百多万了。

当初贷款给星岛新闻集团,可是贷了一千万港币。

要是星岛新闻集团没有其他藏着的账户的话,那么现在它的所有资金就只有这一些了,香江商业银行想要收回贷款也收不回本!

“这个账户先不用冻结,但是不允许星岛新闻集团再提出去,你再去一趟星岛新闻集团,尽快把贷款收回来!如果他们想要提款,立马冻结!”

陈有庆下令道。

“好的!”

手下经理连应道。

等到手下经理出去之后,陈有庆又看了看桌面上的报纸,看到了那几张照片,摇头叹息一声,不知是为胡仙感到惋惜还是为自己看错了人而感叹。

以陈友庆的经验来看,星岛新闻集团还真的可能撑不过这一劫难了,因为有着合作,他比外人更清楚星岛新闻集团的虚实。

再加上,到目前为止,巨无霸九鼎报业公司还没有对此事发表任何看法。

“知道。”

“怎么啦?”

两女不解的看着韩诚道。

“那是我的产业,我把它向银行抵押了。”

“金港高尔夫俱乐部是你的产业?”

“你有这么一份大的产业?”

两个女人都无法相信。

韩诚只好拿出手机,翻出跟金晓东联系的微信,递到了两个女人面前。

看完微信,两个女人才完全放下心来。我的美男王妃

徐琳娇嗔道:“臭小子,你怎么不早跟我们说啊,害得我跟晴妹妹担心好半天。”

“这有什么好说的。”韩诚淡淡一笑,看着苏步晴道:“苏总,投标已经完成,那笔款子现在是不是应该还给我了,银行利息很贵的。”

苏步晴略作思考,说:“投标成功已成事实,我爷爷就解冻了银行资金,本来是想还给你的,但现在看用不着了。”

“你不会是想据为己有吧?”

“我跟琳姐已经就鸣山的开发达成了合作协议。既然那200亿是你自己的资金,那就三个人一起合作开发吧。”

就连那些一开始顾及情面的大报纸,也不得不下场参与进来。

没办法,这些证据一出,星岛新闻集团直接被钉死了,完全没有翻身地可能了!

事实确实如此。

本来这事就被涉及到了利益的人关注着,比如香江商业银行的总裁陈友庆。

“总裁,我们要赶紧把贷给星岛新闻集团的款子收回来,晚点就来不及了。“

在陈友庆的办公室里,手下的经理表情凝重地说道。

陈友庆没有说话,而是眉头紧皱地看着桌面上的报纸。

良久,他叹了一口气,女主强大冷漠嗜血现代文抬头看向手下的经理,沉声问道:”现在星岛新闻集团在我们这里的账户上还有多少存款?“

陈友庆也不是蠢人,当时同意贷款给星岛新闻集团时,就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星岛新闻集团以后的资金周转要放在香江商业银行,为自己揽客户的同时,也有降低风险,能够第一时间止损的意思。

没想到当初的一个防备竟然真的用上了!

“总裁,现在还有425.3万港币在账户上!”

“凯尔,你终于打电话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什么?……没事没事,你不用自责,你没事就好……”

良久,查尔斯·凯瑟克挂了电话,脸上的笑容立马收敛,他眉头紧皱,冷哼一声骂道:“该死的凯尔,这种情况都能让夏禹给跑了,真是个废物,而且还说被家族禁足,好不容易找个机会打电话过来,呵呵……”

骂着,查尔斯·凯瑟克拉开了抽屉,拿出了一份计划书,他扫了几眼,直接把计划书丢到了一边,靠在了靠背上。

“计划白做了,哼!”

原本的计划分工明确,在英国以伍弘麟为主,查尔斯·凯瑟克调动一些家族的力量配合伍弘麟,目的是把夏禹抓到手。

而他回到了香江之后,则负责计划的后半段。

在伍弘麟得手之后,他就会开始行动,用各种办法抓住夏禹的弱点,逼着夏禹把股权转让。

只可惜他左等右等,也没等到伍弘麟的电话,使得他只能一直等待。

只是没想到,等着等着,竟然把夏禹给等了回来。

韩诚无奈的摊了摊手,打开免提。

金晓东的声音传出:“老板,雅韵设计室的谢总已经把二期设计预案送来了。另外,一期改造投标将于明天上午九点钟在盛隆大酒店举行,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参加?”

“你把二期设计预案发我邮箱,明天的投标我会准时参加。”

挂了电话,韩诚把自己的邮箱发给了金晓东。

2021-08-02

2021-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