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和陪嫁丫鬟春桃_将军在上通房丫头

李老跑到了患者面前:“已经用了?咦?针刺救急?”

李老这时候才把注意力放到了许阳身上。

旁边药房大姐道:“李主任,刚才许阳医生已经用药了,就是你说的那几样。”

李老缓缓点头,又看向许阳的针灸手法。自李老过来到现在,许阳连头都没转过来一次,一直在认真地行针,时不时还看一眼患者情况。

李老看着许阳,也缓缓颔首。

李老拿起另外一只手,诊起了脉象,患者的病情在他来的路上,那个年轻医生已经跟他完整转述了一遍。

从许阳上手,针药并重到现在已经过了五分钟了,而患者的情况也立时好转了很多,心痛缓解了不少,面目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狰狞可怕了。

李老再度微微颔首,许阳的急救为他争取了宝贵的辩证施救的时间。李老再次看了看许阳的行针手法,他又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诊断了起来。

又过了五分钟,许阳针药并重已经十分钟了,患者的情况好转了许多,真心痛停了下来,现在的患者只是大口喘气,将军和陪嫁丫鬟春桃大汗淋漓,其他症状未变,只是不再面目狰狞了,心也不痛了。

而且很多时候人身体上的病症都是因为精神和心理因素造成的。

一个人倘若自己都不想活了,那么他的身体其实就会配合,各种病症就会接踵而至,一个人倘若自己乐观,病魔往往也会远离。

用更为科学一些的方式解释,人的免疫系统和一个人的心情精神状态是息息相关的,精神状态好,心态好,免疫力往往就强,心态不好,精神不好,免疫力往往就差。

方寒没有再询问男人,而是看向女人。

“来,您靠前一点,我先摸个脉!”

女人急忙起身,叶开帮忙把椅子向前挪了挪,女人重新坐下,然后伸出手,把手腕放在脉枕上。

方寒一边摸脉,一边问:“您是什么情况,哪儿不舒服?”

“头晕,头疼,全身无力,没胃口,心口疼.......”

女人说着自己的症状,症状不少。

男人急忙道:“我妻子病了有一阵子了,差不多三个月了,我父亲的葬礼过后不久就病了,看过好多家医院,看过不少医生,吃药、打吊瓶,就是没什么起色,侍寝丫鬟这才想着来省城看看中医,还没挂到号.......”

甚至在六月初的时候,王景玉把二楼电脑房的客服搬到了一楼清理出来的储藏室,还额外购置了一台电脑,两个客服同时进行。

十几分钟后,楼下老爸的喊声响起,王景玉才中断和儿子的闲聊,快步走下楼去。

“貌似不错。”

听完老妈说起家里的变化,周安安暗自给自己点了365个赞。

几秒种后,周安安起步走到一楼,老爸那辆面包车里的货都已经搬了下来。

“安安,回来啦,冰西瓜要不要吃?”

从一台老旧的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喝了两口,周友良拿出半个西瓜,问了一下儿子。

“爸,少喝点冰水。”

看着眼前还未进化到每天只喝热水的‘养生’老爸,周安安忍不住劝道。

额,貌似前世都是老爸对他说的这话。

没办法,年纪大了,就爱说教。

“儿子说得对,冰的东西少吃点。”

在一旁忙着打包的王景玉适时起身,回应了一句儿子的话。

樊嫣没有拒绝,结果水杯后,却也没有当即便喝。

李凌看着樊嫣的样子,公主被驸马将军公爹罐满不由得说道:“你说说你,一个大姑娘家的,就不能留点力气,那么拼干什么。”

樊嫣摆摆手,说道:“你不懂。”并没有和两人解释着什么。

李凌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鼻子,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他只好看向叶君泽,眼神当中充满了求助的意思。

叶君泽回以他一个更加无奈的眼神,同时耸了耸肩,就像是在说,别看我,我也不懂。

而好在,又有着一阵突然传来的招呼声,打破了两人此时的尴尬境地。

“叶君泽,李凌,哎,还有樊嫣,你们都出来了吗。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一声充满了惊喜的声音传到了三人的耳朵里。

三人闻言,立马转头看向传出声音的地方。

青年的脸色微微一变,男人也急了:“医生,这究竟是怎么一个病啊!”

“心病!”

方寒有什么说什么,道:“这个病就是被气的,家里情况不好,儿子动手打自己,心伤了,有句话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女人从头到尾,一直没吭声,那会儿男人吐血,方寒过去的时候也只是在女人的眼中看到了绝望和无助,从那会儿一直到现在,女人都是一声不吭,也就方寒问症状的时候低声说了几句。将军家的小丫头随安

这正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现。

五十来岁,对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十之八九的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可以说活的就是子女,奋斗、赚钱,干劲十足,不敢病,不敢休息,不敢喊累,都是为了子女。

子女要上学,衣食住行,儿子长大了要成家,要结婚娶媳妇,要买房买车,这都是很大的负担。

可无论负担再重,只要子女懂事,父母再苦再累总是有盼头的。

然而青年的举动却等于熄灭了女人的希望。

推拒了两下,陈某某笑着收下一块五:“你读大学了吧?”

“下半年大二了。”

“这么快了,上了大学有没有女朋友啊?”

“......”

好不容易,有新上车的顾客,陈某某去收车票了,摆脱尬聊的周安安舒了口气。

家长里短的,和不熟悉的人聊起来,还是很尴尬的,又不是漂亮的妹子。

尤其是这大热天的,为了省点油钱,客车上还没有空调,简直过分。

十分钟后,浑身湿透的周安安在自家门口下车。

入眼就看到大门敞开,原本很空的一楼堆了很多纸箱,两三个人在不停地忙碌着,一台粗狂的大型电风扇在那里努力地吹走炎热。

小房间里,还有两台电脑,电脑面前坐着两个年轻姑娘,噼里啪啦地在那里打字。

扫视了一圈,周安安没有看到老妈,倒是看到了大姨在那里帮忙打包。

“大姨,我妈呢?”

将手上拿着的两袋东西放一边,将军肿胀深入周安安问了一下大姨。

他又一次不顾一切地冲到了病人面前。

许阳冲到病人面前,抓起了病人的手,发现病人双手冰冷,已过手腕。他再摸病人的双脚,亦是发现脚冷非常,冰冷已过脚腕。

许阳掰开患者的嘴,观其舌象,患者舌象尖边淤斑成条片,舌苔灰厚腻。许阳再诊患者脉象,发现患者脉大无伦,糟糕,这是阴虚而阳暴绝之象!

这是急症危重垂死之象。

旁边的医生赶紧询问患者家属情况。

患者家属急急忙忙答道:“我……我我我爸爸他之前查出冠心病一个多月了,然后然后然后今天下午两点钟,突然心痛的厉害,然后他就含了硝酸甘油。”

“稍微舒服一点了,后来到下午六点钟,突然心又疼了,然后又含了硝酸甘油,可是没有用,然后又用了亚硝酸异戊脂,也还是疼的厉害,而且越来越严重了。”

“我们我们一看不行,就赶紧把我爸爸送过来了,医生啊,医生啊,你们一定要救救他啊,医生,你们一定要救救我爸爸呀!”

家属不停恳求。

随即,他又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先别说其他的,你刚才怎么样,顺利吗?”

叶君泽闻言,点点头,回答道:“还算不错,不算太困难,你呢?”

“差不多啦,我自己感觉还算挺顺利的。”李凌笑着说道。

叶君泽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

叶君泽看着旁边的人群,突然想到了什么的样子,和李凌说道:“他们应该都在接受雷老师的指导,你不过去听一听吗?”

李凌摆了摆手,说道:“这不着急,刚才大体上我也听了一下了,有一些问题我等会单独问一下老师就好了。”

听到李凌有自己的想法,叶君泽便不再多言,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李凌眼珠子一转,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看着叶君泽说道:“说起来,你不会又是第一个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吧?”

叶君泽闻言,看了一眼李凌,像是没想到他会这样问,倒是有些难为情了起来。

随即他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回了一声道:“嗯,应该是的。”

2021-08-02

2021-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