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想欺负女朋友_为什么总想欺负女朋友

“父亲,视频已经连接,只要您同意,双方就可以进行视频通话了。”

山村优生把山本太一郎扶到会议桌前方的椅子上,满脸皆是凝重。

他看了看不出声的父亲,抬起头看了看弟弟妹妹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如果山本太一郎不愿意进行视频,那么他也就不会选择来到会议室了!

视频连接之后,山本太一郎的眼神骤然凝缩。

因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负手而立,背对着摄像头。

对方的室内光线很暗,看起来就像是站在一个空旷的黑色空间中,一束淡淡的白光打在他的身上。

如果单纯的从观众的角度来说,这个男人此时亮相的场景确实很有逼格,有那么一种拍好莱坞大片的感觉!

可是即便没有露出脸来,山本也一眼就认出了他!

这些天来,他不知道把这个男人的样子翻来覆去的看了多少遍!

苏锐!

就是他,在华夏团灭了山本极战所率领的五百精英!

“哦……”

姜禾没他想的那么远,不过很放心,反正有许青在,她只要打好游戏就行了。

直播间开启,背景音乐打开,许青桩练起来一动不动,姜禾闷头pk。

弹幕闪过什么……那和她没什么关系,人家都是来看许青的。

除了背景音乐,就是决斗场的嘿哈技能声,这时候的直播间总是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姜禾按键盘慢而精准,导致她身体都不用怎么动,猛一看像是呆坐着。

半个小时后,许青才收了架势,回杂物间把衣架搬出来,两条铁袖子挂在上面,为什么想欺负女朋友然后坐到姜禾旁开始捏铁环。

「666」

「厉害厉害!」

「这是什么神功?」

果然,直播间人数比昨天多了将近二百人,不算多,也不算少,新来的惊叹这直播间的神奇之处。

半个小时没人讲话,一个站桩一个闷头打游戏……

“神功不至于,就是虎痴拳,我爷爷往上很多辈,许褚传下来的。”

“大人,大人,不好了!”

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男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由于太过慌乱,他甚至都没能看清楚脚下的门槛,直接被绊倒,摔了个结结实实的嘴啃泥,正好趴在山本太一郎的面前!

老山本睁开略有浑浊的眼睛,冷冷的看了这名平日里颇为稳重的下属一眼,淡淡说道:“自己掌嘴,二十下。”

“大人,我真的是有急事要汇报,大事不妙了……”年轻属下还想分辩。

在他看来,山本太一郎虽然御下严格,甚至已经到了严苛的地步,但是现在是事关山本组生死存亡的大事,还要打什么耳光?老糊涂了吗?

可是,他还没说完,便已经被山本太一郎打断:“掌嘴,五十下。”

“不,大人……”

“一百下。”山本太一郎闭上眼睛:“跌跌撞撞,总想欺负女朋友慌乱无礼,打完再说话。”

这年轻下属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忿之色,但他却不能说什么,只能悻悻然的跪在一旁,开始左右开弓的扇耳光。

他深深知道,在扇耳光的时候,还不能不使出全力,否则下场会更惨。

若果是别的皇帝,一定会被吓住了,可是朱棣就是个驴脾气。

“好好好,你们以为没有你们,朕找不到人当官了吗?”

朱棣立刻下令锦衣卫,去国子监宣布,谁想当官就上大殿来,他要亲自选人才。

“哼!那陛下就看着,谁愿意给你当官。”文臣们很笃定。

很快,国子监的生员来了,他们听了到事情的原委,竟然也跟着文臣一起怒斥朱棣,说他是昏君。

而且,没有一个人愿意当官。

这下,朱棣彻底傻了。

文臣门一个个冷艳旁观,从未有过的团结,准备组团去朱元璋的坟前签到。

朱棣都快被气炸了,急忙问衍圣僧姚广孝,“朕该怎么办?”

“无量佛!”

“陛下,您引起众怒了,现在唯有收回成命,这些文官,男生总喜欢欺负女朋友跟地方官员都是门生故吏的关系,要是这是一传开,大明将会立即瘫痪。”

道衍圣僧也没有办法,心想,难道您不清楚,历史上,辞官就是用来威胁皇帝的吗?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有很多时候别人在羡慕你能够跟在老大的身边,但是其中的凄凉苦楚只有自己才知道。

啪啪的声响在房间之中回荡着,让人听之心颤,老山本仍旧闭着眼睛,连睫毛都不曾动一下。

等到这一百下打完,年轻下属的脸已经肿成了猪头,眼睛肿的眯成了一条缝,嘴角鲜血直流,哪里还能看出来半分之前的模样?

“现在可以说了,什么事让你变成了这样?”山本太一郎睁开了眼睛。

“大人……华夏出事了……”

这名下属被自己扇的晕头转向,囫囵的说道。

“出什么事了?”山本太一郎仍旧古井无波,自从儿子被掳走、总部大厦被撞塌之后,他一直是这种表情,很少改变。

山本组在世界范围内都丢尽了脸,此仇不能不报。

山本太一郎已经想好了,如果抓到了苏锐,一定要把他当众斩-首,并且把斩-首视频传到所有人都能看到的地方!

他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得罪了山本组会有怎样的下场!

“不,还是有些不一样。”山本优生若有所思的说道。

“山本太一郎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你我之间的第一次会面吧?为什么咱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不是那么友好,反而你看起来很愤怒?”

苏锐的微笑反而更加刺激了山本太一郎,男生对女生说想欺负你他单手攥着长刀的刀把,努力压抑心中的怒气,冷冷的说道:“山本极战在哪里?”

“为什么你只问我山本极战,却不问我稻本润一?”

苏锐笑呵呵的把视线从山本太一郎的脸上挪开,对着会议室里的其他人说道:“你们看,这就是你们为之卖命的主子,他只关心自己的儿子身在何方,却根本不关心那派遣到华夏的两百多武士是死是活!”

会议室里的其他人都默默的看着苏锐,一言不发。

“在我这里蛊惑人心是没有用的。”山本太一郎冷冷说道:“我再问你一遍,山本极战在哪里!”

“山本老先生,如果你之前老老实实的表现出你的诚意,准备一些交换条件到华夏来换人的话,或许山本极战早就安全回国了。”苏锐把玩着手里的金色面具,笑眯眯的说道:“可是你不仅没有,反而还派一大批忍者跑到华夏,甚至以我妹妹为人质。”

在一起生活久了,两个人饭量越来越接近,许青胃口越来越大,姜禾胃口变小了一些,女人拼命反抗男人有机会吗她只练一下剑,没有打拳练桩,活动量比许青小很多。

“其实人类有需求很正常,这是生理结构决定的,有时候……有时候需要解决一下,然后就会有相关产业,让人观看。”

吃饭时,许青状似无意地开口。

“哦。”

“所以有什么东西在电脑里的话,并不是变态,那只是艺术加工过的一些……嗯,你懂的。”

“我不懂。”姜禾警惕地摇头,这家伙想套她话。

“没事,不懂也没关系……就当作是科普吧,毕竟都是常识。”

许青没瞧出什么,放下筷子端起蛋花汤轻吹两下。

“那你是怎么解决的?”

“咳……咳咳咳……”许青的蛋花差点从鼻子里喷出来,“我不需要解决。”

“这样啊。”

姜禾点点头。

“你不信?”许青觉得姜禾好像又有了什么误会。

赵枫将书和笔记都放进了书桌下面的抽屉里,还用钥匙上了锁。

也是凑巧,当赵枫走出办公室的时候。

刚好碰到同样下班的刘玉红。

索性便一起去了公司的停车场。

在停车场的时候,出于绅士,赵枫送着刘玉红上了她的奥迪A8上。

她乘车远去。

留下车灯照耀的车牌号-623。

冬日的魔都,六点天色也只是微微昏暗。

所以车牌号显得格外显眼!

。。。。。。

晚上,吃完晚饭,三人没事儿干!网瘾少女叶馨提出一起打游戏。

尤其是最近依旧很火的吃鸡游戏。

2021-08-03

2021-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