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的omega是个甜崽_这个omega奶凶奶甜

这个小秘书也真是的,这么帅的小老板,愿意掏钱,还扭捏啥?

趁着男人现在这会对自己有兴趣,愿意花钱,多捞点是点,这不比什么都强?吃青春饭,就是要在有限的青春里捞最多的钱。

有钱男人可不会一直吊在一颗树上,长得帅还有钱的男人更是如此。

女导购这会很热情的将那件衣服拿过来,然后很热情客气的将衣服拿在手里,盛情邀请夏洛雪去试衣间试穿。

夏洛雪看了看何秋风。

“看我干什么,这是老板给你这个月的奖金。”

何秋风直接装逼的说道。

导购小姐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奶奶的腿,老娘天天在这里卖衣服,累得要死,两三个月抵不上人一个月奖金。

果然秘书这个职业真的是一个好职业!

夏洛雪在试衣间里换衣服,导购小姐这会立马给何秋风冲了一杯咖啡,端了过来。

这个世界很现实,没钱的穷小子,想要给女人试衣服,对不起,可以试,家里的omega是个甜崽但是不给拿。

黑白无常和陆家镇宅大能严博洋。

他们先前一直待在七号宾馆附近,但随着楚州三司进入七号宾馆,他们只能放弃这次任务。

可车子开出了这么远,黑无常莫晓黑却让严博洋调头回去,不止严博洋茫然,白无常莫晓白也是一脸诧异。

“哥,到底怎么回事?”莫晓白瞪眼问道。

“士走速救,谢广宁发来的短信,你们看那边的天空!”

莫晓黑指了指车窗外的北边。

严博洋和莫晓白定睛一看,北边正有几十架直升机飞过,他们俩这才明白过来。

“看来他们是去抓武剑鸣,或者四大亨他们,不过我们并不清楚七号宾馆内的真实情况,万一这是个阴谋呢?”

但严博洋提出了不同意见。

如果谢广宁坦白交待,黄飞扬这个幕后主使会被曝光。

对方有可能会将计就计,故意让谢广宁发出一条短信,引人入瓮。

严博洋的智商不低,果断想到了这些。

“把车子开回去,先不要靠的太近,五百米内我能感应到七号宾馆里的具体人数。”

他轻轻的掏出了自己的车钥匙,还有自己口袋里的香烟,然后不经意的放在了沙发前面的玻璃茶几上。

“那美女的意思是衣服可以试穿,池先生的omega的小乖乖但是嫌弃我这位秘书不干净,会把你们的衣服弄脏?”

何秋风又笑了笑说道。

“先生,您误会了,主要是那件衣服挂的时间有点长,我重新给你拿一件没开包装的同款同色同尺码的给这位美女试穿。”

何秋风一个简单掏车钥匙的动作,立马让这位很有眼力劲的导购明白了她这次是真的狗眼看人低了。

女导购立马换了一副热情的面孔,还有口吻及语气说道。

“不用,我就要她试那件。”

自己要是真的不耍点脾气,当真就觉得自己是好欺负的人了?

“好的,先生,您稍等,我这就帮你拿过来。”

女导购也不生气,谁让自己一开始看走了眼呢?

原来是富二代带着清纯小秘书出来购物。

自己怎么把这个茬给忘了呢!

这便是战斗本能。

而当视野颠倒的效果作用在李长河身上,他的本能反应反倒成为了自己最大的危险。

明明是从左侧挥来的球杆,在李长河的视角中却是镜像般从右侧挥来。

李长河本能的想要扭转身体进行规避。

好在及时发现不对,云婷也同时拉动了李长河的身体,不然得伤的更重。

“具有精神抗性的长城风衣没有运作,看来真的是诅咒。是什么时候沾染上的?”李长河快速分析着流浪汉的实力和自己的状况。

抽痛感倒是可以忍受,李长河经过强化的心理建树,对于这种痛感还算是在承受范围内。

至于,不断折磨着耳膜的那夺魂摄魄的呼啸声。家养的omega太娇气

除了分散注意力,会忽视别的声响外,对李长河没有实质伤害。

那最难缠的还是视野颠倒!

这种情况下,面对敌人的攻击,自己的本能行动会害死自己。

况且...对方要是随时能撤销和重新设立诅咒,那李长河会被玩死!

旁边的男人则是一边搂着女人一边开始买单。

夏落雪从进门开始就跟在何秋风的后面,从来不敢主动的去看什么。

何秋风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是有些无聊透顶。

“怎么?这里都没有你看上的衣服?”

何秋风突然对着跟在后面的夏落雪问道。

“没有,没有,何先生,这里的东西太贵了,我真的不需要。”

夏落雪直接摇头说道。

夏落雪越是这样,何秋风就觉得越是有意思。

何秋风没说话,只是开始往女装店里面走去。

夏落雪无奈,只能跟在他的后面。

不管导购们如何热情,何秋风依旧是保持自己的逼格。

他是一个很有主见的男人。

购物基本上不会被导购的思维牵引着走。

当然,如果他看上了某个东西,自然会让导购或者销售人员进行讲解,然后问一些问题。

了解了自己的需求,在听介绍,最后根据实际需要在下手。

嗖!

汽车如利箭一般射向了七号宾馆。

这巨大的发动机嗡鸣声音,即便是隔着五百米远,在七号宾馆行刑台上的秦惊龙已然收入耳朵里。

五百米,对于一辆加足马力的汽车而言,一分钟的时间都不用。变o后 被死对头标记了

七号宾馆的大门本就被TANK撞碎了,严博洋驾驶的汽车如入无人之境,以近乎狂野的姿态杀了进去。

费重让顾长冬集合的人手已经到位,这辆突如其来驶入的车子让费重预感到了危险。

“拦下这辆车子!”

费重当即下令。

哒哒哒!

百十号人端起手中武器,照着这车子的轮胎疯狂的打击。

然而,他们忽略掉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这辆汽车敢肆无忌惮的闯入,必然是做足了准备。

没错,这辆汽车是经过改装的,防弹系数很高!

在诸人围攻的情况下,他非但一点创伤都没有,却以绝对碾压的疯狂之姿逼近了行刑台。

即便如此,也是伤亡惨重。

若不是金家军配合无间装备先进,现在金锋几个人早就死透了。

这里的情况都是这般艰难,那下一步如果把天星罗盘拿出来,再去下一个地方怕是更加艰险。

金锋说过,他自己并不担心天星罗盘,而是另外一件事。

那件事,又是什么惊天动地了不得的大事。

连续作战叫两边人马体力严重透支,除去几个特战尚能坚守之外,其他人倒地就睡,抓紧时间修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分化成omega的他软爆了柯肃的声音骤然响起。

夏侯疾驰和曹养肇立刻起身,顿时吓得不行。

漂浮在水银池上的石椁后尾已经半沉下去!

骚包被黄冠养叫醒赶到池边一看,立刻叫憨哥和卢军下水!

这时候,金锋却是醒了过来。

此时距离两组团队进入到此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八十个钟头。

“老板儿,嘿嘿嘿,你看哈这个是啥子?”

昆仑奴洋葱头献宝似的嘎嘎叫着,将一个砸得变形的保温杯递给金锋。

这一脚,蕴含了古武内劲,凶猛无匹,要是方川被踢中,都有可能受伤。

但是——

唰的一声,他的脚踢在了方川的残影上,落空了!

“呵呵。”方川淡淡一笑,看着范光忠:“你的速度太慢了,想要击中我,是痴心妄想。”

他笑了笑:“我看你不爽,给了你一耳光,怎么样,服气吗?”

“你!”范光忠心里又惊又怒,他活到现在,除了他老子跟爷爷,从来没有人扇过他耳光。

这怎么能不让他感觉到屈辱呢?

他惊讶的是,方川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不过,他的自信还是有的!他相信,下一次,等他有准备了,绝对不会这么轻易被方川击中。

他狞笑一声:“这一次,不过是我大意了,下一次,我一定让你断一双手!”

“这个方川,厉害啊!”

“难怪他一个人,能这么嚣张!”

“黑道范家不是他的对手,再正常不过了!”

2021-08-03

2021-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