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ix9ine_6ix9ine未成年

“轰——”王心妍在突破玄阶的一刹那,身上的衣服都被炸开了,她的突破方式和林逸给其他小弟帮忙升级还略有不同,本质上,王心妍是属于自己升级,和其他人的被动升级有些区别。

只不过林逸现在是提供给王心妍了足够的升级真气而已。

但是,王心妍的衣服炸成了碎片,她也只是短暂的愕了愕,之前,在韩静静家里,都将衣服脱光了,所以王心妍也不太在意这个了,继续运转着心法口诀!

她现在内心的激动已经超出了害羞,她这么一会儿就成为了玄阶高手,还真是进阶神速。

玄阶之后是地阶……地阶后期巅峰……林逸惊奇的发现,王心妍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还在吸收着自己传递过去的体力真气!

这是什么情况?以前自己的其他小弟,到了地阶后期巅峰实力,都自然的停住了,自己的体力真气也传递不过去了,可是王心妍却是没有问题!

奇怪过后,林逸仔细想了想,倒是也能想得通。王心妍修炼的心法口诀就是去吸收别人的体力真气化为己用,所以她的心法是什么真气都能吸收,林逸这边的限制只是针对其他心法口诀的限制,但是对于王心妍的心法口诀却是没有限制了!

“轰——”

刘剑锋苦笑着说:“这时候,好想该我问为什么才是吧?”

“我的故事很简单,一句话就能说清楚。”钟雨汐笑呵呵的说:“我并不是真正的钟雨汐。”

“什么!6ix9ine?”刘剑锋猛然从床上做了起来,这钟雨汐说的简单而且轻松,在刘剑锋听来却如晴天霹雳。

这不可能啊,刘剑锋看过无数钟雨汐的照片和视频,银幕上的,生活中的,都是眼前这个女人没错,而且她绝对没有易容或者化妆,刘剑锋绝对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会不时钟雨汐呢?难道是双胞胎?可是这种级别的大美女,大明星,若是有双胞胎姐妹,那干脆一起出道,赚两份钱不是更好吗?

这超出了刘剑锋的认知,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的钟雨汐竟然不是本人,他有些结巴的问:“那你是什么人?”

钟雨汐没说话,而是直接站起身,转身背对着刘剑锋,竟然开始脱衣服。

外套脱掉,衬衣脱掉,统统脱掉。

那晶莹的肌肤在这昏暗的环境中宛如无暇的美玉,晶莹白皙,刘剑锋目瞪口呆的看着,吞了吞口水道:“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的身份曝光,妄图用美色封我的口嘛,那你未免太小瞧我了,而且,我腿受伤了,不是很方便……”

“他一定会来的。为什么说6ix9ine危险”约蒂维奇沉思了一下,说道:“想要在那些大佬们的面前拥有更好的印象,那么金克斯这一次必然会站出来,否则的话,他的未来就完蛋了,之前的所有努力也都打了水漂。”

说完之后,约蒂维奇瘫坐在椅子上,好像浑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抽干了:“现在,我们所能做的,可能就只有等待了。”

求援无门,敌人已经杀到了眼前,今天能否活着离开,都已经成了问题。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秘书再度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了。

之前,每当一个人跑进来,就会带来一个坏消息,之前约蒂维奇每一次都要情绪崩溃,现在他已经渐渐的可以以麻木的心态接受这种事实。

…………

斯瓦尔市。

斯莫塔组织把总部从首都迁到了这个塔林地亚国内第二大的城市,这个半黑半白的组织修了一幢当地最高的楼,作为总部大厦,俨然把自己当成一个超大势力了。

嗯,至少,从目前看来,这个斯莫塔组织的确实是极有前景的,如果他们不是做出了这么作死的行为的话。6ix9ine为什么这么有钱

“从匾额掉落,你将我扑倒的时候我就知道,因为当时你身上有硬物硌到我了。”钟雨汐笑着说,绝美的容颜中带着丝丝妩媚,这话说的也略显暧昧,但很快话锋一转,

道:“我知道那是枪!”

一个养猪小子通过老乡的关系来给大明星当保镖,这本身就够勉强了,但你还带了枪。

我朝是全世界范围内枪支管制最严格的国家,巡警巡逻都只配辣椒水而不配枪了,配枪也是橡胶弹,你一个养猪小子居然有枪?

刘剑锋早就料到,这枪肯定会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枪是他生死相托的伙伴,是他的第二生命,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离身的,即便有一天他退役退休了,根据规定,他也是可以保留枪支的,毕竟职业生涯树敌太多了。

钟雨汐见他发愣,似乎也能理解他的想法,便不再纠结,而是淡淡的说:“我本以为你是来抓捕我的,谁想到你却救了我,之后我猜,你可能想接近我,刺探更多情报,谁想到刚才你竟然冒着生命危险,甚至以命换命的来救我,我很想知道,为什么?”

被气场影响,所看到了尸山血海。

所看到对方的武道意志,这就是第四境的生物,才具备的恐怖力量。

“大宗师的气魄,最高可影响百米,百米之内人尽敌国。”白羽也喃喃开口,”可是这股气魄,6ix9ine告密者几千米?甚至一万米?笼罩了一个城镇,这....这,到底是什么生物!!!”

“这不是很正常么?”

付青君还在吃着饭,却悠悠然答道:“不然,又为何称之为神?”

付青君放下了碗筷,吃饱喝足,看向窗外,淡淡道:“他们可是音速生物,轻轻一跃,就能跳到相邻的两个大洲,甚至只要给足够的氧气,在宇宙中也能只有行走,甚至已经开始能独自星际旅行的物种。”

“星际旅行?”小喇叭费解。

“是啊,肉身行走于宇宙中,已经抵达最基本的要求了。”付青君说道,“但具体操作,可行性还很低就是了,氧气补充,食物补充,水分补充,都是巨大的问题。”

只不过,一般的蚂蚁真仙,气魄笼罩个百米已经很强了。

一个善良的人去帮助别人,是因为别人正经历困难。

钟雨汐一下愣住了,手腕一动,手里的芒针就消失不见了,忽然展颜一笑,犹如百花绽放,那个温柔的明星一瞬间又回来了。

“你还真是个烂好人,6ix9ine麻辣鸡不……”钟雨汐话锋一转,道:“应该说你是一个坚定执行任务,为此不惜牺牲的优秀战士。”

刘剑锋皱起了眉头看着她,仍然躺在那里不说不动。

钟雨汐也回到了刚才的位置,又变成了刚才伺候病患的小媳妇模样,温柔的笑着说:“我之前只遇到过两种人,一种是要杀我的人,一种是要我去杀人的人。

而你,是第一个愿意为我付出生命的人。”

她的语气很轻,说明她的情绪也平复了,但刘剑锋的情绪却起伏不定了,知道这妞儿肯定是个有故事的人,但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用一贯的风格回应道:“是啊,第一次都是很特别且难忘的。”

钟雨汐瞥了他一眼,道:“这也是你从养猪过程中悟出的道理吗?”

这话顿时让刘剑锋有些尴尬,知道自己的身份多半是被人拆穿了,索性也不装傻了:“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这一次陆九安和谢蕴宁两人实在是气坏了。

要谢星河一个人,他们还不用怎么操心。

这小子人小鬼大,精明着呢!

真遇上坏人,不说会想方设法的脱身,至少也会给他们留点讯息,以便他们根据他留下的线索找过去。

可是……他还带着小橙子,小橙子才多大啊,小胳膊小短腿的,真出了事,谁来负责?

“爸,妈,我错了。”

谢星河一看见陆九安和谢蕴宁,就乖巧的认错。

陆九安和谢蕴宁还没有说完,谢星河就脱掉裤子,自己趴到椅子上,露出光屁股!

谢星河这么懂事的知道要挨打,陆九安和谢蕴宁两人的气,都消了一大半。

但他们也不是那种雷声打,雨点小的家长。

说打那也是真的上手打!

“你自己说,打多少下?”

谢星河懵了。

他不知道啊!

他虽然没有挨过打,他的那些小伙伴,可是时不时的会有一顿笋子炒肉的!

2021-08-03

2021-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