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上班玩我_领导把我按在桌子上

都是林念的来电。

微信的消息也是林念发来的,全是污言秽语。

林念大概是疯了,尽拣不堪入目的话拿来骂,还有一些诅咒。

秦之意知道,最正确的做法是把林念拉黑,可自从收到那份鉴定报告后,她感觉自己就跟着了魔一样,明知道林念是在故意刺激自己,可就是下不了手去把她拉黑。

好像就等着林念把一切慢慢地撕开,想要看一眼全幕,想要看看这一块摇摇欲坠的破布后面,有多黑、有多脏。

……

曲洺生到订婚宴会场的时候,秦非同已经在了。

他不愿与人交谈,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气场。

隔着人群,他给了曲洺生一个眼神。

后者了然,两人先后到了休息室。

秦非同说:“你的前任来了。”

曲洺生丝毫不意外,他和秦非同一早就在对今晚的订婚宴布控,早就对林念锁定了。

她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很隐蔽,实际上,一出手就会被抓到。

最关键的是,面对实力比自己高出很多的神忍,苏锐支撑到现在,都还——没有受伤!

阿瑞斯看向苏锐的眼神,领导上班玩我就是一个大写的“服”!

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全收起了挑战苏锐的心思了!

而赤龙的表现,则是和阿瑞斯完全不一样,狂神狂神,不狂的话,岂不是有些太对不起这个名号了?

“老不死的混蛋。”

赤龙咒骂了一句,然后一把抓过了身旁手下的单兵火箭筒,扛在肩膀上,略略的一瞄,就对着站在那里冲着苏锐怒目而视的龟山景洪发射了过去!

谁都没想到赤龙竟然会突然来这么一招,甲板上所有人的眼睛都被那一道耀眼的火光在瞬间照亮了!

敢用火箭筒轰击神忍,狂神赤龙这也算是独一份了!

有这份胆气在,他不是狂神,谁是狂神?

然而,神忍终究是神忍。

否则的话,他们的名头之前,就不会加一个“神”字了!

龟山景洪站在原地,尽管他几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苏锐的身上,可是,当狂神赤龙用火箭筒对准他的时候,龟山景洪的心底还是涌现出了一丝警兆!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公司领导都上过我

再多的智计,在绝对的实力碾压面前,都会变得苍白而无力!

此时此刻,似乎整艘船都变得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紧接着,苏锐便看到他此生都不会忘记的景象。

龟山景洪之前所释放出来的杀意已经全部内敛到了他的身体里面,停顿了几秒钟,然后猛然爆发了出来!

这种狂猛的杀意简直铺天盖地,浓郁程度是先前的好几倍还多,而苏锐则是首当其冲!

龟山景洪真的打算一击必杀了!

这个成名已久的神忍被苏锐羞辱了那么久,终于要彻彻底底的做个了断了!

龟山景洪骤然腾空而起,速度爆发到了极点,在杀意的烘托下,即便是苏锐的目光,都无法捕捉到对方的残影!

这样的速度,几乎宛若瞬移!

苏锐和神忍之间的差距,终于在此刻被清清楚楚的体现了出来!

这是再多的智计都无法弥补的!

“结束了。”久洋天骏站在高处轻声说道。

曲洺生本来就不想理他们母女,闻言直接扭头就走了,连多一眼都没有看苏茶。

苏母这时又对着秦非同,笑了笑,“秦总,不好意思啊,小女平时在家里被宠坏了,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请秦总多包涵。领导吃我的”

秦非同:“包涵不了。”

苏母先是一愣,紧接着脸色就僵了。

自己都这般好声好气了,他还一副拽上天的样子,丝毫不给面子,真当他们苏家好欺负么?

“秦非同,你离开临平城这么多年了,你真以为,刚回来就能呼风唤雨?”

“我可从来没这么以为,倒是苏夫人,是不是忘了自己家也离开临平城很多年了?”

他刚回来不能呼风唤雨,苏家就可以了么?

苏母冷笑,“我们不一样,有的是人想要跟我们苏家合作,但是你——临平城的人恐怕避都来不及吧?”

“我需要跟他们合作吗?”秦非同满不在乎地扬眉,笑得讽刺:“临平城三大家族,曲家、贺家、容家,我搞定他们就行了,剩下的我都留给苏夫人,你看着选,高兴就好。”

可秦非同的下一句话,却让曲洺生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我的人,在林念身上,搜出了三部手机。”

三部……

之前他让李嘉牧安排了人盯着林念,只查到两部手机,且把她要往外发的信息全部都拦截了。

但是现在……

“手机里有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她把通话记录和聊天记录全部删除了,我的人正在恢复,但是她自己说,那部手机……她只用来联系之意。”

曲洺生的心瞬间开始狂跳,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想要回去医院。

秦非同叫住他:“你现在回去,被领导留在他房间加班万一林念撒了谎,你怎么跟她解释?”

她是多聪明的人,稍有猫腻定会揪住往下查。

所以,就算林念说的是真的,秦之意真的知道了一些事,但她假装不知道,他们就必须陪着一起装作不知道。

“不管怎样,先撑过这场订婚宴吧,我估计秦致严今晚还会过来闹事情。”

他看过了,今晚的安保措施超过了一般订婚宴会有的规格。

在借刀杀人这方面,苏锐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不过,这几分钟看似苏锐取得了极大的优势,但其实每一秒钟都是险之又险,无数次的和死神擦肩而过!

富贵险中求,这句话说的真是一点也没错!

然而,这样的“战略性转移”,对于苏锐体能的消耗也是极大的,而且,极速状态之下的每一次急转急停,都是对他脚踝以及膝盖的重大考验,也幸亏他的身体经过了司徒远空的打穴刺激,激发了一部分的潜力,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支撑到现在的!

龟山景洪停下了,苏锐也得抓紧利用这个机会恢复体力才行。

望着对面的那名神忍,苏锐咧嘴笑了起来。

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而苏锐却能够把一名神忍给折腾到如此狼狈的地步,已经算是成功了!

战神阿瑞斯和狂神赤龙远远的看着这一切,目光之中尽是震撼。为了孩子工作被领导

阿波罗的表现,真的震撼到了他们!

他们相信,如果把苏锐换成自己,绝对没可能做到他这样!

由于攥拳太过用力,山本恭子的手背上已经是青筋暴起了。

面对如此狂猛暴烈的攻击,苏锐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躲得开!

他只有把军刺和护腕横在胸前和面前,争取能护住最要害的位置,可是,面对龟山景洪这么狂猛的攻击,真的能挡得住吗?

“明明小主人你占先手了,为什么还会这样,真搞不懂。”

因为我就算占了先手,也要让他们觉得我没有占便宜,得努力挣扎一下才行,他们看的也是这个,如果看不到这个,就会怀疑到我了,这些人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啊!看来我还是玩不过这些老家伙啊!

一点都不给我留路,别让我知道是谁在算计,到时如果落到我手里,看我怎么收拾他,这样算计一个孩子,他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小主人,我觉得这样的人,不会有良心这种奢侈的东西,这些个老家伙,比我还黑,所以你还是别骂了,没有用的。

只是真的有小主人说的那样神奇吗?我总觉得他们好像没有这样多的想法,只是单纯的想要这样做罢了,而不是想像中的那样算计到后面的事。

你的意思是说,我高看他们了,不可能,以万年计算能布局的人,不可能这样肤潜,不过也有可能,就看他断不断我网上消息,也许是我自己想太多了也不一定。

2021-08-04

2021-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