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长_什么级别军官可叫首长

这可是好几公里之外,连他神识都没有扫描到的地方。

换成是其他人,恐怕根本没有办法找到这里,毕竟,这片区域人迹罕至,没有监控设备。

方川到了这老屋门前,目光一扫,就看到了这是一间老旧的,共有六间房子的瓦屋。

周围是一片荒地,不远处也有一些瓦房,显然以前这里是一个村落,后来拆迁之后,人们离开了这里。

土是被人拿下来了,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开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在门口的土路上,停了一辆大众途观。

方川明白,也只有用车,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离开祝老师发定位的地方。

此刻,在房子的正中大屋里,祝老师被捆住了手脚,身上带着伤痕,看起来萎靡不振。

她这是被人下了药,中了暗算。

在她的身前,站着一个穿着褐色皮衣的男子,现在二月底,但天气依然寒冷。

他穿得不厚,却脸色红润,显然是一个厉害的角色。

估计,网络当天都得瘫痪了吧。

明明他们两个都在燕城,首长她昨天回的倾城公寓,到现在薄言也没回来,估计一直待在公司。

算了,不要多想了,她拿起刚刚录下的老师教给她的教程,一点点的学习。还拿了原著,在看女主角的人设动作。

但是,夏思雨看了第一页好几个字,明明看了一遍,脑袋里却空空落落的,似乎什么也没落下,她又看了几遍,甚至还强迫自己念出声,但脑袋一阵空茫,眼神是看着字,但根本没有进脑子。

魏静静说她这几天不着急,面对爸爸她也说无所谓,但是怎么可能无所谓?她自己绯闻缠身早就习惯,她怕的是薄言。其实那天之后,她就打了电话到银行,预约了一笔钱当“保护费”。如果万一薄言有了变数,她就会把钱先交上去。

她自己可以潇洒的承认,遇到假绯闻也从不澄清,但是遇到了薄言的事,她心里还是有些曲折的。

算了,反正书也看不下去,干脆洗个澡休息。明天要试镜,后天就要去拍综艺,她的工作还很忙,没有时间浪费在这种地方。

“三殿主?御空神主?”

听到三殿主的名字,明月小姐顿时捂住小嘴,惊愕不已道:“是那个,从魇墟之中走出,首长的十七妻演绎生命法则,将一颗枯萎星球,重新改造,变成一方乐土的,御空神主?”

“不错!不过,那地方不叫魇墟,主人说,那里就是乐土。只是,别人不懂。”木偶傀儡的智慧跟人几乎没有区别,此时竟然还会开玩笑!

杨云帆已经惊呆!

只是,吃惊之余,他对于那一位三殿主,御空神主,更是好奇不已!

将一方枯萎星球重新改造,意味着,他有着特殊的手段,可以重塑天柱!否则,一颗枯萎的星球,没有通天手段,是绝不会重新焕发出生命力的。

既然,他能改造星球,就一定可以修复天柱不周山?

这一位御空神主,是杨云帆遇到的,除却青帝神主之外,在生命法则一道,手段最为强大的存在!

“请问,我想见三殿主,御空神主,需要什么条件?”

面对修复地球天柱不周山的诱惑,杨云帆无法抑制自己心中的激动。

明月小姐挥挥手,让那绿衣侍女前面带路。首长的心尖宝贝

“公子,小姐,请往这边走,楼上有雅间。”

绿衣女子低眉顺目的恭敬道。

她的目光在杨云帆的脸上掠过,露出一丝感激之意。

若是她被客人斥责,回去之后,一定会被毒打!

“对了,你将你们管事的找来,本小姐有事情问他!”

明月小姐,一边走,一边对那绿衣侍女开口道。

只不过,她话音刚落下,便有一道淡淡的轻烟浮起。

而后,一个木偶傀儡,出现在她的眼前,躬身道:“尊贵的小姐,我是23号管理傀儡,请问您有什么需求?”

“木偶傀儡?还有智慧?”

明月小姐见此,顿时吃了一惊,道:“看来此地主人的修为,深不可测!竟然赋予了木偶傀儡生命,其在生命道纹上的造诣,绝对不凡!”

木偶傀儡闻言,发出咔咔的干涩笑声,揶揄道:“禀告这位小姐。龙魔岛隶属乾元圣宫诸天殿,暂时属于三殿主管辖!小姐刚才是在夸奖三殿主修为不凡吗?”

……

董城还不知道另外两家已经联手,他这边一门心思的还在劝庄建业,并不多的耐心已经快被耗光。

没来之前,董城想得很简单,厂里对庄建业的处置偏激了些,存在矫枉过正的错误,以至于让庄建业受了委屈。

但不管怎么样,他一个厂党委委员,副厂长亲自过来开导劝解,有什么委屈也该烟消云散了。

可你庄建业跟个闷葫芦似的,首长大人请温柔半天不说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庄建业有能力,大家都承认,要是没能力的话又怎么可能让成功厂点名去做合作项目的技术核心。

但你不能因为有点成就敢要挟厂子,你庄建业有今天难道不是永宏厂培养的吗?不是永宏厂造就的吗?自己一个厂领导屈尊降贵的过来让你回去,这么给面子的事儿,难道不应该屁颠儿屁颠儿的兜着吗?

结果什么都没有,庄建业就那么面无表情的不发一言。

弄得滔滔不绝的董城都觉得自己像个笑话,登时脸上的笑容就没了,气咻咻的怒道:“庄建业,话我已经说明白了,立即跟我回去,不然别说你要的房子,连你老丈人的房子我都能收回去信不信?那都是厂里的,房子是,职称是,你的人也是!”

“喂?”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不过林逸大致也猜出了这个电话是谁打过来的,恐怕除了冯笑笑的父亲之外,别无他人了。

“你好,是林逸么?我是冯天龙。”林逸猜测的没有错,电话果然是冯天龙打过来的。

“冯……叔叔,您好。”林逸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冯天龙,是用平辈来对待,首长的小娇妻还是以晚辈来对待!以前,在一个小队执行任务的时候,冯天龙是队长,林逸是副队长,两个人是平等对话的关系,但是现在,林逸想到了冯笑笑,所以还是以晚辈自居了。

冯天龙也不是笨人,见到林逸迟疑,就明白了林逸的想法,不由得一笑:“你和我女儿是同学,那你叫我一声叔叔,也不吃亏吧?”

“呵呵,自然不吃亏。”林逸笑了笑:“不知道冯叔叔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的确有事情,不知道林逸你有没有时间?”冯天龙说到这里,倒是开了句玩笑:“原来你叫林逸,我都有些不太习惯了,以前喊你鹰已经顺口了……”

“公事还是私事?”林逸倒是微微一愕,冯天龙提起了以前的事情来,让林逸有点儿分不清冯天龙找他是要做什么了。

唰——

他从别墅里出来,跟着,就御风而行,一下没入了黑夜当中,以三分之二音速,往目的地飞去。

他在益州城已经很久了,对益州城也非常熟悉,现在他只用看地图,就能找到具体的位置。

片刻后,他就来到了祝老师刚才发定位的地方。

啪。

他落到地面,目光一扫,却没有找到附近其他人,但是,却看到了祝老师的手机。

他一招手,真气席卷过去,直接把那手机卷了过来,很快就感应到了上面的气息。

他神识扩张开来,不但能‘看’周围好几公里的情况,而且,还能分析空气中的气味。

“找到了!”

很快,他目光一凛,就发现了祝老师弥留在空气中的气味,并且,闻到了一丝血腥气息。

唰——

他的三分之二音速再一次施展出来,整个人就如同黑夜里的鬼魅,几乎几分钟的样子,就已经来到了一个偏僻的老屋外。

这也是只有他,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寻找到祝老师的位置。

2021-08-05

2021-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