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柱擎天在线阅读_一柱擎天未删节txt

“你敢不敢跟我打赌?”方川淡淡笑道。

“怎么赌?”朱丽叶看着方川问道。

“如果我在下飞机之前,不能学会乌都语,你任意提一个要求,我都答应你。”

方川顿了一下:“如果我学会了,你陪我一晚上?”

“啊?”风一然听了,不由一愣。

这画风是不是变得太快?

朱丽叶的脸也顿时红了。

这个家伙,突然当着其他人,说这样的话。

果然,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好!”

朱丽叶却也十分聪明,她知道,如果能得到方川的承诺。

那是非常值得的!

她连忙道:“我跟你赌,但是,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当然不是!”

方川摇了摇头:“既然你答应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他说着,打了一个响指:“老风,你给我们做见证!”

“额……”

“那好,您先忙,有事打电话,我这里还有把钥匙是放在医务处的,每天早上会有人来搞卫生。”医务处的主任说完以后就关上门走了。

医院行政楼是有点西晒,欧阳不喜欢大太阳直晒,所以她的办公室在阴面,张凡只能是在阳面了。

光线洒进办公室里,一柱擎天在线阅读坐在老板椅上的张凡望着五光十色的光线,脑袋有点发空。发了一会呆,张凡起身去了书记办公室。

就是这么麻烦,张凡真的有点不适应。太麻烦,有这个功夫,他都做了一台手术了。

“书记,我来报道了!”虽然不耐烦,但是在那个庙唱那个歌,还是要有的。

“嗨,张院。快坐,快坐。”书记起身,亲自招待着张凡坐下后,又给张凡倒咖啡,一个医院,估计也只有他有这个功夫弄咖啡。

“尝尝,正宗的巴西咖啡,尝尝。怎么样,还习惯吧。”

张凡也不知道他问的是工作习惯,还是咖啡习惯,不过张凡还是说到:“还好,还好。”

“我就知道你是个人才,没事,什么事情都有第一次。我看档案,你虽然不是党员,怎么连团员都不是呢!”

至于看似没有要求,实则是有要求的球队成绩问题,这在他们看来根本没什么。毕竟这也是他们一直都想做的,他们一个身为球队总经理,一个身为教练。

没谁愿意让球队摆烂,或者说任何一个球队的经理和教练,即便处于选秀考虑,也没有谁乐意去把球队摆烂的。每年都和垫底的队伍比谁更烂,说真的走出去见到同行真的感觉很丢人。

“我先说说目前球队的球员情况和薪资构架吧。”确定眼前这个老板的确想要把球队弄好,并且不会急功近利的瞎指挥之后,巴克沉吟一下开口说道。

对着他显然是之前早有准备,类似于一柱擎天的小说而这个准备自然是新老板如果不错,那就是工作报告。新老板如果比之前那个老板更让他绝望,那就是工作交接的辞职报告。现在的情况显然是前一种。

目前76人所有球员总薪资是2861万美元,这还不算场地费,他自己和教练、助教和后勤各种开支的费用。

把这些都算上的话,球队目前每年开支大约在3500万美金上下。这全部是花的钱,至于收益算上球票、一些代言和其他周边物品销售情况今年大约有2700多万的收益。

张凡都迷了,难道让自己一天绷个脸?看着张凡迷茫的样子。

欧阳笑了笑,“呵呵,你要是现在能明白就怪了,不着急,慢慢来,以后外科的各个科室,你每周要抽时间去转一转。等会抽空去趟书记办公室,打个招呼。”

出了院长办公室,张凡忽然想回到以前,回到那个进院长办公室就被敲打的那个时候,现在欧阳不敲打了,可怎么感觉这么不得劲呢?

“张院,谈完话了吗?这是您办公室的钥匙,里面还有点装修的味道。

窗户上班我就打开了,下班就关上了,现在天气热,过几天就没味道了。

您看看还需要什么吗?”医务处的主任打开了他的助理办公室。

门口的牌子早已经挂了上去,院长助理办公室!

办公室里,老岳父的一柱擎天设施几乎和院长办公室一模一样,会客的沙发,老板桌、电脑、老板椅该有的都有。也就是椅子后面的书柜是空的。

“张院,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没有了,谢谢了。”

她是刚刚才知道,傅斯彦已经飞回国内跟舒念在一起了,本来她还以为,他让她们过来,就是要跟她们一起在这边过年的,原来又是她自作多情了!

“小染,你怎么了?”

从外面回来的林静云刚好看到夏安染刚才摔手机的一幕,便走过来询问。

夏安染迅速收起眼底的憎恨,转过身来决定道:“阿姨,我想马上回去!”

“嗯,这次斯彦让我们过来,主要是为了帮外婆完成在这里的一个夙愿,我们应该还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你先回去也好!”

“那阿姨和外婆照顾好自己,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夏安染一刻也不想再多留,没有他的城市,对她毫无意义。

“小染!”见她归心似箭的样子,林静云又叫住她,一柱擎天txt下载完本脸色变得严肃了几分,嘱咐道:

司机迟疑了下,跟着他打算出去的时候,张鹤川急忙插嘴说道:“你们放心,只要放了我,我绝对不会报警的,我保证你们相安无事。”

“你不报警?二十万被我们取走了,你不报警?”司机笑着问。

“不报,这钱对我来说其实根本不算什么,我也就花了不到半个月时间就赚了这么多,而且我也害怕,万一报警了你们报复我,再杀了我怎么办?我才不会这么傻呢。”张鹤川故意装出一副很怂很害怕的样子,希望对方能相信他。

“哥,你还是先出来跟我聊聊吧。”抽烟男说着,转身走了出去,司机紧跟而去。

两人出去后,就只剩下那个毛寸头留在原地了,张鹤川又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他小声求饶道:“哥,你快出去劝劝他们,千万别害我啊,钱这方面我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你若是救了我,我以后铁定报答你,我知道你是三人里面最善良的了。”

毛寸头跟张鹤川刚刚聊了那么多,本身对张鹤川这个人就已经产生了一些好感了,加上老大黑钱让他心里很不爽,他寻思分到自己手里的才两万块钱,一柱擎天整本免费为了这么一点点钱再弄出个人命来,那多不值啊?

“你和温妍,这次是一起去的法国么? ”

舒念没有忘记那天夏安染提起过温妍也跟他同一时间去了法国的事,而傅斯彦则坚定的回答她:

“温妍哥哥温博,是我最好的兄弟,这次温妍是陪温博去巴黎开画展的,我跟他们兄妹俩,是十几年的好朋友,仅此而已!”

听到傅斯彦这番清楚的说明,舒念心底的一片乌云顿时消散了,不由的弯了弯红唇,露出一抹释然的笑容:

“傅斯彦,谢谢你!”

“谢我什么?”傅斯彦深邃的眸子凝视着她,舒念则轻轻摇了摇头,“没什么。”

其实她想说谢谢他没有抛弃她,可又不想让他看到她内心的脆弱。

如果他真的选择了别人,不再回来,她只会默默的走开,毕竟当初,是她主动来找他的。

不过幸好,他回来了,所以她只是想对他说声谢谢,谢谢他,没有让她再一次跌入孤独冰冷的深渊里。

“走吧,陪咱爸一起过年!”傅斯彦于是牵起了她的手,带着她穿过热闹的人海,一起迎接除夕夜的到来。

他修炼了一下午,等着余筱筱她们回来。

一场狂欢似的双修,惊天动地,震耳欲聋。

他们三人,享受了上天一般的精神融合境界。

他们的修为,也有了相应的进步。

余筱筱她们,对方川的爱意,也越发的深入骨髓。

方川通过她们,更加能够对比出,郭云婷的那种假意。

而,他也告诉了,余筱筱她们,自己接下来又要出一趟远门。

余筱筱她们已经习惯,却也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天一早,余筱筱跟卢婳如同以往一样,去了公司。

她们如今,把事业做得红红火火。

事业的成功,也给了她们很大的满足感。

方川也乐见其成。

随后,风一然带着努诺,来到了方川的酒店。

努诺此人,保持着沉默,基本不说话。

他只希望,方川他们早一些到印国去送死。

至于方川得到的湿婆水晶,他觉得,方川迟早是要交出来的。

2021-08-05

2021-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