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是老师攻是总裁_受是黑道攻是老师姓沈

姚柄明白了:“我懂了,所以这孩子是浮数之脉无疑,只是热极而生寒,那就是风寒之证的脉象,这就与其他几诊相符合了。”

许阳点头认可,又问:“那怎么辨证?”

姚柄道:“嘿,这题我会。患儿感受风寒,肺卫郁闭,为风寒闭肺之寒喘,治法当以辛温解表,解散风寒,开闭肺气!”

许阳点了点头,对姚柄道:“说的不错。”

姚柄顿时嘚瑟起来了:“嗨,过奖了过奖了。这对别的中医来说,可能容易迷惑。但其实不算什么,都是些简单的基础嘛!”

装完逼之后,姚柄习惯性地回头看,却没找到徐原。姚柄顿时觉得自己刚刚这个逼,装的有点寂寞啊!

许阳没好气地怼了一声:“那你来开方?”

姚柄面色顿时一僵!

曹德华翻了个白眼。

姚柄尬笑起来,辨证正确之后就是开方了。若病人是大人,他是敢开的。但是这孩子才几个月大,现在又病的这么重,他可吃不准!

许阳微微摇头,以前他只是觉得姚柄特别没正经,但还不至于这样,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徐原影响的!

姚柄挠了挠脑袋:“可是我找不到啊,为什么会这样呢?”

许阳问:“什么是数脉?”

姚柄回道:“一息六至,往来极速!大约脉搏一分钟跳动在90到100往上!”

听了这话,病房里的几人都看向了旁边的仪器,上面显示这孩子的心跳是一分钟180下。

许阳又问:“如果是孩童出现数脉应该怎么判断?”

姚柄顿时眼睛一亮:“哦,我知道了!《频湖脉学》上说‘唯有儿童做吉看’,所以他的脉象应该是浮脉。受是老师攻是总裁”

其他人又看许阳。

许阳摇了摇头:“不,这孩子就是数脉,是病脉无疑!”

“啊?”姚柄有些意外。

许阳看着他,跟解释道:“你一定要记住一点,不是所有的数脉都主热证。一旦脉搏每分钟的跳动在100以上,甚至远超100,那边是热极而生寒,尤其是有些心衰垂危的病人,脉搏甚至是在200以上,这是全身的阳气开始散失了。”

“若是这个时候,你还以为主证大热用寒凉的药,那病人的丧命就在当场了。还有肺结核的病人,他的基础脉搏就在100下,你若是也按照热证来治,也会出大事的!所以这是临床上的要点,你一定要记住了。”

就在这时候,远处的天空突然暗了下来。

仿佛一大片乌云飘来。

“嗯?”

“怎么回事!”

天穹二长老迅速抬头看去。

,空中乌压压的人群,弥漫天际,朝这里飞来!

人数起码是百万计!

如此庞大的队伍飞来,完全是乌云压顶之势!

“二长老,是……是朝我们这来的!受是攻老师”天穹四长老惊道。

“渡劫境竟有四十人左右!”天穹二长老扫了一眼,大为惊骇。

转眼间,这黑压压的人群,便来到山门前。

林云转身看去,领头的,正是霍真他们。

除了霍真,林云还看到了许多熟悉的身影。

九玄中宗主、蓝雾宗宗主、朱家主……

东元府排名前一百的宗派、家族,尽皆在列!

“参见大哥!”

“参见府主大人!”

庞大对付降临之后,齐齐朝林云行礼,洪亮之音,穿云裂石!

中医院这个婴儿,昨晚在服用了许阳开的一剂药之后,体温稍稍降了些,其他症状也有些减弱。舌质微红,苔腻减退,脉象变成了细数。

许阳调整了用药,在原方中加入了3g生石膏。

翌日三诊,体温正常,诸症皆退。

唯肺胃不和,许阳又开了调和肺胃,清气化痰的善后方。

这两个肺炎的小儿病人,通过许阳的几次治好,先后服了两三剂,就好的差不多。见效非常之快,虽说治好了这两个病人,但许阳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流感真的爆发了。

不说医院,连明心堂都挤满了来治感冒的病人,大多是儿童和老人!

徐原跑来跟嘚吧嘚说个不停:“许老师,受是大学教授生子哇,真的是被你说中了,流感真的爆发了!县里这几个医院都挤满了感冒病,我们医院也是门诊那边都是感冒病人。”

许阳问:“中医科怎么样?”

姚柄插嘴道:“肯定闲的呗,不然他还有空来我们这儿啊?”

三两大奔一贯而入驶入三里屯,让街上不少人不禁侧目观望。不是看豪车,而是脸上带着疑惑的神色。

燕京从来不缺豪车,甚至很多人不知道的豪车,全球限量版的那些超跑你在燕京都能找到起影子。

所以三辆大奔不算什么,哪怕这三辆都是打底五百万起的防弹车。只所以都看这这几辆大奔,是因为这种给人感觉稳重的大奔和三里屯的B格比契合。

来三里屯的人都是来找乐子的,虽然也有一些中年人甚至老年人。但跑车、悍马、哪怕是个性的机车才是符合这里的氛围。

你弄三辆顶配的大奔,严肃的就好像商业谈判。又或者是这些年轻人老子在去哪里视察工作一样,让人感觉异常的别扭。毕竟这里不是主干道车辆来来往往,这三辆大奔直接停在了一家豪华酒吧的门口。

而且是直接堵在大门口没有离开的意思,颇有一种自己偷偷上网被家长堵住,下一刻就会被打一顿的感觉。

大奔停下之后中间一辆车没有动,攻是医生受是大学老师后面一辆车下来四个一看就是保镖的人快步向酒吧里面走去。

坐在阿财身旁的是三十岁左右的小少妇,见状,忙也脸上堆笑劝说:“对呀!妈,大哥现在生意做得那么大,阿财跟着他也过得很好,您就别难过了。”

老太太面露苦笑。

没说什么。

但张总却皱眉,沉声道:“你们不懂,就别瞎说了!”

阿财转脸给身旁的小少妇一个警告的眼神,表情也很不豫,“小玉!你胡说什么呢?那是我们家祖传的手艺!要是能传到现在,我们家的生意至少能比现在大几倍!而且,这么多年,咱妈、我哥最怀念的就是我爸做的全羊宴了。”

被训斥的小少妇小玉,脸色有点不好看,但还是尽量挤着笑容。

……

厨房里。

徐同道今天是第二次做全套的全羊宴了。

相比昨天,他今天熟练了不少。

厨师与厨师之间,其实有很大差距的。

有人学厨艺五六年,还做不好一道像样的菜,而有人只学两三年,做出来的菜就能胜过掌勺二三十年的老厨师。

“呼——”林逸长出了一口气,松开了雨凝的身子,差一点儿就犯了错误!如果今天真的发生了什么,那林逸的职业生涯也会就此结束了,和雇主发生关系,是不可饶恕的,家里老头子指不定会怎么处罚自己。

“有狼群来了。”林逸淡淡的说道。

雨凝也张开了眼睛,美目中闪过一丝失落的神采,自己都这么主动了,可是他……不喜欢自己么?受是总裁攻是调教师还是真的被狼群给打扰了?

雨凝的脸很红,但是好在现在是黑夜,在火光的映射之下,人脸本来就会有点儿红,倒是不怕会被林逸看出来。

林逸伸手摸向了雨凝的额头,感觉到的,却是正常的体温,不由得愣了愣!雨凝已经退烧了,怎么还会冷?难道只是额头退烧了,身上还没有?

想到这里,林逸下意识的将手伸向了雨凝的腋下,不过不可避免的,却触碰到了雨凝的胸部,意外让林逸的手微微一滞,不过却恰恰好像是故意去触摸一样!

雨凝轻哼了一声,脸色变得更红了,不过却没有出言制止,也没有出手去阻止,一刹那触电般的感觉,让雨凝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心动,让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嗯……”雨凝发出了一声低不可闻的呻吟,可是即使是低不可闻,在这静寂的山洞之中也让林逸听得一清二楚,林逸的心跳也不由得加快了许多,这声音的诱惑力是无可想象的,一瞬间林逸几乎有一种欲火焚身的感觉。

雨凝的心中又紧张,又期待,难道,传说中的那种事情,要发生了么?雨凝并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但是此情此景此刻,却让她真的有了这样的想法。

2021-08-05

2021-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