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浴室c到卧室的_办公室按在窗户上

不行,不能想了,再想就要流鼻血了。

在门口站了片刻,杜采歌方才如梦初醒,赶紧跑回自己的卧室。

如果继续站在门口,等会许清雅出来的时候,岂不尴尬?

这只是一个小意外,实在没必要上纲上线。

但女人有时候是不理智的,所以暂时先避开直接冲突吧,晚一点再说。

这么想着,杜采歌的注意力却忍不住大部分被分配到听力上。

他竖着耳朵倾听客厅里的声音。

大约2分钟后,他听到卫生间传来动静,应该是许清雅穿好衣服出来了。

应该会来找我吧?

杜采歌想。

她大概会大吵大闹。

额,或许不会,她不是泼辣的性子。

但应该也会夹枪带棒地讽刺自己几句吧。

我要怎么才能让她心平气和呢?

道歉当然是要道歉的,只是这样的事情,轻飘飘的一句道歉似乎不会被原谅吧……

陈楚看着吴明峻,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他这几年时间可谓是物是人非,只能向着他点了点头。

刀疤刘见状,很有眼色的说道,“大家先坐,今天这一桌,可是我让大厨专门准备,这酒可是我专门让人准备的,就是为吴老弟接风洗尘!”

“干一杯!”陈楚拿起酒杯,给吴明峻倒了一杯。

碰了一杯之后,吴明峻一口气喝了下去,喝的太急甚至咳嗽了几声,这两天是吴明峻这几年,吃用最好的几天。

看着眼前的陈楚,吴明峻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看着刀疤刘、蒋根舟对于陈楚的态度,还有听到的一些传闻,吴明峻也知道陈楚这几年如何。

如果不是当时一念之差,吴明峻不知道今天自己会是什么场景,又倒了一杯酒,吴明峻举杯向着郑重陈楚说道,“老陈,这几年谢过了!从浴室c到卧室的”

说着一饮而尽,几年未碰酒,辛辣的酒水让吴明峻感觉心口一阵火辣,他也知道这几年,如果不是陈楚,他绝不可能这么便宜就出来,而且他也知道老家那边,是陈楚一直在照应。

“哈哈,没错,是帮我拿的,我这不是在建物流中心嘛,但我又不做房地产。地皮买下来还要交给飓风建筑建设,所以干脆就把拿地和建设的事儿打包给飓风建筑了。”苗山笑着说道。

“那苗总也是大手笔,一出手就是三个超级物流中心。”葛宏笑着捧了一句。

眼底多少有点羡慕的神色,毕竟他葛宏在杭城算是一号人物的时候,苗山还只能算个地头蛇。

这才几年的时间,就是因为抱上了杨东旭这个大腿,一转身成功上岸不说,还变成了苗总。现在更是国内最大的四人物流公司大佬级别的人物。

“我也是咬着牙上的,这个马总其实最有发言权。这几年的运输市场你们是不知道,各路牛鬼蛇神都冒了出来。

想要继续做这一行,你要么被赶鸭子上架扩大经营,咬着牙也要把份额占住。要么即便是小步前进,都有被淘汰的风险。干区洗手台对着卧室门”苗山一脸无奈的说道。

“这几年国内冒出来的物流公司的确不少,不过像苗总这么大手笔的放眼全国也没几个的。”马风云笑着说道。

“老大,你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一直站在一旁的康晓波,此刻看到唐韵跑远了,终于忍不住了:“你愣什么神啊!唐韵主动问你,是不是想和她谈朋友,你却发愣了……”

康晓波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典型的皇帝不急太监急。

“她只是想确定一下我的心意,根本谈不上其他”,林逸摇了摇头:“走吧,别看了。”

“老大,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么好的机会,你却没有把握住……”康晓波垂首顿足,好像是他自己的事情一般。

“还会有机会的。”林逸拍了拍康晓波的后脑勺:“走吧,我得赶紧回去。”

在出租车上,林逸看了的短信息,果然是楚梦瑶发来的,只是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回家。

看来,大小姐也并不是像表面上那样冷冰冰的”随着两人一段时间的相处”林逸也摸透了楚梦瑶的性格,外冷内热,虽然有点儿小姐脾气,但是实际上,却并没有真的拿自己当成是跟班、下人什么的。

这也是林逸接受了这个工作,继续留下来的主要原因。

慢慢讲道理其实也不错。“其实啊,生活中的乌龙事件是很多的,住在一个屋檐下,难免会有一些意外和摩擦,厨房上面可以做卧室吗我们应该冷静面对……”

咦,怎么没有动静?

杜采歌这才发现,他已经绞尽脑汁想对策想了大半天,两个女孩却并没有来兴师问罪。

难道小许打算替我隐瞒?

额,也可能是因为害羞,不敢告诉别人?杜采歌必须正视这个可能。

又等了二十分钟,仍然没有动静,他大着胆子走到客厅,侧耳倾听了一会,杜媃琦的卧室里没有光线渗出,也没有半点声响,静悄悄的似乎两个女孩早已入睡。

可能真的是害羞,不敢说出来吧?

杜采歌走进卫生间,用一条毛巾将门拴住。

拧开龙头,水哗啦啦地冲下来,他还是有点心事重重。

这种事,会不会让小许产生心里阴影?

会不会影响她的状态,让她看见自己就会出现情绪波动?

会不会导致她在拍电影时频频出问题?

这几年内蒙的房地产很热,又或者说不但内蒙,北方的房地产都很热。

比如内蒙那边,现在主打的草原生活主体,什么出门就是大草原,骑马、射箭、牛羊......好一副广阔草原任我驰骋的景象。

再加上国家一直在倾斜的西部大开发,北部大开发等等。商人和打工的这几年的确都南下,可很多想要沾政策红利的人都在北上。

现在还没有后世那么严重的北方人口向着南方流失的现象,不少人都是故土难离。所以这让很多房地产商都看到北方房地产的红利。

于是一哄而上各种拿地,放在洗手台上搞的内蒙的房子都快向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看齐了。

不过不说其他的,单说房地产这一块儿,现在北方的房地产,尤其是内蒙的房地产,现在有多疯狂,以后就有多崩溃。

就算不说人口向南外流眼中,单单是北方的天气就不是什么人都能适应的。所以只有当地人买房子,而房地产开发已经远远超出了当地人的上限,外地人又不来买房子,这崩溃只是迟早的事情。

进入了贵宾区域的厢房,即便是陈楚不怎么来这边,刀疤刘还是专门给陈楚准备了专门的厢房,哪怕是常年空着,都不对外开放,只等着陈楚过来时能用到。

现在吴明峻那边,就被安排在了专用的厢房那边,靠近厢房这边时,陈楚顿了一下脚步,向着刀疤刘说道,“老吴人怎么样?”

“没什么问题,我让人专门照料着,绝不会出了问题。”

听到刀疤刘的话,陈楚点了点头,,这方面刀疤刘可是行家,他接触过的人,可是牛鬼蛇神魑魅魍魉无数,从号子里出来得人更不知道有多少,对着镜子看自己隐私刀疤刘说没什么问题,那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推开包厢大门,桌子上已经上满了一大桌子菜,两人已经坐在其中,见到进来的陈楚等人,蒋根舟急忙站了起来,向着陈楚叫道,“陈哥!”

从把吴明峻接回来之后,一直都是蒋根舟在这边待着,这么多年了,论折腾人他是一把好手,那双手不知道干过多少破事了,可这么照看人蒋根舟还是第一次。

生怕吴明峻出点什么事,蒋根舟是煎熬无比,感觉比起他一个人单挑一群还要难受,如今见到陈楚,总算是让他长出一口气了。

应该就是楚梦瑶了,大小姐,对自己还不赖嘛”林逸想着,去盛了碗饭,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吃完晚饭,林逸将饭盒清洗干净,然后将中午买来的演唱会光盘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林逸准备给老头子打个电话说说这边的事情己关好了房门,林逸拨通了老头子的电话……一般情况下,林逸在出任务的时候是不会和老头子联系的,直到任务结束,才会报个平安。

电话响了很多声,那边终于传来了自家老头子有些猥琐的声音:“喂?”

“老头,我是小逸。”林逸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

“哦?是小逸啊?怎么样”任务执行的怎么样了?”林老头显然正在喝酒”嘴里还能听到他磕花生米的声音。

不提这任务还好,一提这任务,林逸顿时有些无语:“我说老头子,你到底给我安排的是什么任务?我这现在每天跟在大小姐身后当跟班呢?你想让我当极品家丁啊?”

“什么任务,时间长了你就会知道了。”林老头显然不在这个话题上多浪费口舌。

2021-05-14

2021-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