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受不住索取晕了过去_他坏心地向上一顶

暗夜统领喝道,

其双眸充斥着冷冽的杀意!

“还真是热闹啊!”

就在这时,一道突兀声响起。

随即,虚空中,无数道身影踏空而来。

足足有着五千多人,全部都是元丹境以上的强者。

其中天仙境,金仙境强者都有着五六百人,

陆地神仙级别的强者都有着几十位,

远处的楚风看着亚莉微微一笑。

“石中剑的力量可是极其恐怖的!”

天心沉声道。

“这把剑,不简单!”

这时楚风灵海中的小苍说道。

“你看出什么了?”

楚风好奇道。

“主人,这把剑的材质很不简单。”

“绝对不是这个世界上应该有的材质!”

小苍说道。

“不是这个世界上的材质?”

“难道这把石中剑是来自于其他世界的?”

楚风惊讶道。

“不确定,总之这把剑不简单!”

小苍沉声道。

轰轰轰!!!

此刻,亚莉催动石中剑爆发出来的威力恐怖如斯,

转眼间,上百位黑暗卫队的强者便惨死在这石中剑下。

这时,狼族族长也是化身为一尊巨大的恶狼,疯狂厮杀着,

吸血鬼族族长同样变化出本体,杀戮着。

暗夜统领看着三王和九大势力之主直接说道。

“暗夜之王还活着?”

这时幽灵王眉头微皱,其目光不断闪烁着。

在场其他人眼中都是闪烁着异样的神色。

暗夜之王,暗夜创始人,

不过对方已经是很古老的人物,

而且之前传闻暗夜之王陨落了,

没想到对方还活着,承受不住索取晕了过去而且即将回归!

“暗夜之王伟岸而强大,怎么可能死?”

“不日,暗夜之王便将降临这片尘世。”

“你们的选择便只有臣服!”

暗夜统领一脸强势冰冷的说道。

“哼,狗屁暗夜之王,想让我狼族臣服。”

“我答应,我狼族狼皇也不会答应的!”

狼族族长冷哼道。

“让我黑暗议会臣服你们暗夜,好大的口气!”

幽灵王冷笑着。

“不臣服,那便统统都去死吧!”

“杀无赦!!!”

当即在场几千位黑暗卫队的成员齐声喝道,

他们一身实力再次暴涨,恐怖的黑暗气息爆发出来,

让这座岛屿都变成了一座黑暗地狱,让人心悸而恐惧。

唰唰唰!!!

就在这时,这座岛屿之上,

再次冒出一大片身穿黑衣,宛如行走在暗夜中的身影。

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利刃,出手快狠准,

宛如一尊尊暗夜杀手,直接对着九大势力和黑暗卫队的人出手。

而这群人的实力更是恐怖至极,

随着他们的出手,直接引起了九大势力强者和黑暗议会之人的注意。

“你们是谁?”

幽灵王冷眸注视着这群神秘之人,冷道。

“暗夜统领,今日得见各位大佬,幸会幸会!!!”

这时一位身穿黑衣,手持一柄银白色长剑的身影出现在这里,

他看着众人淡淡的说着。

比如什么桃三梨五,也就是说,跪着从后面横冲直撞桃子需要三年,梨需要五年才能开花结果。

不过现在说这些还有点早,因为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培育,如果能培育当然好,如果不能,也只能到时候去找一些果树试试了。

“这几张酒票给我吧!”

“可以,别的你看看还需要什么!”

“副食票给我一些,不用太多,五斤吧!”

“行,还有呢?”

“别的不要了。”中年人摇了摇头。

估计他也知道,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所以现在能省就省点。

“好吧!给你。”方圆直接把中年人要的票递了过去,甚至都没有讲价格。

通过这小半天的接触,他对中年人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这是一个活也要活的有尊严的人。

很多人可能不理解,不理解这些遗老遗少是怎么想的,因为这些不理解的人并不是他们。

“两根小黄鱼,不能再多了。”中年人看着方圆说。

“行,就两根小黄鱼。”

一直到离大院有几百米远的地方,方圆才松了一口气,这么远的距离,想找到自己可不容易。

毕竟谁也不可能知道他在这边似的,直接找过来,等他们找过来的时候,自己跑的更远了。

方圆没有再去别的地方,而是直接回到了旅馆,他想知道空间到底有什么变化。

这个才是当务之急,当然,他手里剩下的两根小黄鱼也让它消失了。他从身后箍住她的腰

回到旅馆以后,方圆把门插上,迫不及待的就进了空间。

眼前的一幕,让方圆目瞪口呆,因为空间变大了,看着好像区别不大,但是方圆知道,空间绝对变大了。

只不过这个变化很小,别忘了方圆进入空间以后,整个空间都在他感知之下。

这都无所谓,毕竟空间已经不小,就算是不变大也没关系,最让方圆惊讶的是,空间里多了两间茅草屋。

没错!就是两间茅草屋,而且是那种看上去很破旧的茅草屋。

如果是在外面,方圆还真担心会不会被风给吹倒,不过在空间里应该没问题,因为空间里没有风。

是呀,他个穿越者,是在后来网络上看的,余自立明显是想从他这儿借书。

到了这里,王誉想了一些事情,就是在当下这个时间里许多知识真的不如后世那么的方便。后来的华夏,网络普及程度已经非常的高,带来的直接好处就是,大家可以非常便利的获得知识,其中大部分是免费。

这些知识在这20世纪90年代末是相当珍贵的,这就是自己的优势!

此刻,余自立不知道王誉想了什么,但他却提了自己的法子。

“老王,我有准备。”

“啊?”

这老余准备了什么呢?

……

西门书店,不知道为什么起了这么个名字,也许是因为丰台在京城西边。

王誉跟着余自立来到了这家书店,看名字,他其实想到的是葡萄架。

“老王,这就是我暂时打工的地方,我也不瞒你,我穷,他一挺身冲破了那层膜所以就找了个书店,能看书就挺好的。”

余自立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些窘迫,他当然也不知道王誉在想什么。

这年头的书店都不好混,国营的那是旱涝保收,可私营的就差多了,甚至有不少靠着卖盗版书来过日子。

西门书店也这么回事,从这服务员的制服上就能看出端倪,就这围裙肯定是人家鸡精做活动给的,免费,成本上,也就是服务员三个字,估摸着可能都不是印的,用模子刷的漆。

这样的店,没准哪天就关掉跑路了。

而二人看这部小说,余自立倒是也说了些别的,比如,为啥选这样一家要关门的店呢?

万一不给薪水呢?

“真关了,那我就拿书回家呀。”

原来这家伙打的如此算盘,王誉听了忍不住大笑起来,这老余也跟着笑。

不过,一本书,别人讲的再明白也不如自己亲自去看。

“老王,帮我看下店行不?我去看看这本书。”

王誉想逗逗他,“你小子要求也太多了吧?”

“帮帮忙嘛。”

“不帮,又不给我工资。”

“就看个店,一点都不累。”

“我也是,在这京城身无立锥之地。总裁清晨从身后一撞

二人在这一刻好像达成了默契,便不再多说。

王誉跟着余自立进了店,这家书店倒是不小,但交了班后员工就他一个,至于工作服就更加的简单,一条绿色的围裙,上面印着三字儿‘服务员’,这看着好像是后来印的,但下面还有一只鸡。

哦,还是一只黄色的鸡,这鸡下面还有三个字儿,太太……等一下,不对。

少了一‘点’。

太大乐。

看到这里,王誉无法不感慨我们华夏汉字真是博大精深,明明少了一‘点’,却莫名的觉得多了好多。

那么,当穿上这个制服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服务员

太大乐

看到这里,王誉脸上这笑就憋不住。

余自立看王誉这个表情,当下也笑着小声说,“我特意挑的。”

丫还挺骚!

王誉本着还不能暴露自己大喷子属性的原则,就没多说话。

2021-05-14

2021-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