摁下遥控器不停颤抖_班长把我拉到森林按在树上

无疑林逸是个让她倾心的男人,这是第一个走进她心扉的男人!

之前雨凝对于林逸的印象无疑是很差的,林逸的冷酷和淡漠让雨凝很是不爽,从最开始加入队伍中,林逸对于雨凝一直是处于一种不理不睬的态度,但是这也就算了,更甚的是,雨凝提出一些行动计划的时候,林逸总是和她唱反调!

这让雨凝心中对他讨厌的不行,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自大?就算你是特殊部门派来协助自己家的商业谈判,也不能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吧?你不知道怜香惜玉么?雨凝恶毒的猜测林逸肯定是个断背,性取向有问题!

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了,林逸是一个了不起而不平凡的男人!他的判断都是对的,而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也是他第一个奋不顾身的保护着自己的安全,甚至因为自己的任性导致他中了枪,他依然没有任何的怨言!

这一刻,雨凝动心了,她不知道这算不算爱,但是有时候爱就是这么简单。爱恨在一瞬之间就会交替变换,之前的恨,变成了爱。

许仙救下白娘子的那一刻,白娘子爱上了许仙。所以这一刻,摁下遥控器不停颤抖雨凝也喜欢上了林逸。

这位张总,徐同道虽然只在昨晚见过一次,但还是有印象的。

原因有二。

首先是昨晚他这里只卖出一桌全羊宴,这位张总是和“金佛”候金标一起来的,而候金标是这条街上最大的舞厅——饿狼传说的大老板,徐同道自然印象深刻。

其次,是这位张总四五十岁的年纪了,却依然挺帅的,是个老帅比。

年轻的帅哥,不罕见,这年头……四五十岁的男人还能帅得起来的,真的不多见。

所以,昨天徐同道就多看了这位张总几眼。

至于徐同道为什么知道这人姓张,那就更简单了。

他把全羊宴做好以后,候金标等人吃了一个多小时才离开,这期间,徐同道没菜做的时候,就坐在吧台里面喝茶。

他的小店就那么大,候金标等人聊天的内容,他是想听不见都不可能,自然也就听见候金标和那两个美女对这个老帅比的称呼。

候金标喊他“老张”,把她按在树上不停地那两个美女喊他“张总”。

徐同道看向张总的时候,张总也正好向吧台看来。

“妈,你慢点!”

张总的话没有得到回应,老太太从车上下来后,抬头看了看店门头上的招牌,以及招牌下面的大红横幅。

“阿生,就是这里吗?”老太太轻声问。

她年纪虽然大了,衣服、鞋子也都很素,但看她衣服、鞋子的料子、款式,应该都不便宜。

老太太一点都不邋遢,干干净净的。

张总:“对,妈!就是这里了,我扶您进去?”

“好!”

老太太一只手扶着张总的手臂,另一只手里拄着一根枣红色的龙头拐杖,一步一步向店门走去。

另外一男两女,下车后,没说什么,打量了眼前的店面两眼,就都跟在老太太身后,走进店里。

这一幕很显眼,附近很多店主和摊主都看见了。

徐同道本来是在店里的吧台后面坐着看书的。

今晚他这店里还没有客人上门呢!

坐在他身旁的徐同林忽然碰了碰他手臂,主人请把遥控器关掉徐同道转脸看他,见徐同林对店门那边努努嘴,徐同道目光望向店门那儿,就看见张总扶着一个老太太,后面还跟着两女一男走进店里。

三两大奔一贯而入驶入三里屯,让街上不少人不禁侧目观望。不是看豪车,而是脸上带着疑惑的神色。

燕京从来不缺豪车,甚至很多人不知道的豪车,全球限量版的那些超跑你在燕京都能找到起影子。

所以三辆大奔不算什么,哪怕这三辆都是打底五百万起的防弹车。只所以都看这这几辆大奔,是因为这种给人感觉稳重的大奔和三里屯的B格比契合。

来三里屯的人都是来找乐子的,虽然也有一些中年人甚至老年人。但跑车、悍马、哪怕是个性的机车才是符合这里的氛围。

你弄三辆顶配的大奔,严肃的就好像商业谈判。又或者是这些年轻人老子在去哪里视察工作一样,让人感觉异常的别扭。毕竟这里不是主干道车辆来来往往,这三辆大奔直接停在了一家豪华酒吧的门口。

而且是直接堵在大门口没有离开的意思,颇有一种自己偷偷上网被家长堵住,下一刻就会被打一顿的感觉。

大奔停下之后中间一辆车没有动,后面一辆车下来四个一看就是保镖的人快步向酒吧里面走去。

不过源源不断的保安从酒吧中出来挡在中间,让冲突暂时没有再次发生。

“送你回去,还是留下继续玩?带上狐狸尾巴只能跪着”中间大奔的后座上,杨东旭皱着眉头看着半瘫在座椅上的李莉。

之前一段时间看李莉似乎走出了阴霾,并且开始到处旅游。他以为应该没事儿,谁曾想不知道是之前的抑郁加重了,还是没了目标自暴自弃,李莉这段时间越来越堕落。

经常在酒吧喝的烂醉,如果不是他在三里屯这边还有些名声,估计她被人捡尸都不知道捡了多少次了。

“你会时常来看我吗?”李莉胃里不断翻滚想要呕吐,脑袋虽然因为酒精的刺激有些昏沉,但意识还算清醒。

“看时间。”杨东旭平静的说道。

“我们会有孩子吗?”

“不会。”

“那你......”

“回去,还是留下继续玩?”杨东旭没等李莉把话说完继续开口问道。

李莉抬头看着他,杨东旭和李莉对视眉头依然皱着面色平静。

姚柄明白了:“我懂了,所以这孩子是浮数之脉无疑,只是热极而生寒,那就是风寒之证的脉象,这就与其他几诊相符合了。”

许阳点头认可,又问:“那怎么辨证?在街上把遥控器开到最大”

姚柄道:“嘿,这题我会。患儿感受风寒,肺卫郁闭,为风寒闭肺之寒喘,治法当以辛温解表,解散风寒,开闭肺气!”

许阳点了点头,对姚柄道:“说的不错。”

姚柄顿时嘚瑟起来了:“嗨,过奖了过奖了。这对别的中医来说,可能容易迷惑。但其实不算什么,都是些简单的基础嘛!”

装完逼之后,姚柄习惯性地回头看,却没找到徐原。姚柄顿时觉得自己刚刚这个逼,装的有点寂寞啊!

许阳没好气地怼了一声:“那你来开方?”

姚柄面色顿时一僵!

曹德华翻了个白眼。

姚柄尬笑起来,辨证正确之后就是开方了。若病人是大人,他是敢开的。但是这孩子才几个月大,现在又病的这么重,他可吃不准!

许阳微微摇头,以前他只是觉得姚柄特别没正经,但还不至于这样,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徐原影响的!

“回去!”沉默片刻李莉开口说道。

他知道如果她说继续留下,那杨东旭会毫不犹豫让她下车,以后双方不会再有任何关系。

“开车。”杨东旭神开口说道。

前面司机按了一下喇叭,前后两辆车站在外面的保镖打开车门上车,围观的人员连忙让开三辆大奔缓缓驶出人群进入主路。

“MD,滚开不要拦我,信不信我砸了你的店?”看到刚才打自己的人竟然就这样离开,别打的小年轻不乐意,猛力推开挡在自己前面的保安,想要去拦车。

但还没等保安上来堵住他,跟在他身后来帮着打架的同伴一把拉住他。

“别冲动。”

“滚开,拦我连朋友都没得做。”刚才还硬着脖子,感觉自己头上挂彩满脸是血的小年轻,一把摆开自己的朋友。

“看下车牌,咱们惹不起。”被摆开的同伴又连忙拉住了小年轻。

“狗屁的车牌。”

“行了,人都走了还闹什么?有事儿去包扎一下,没事儿爱干嘛干嘛去。今天这一单给你免了。”保安经理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看到小年轻还在闹腾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2021-05-16

2021-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