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教练在车里老公打电话_游泳教练在水下抱住了我

在夏雪莹耳边耳语几句。

夏雪莹听后脸都红了。

想了一会儿后,又转头看看我。

好像对我的外表还算满意吧,小声跟夏雪莉说,至少我没有史克浪那么猥琐恶心。

然后夏雪莹走到我近前。

对我说道:“张二皮,你刚救了夏雪莉,然后这次又帮了我,我是不会亏待你的,事成之后,就答应你的要求,做你的女朋友。”

我去,这都哪跟哪呀?

我也是醉了。

我真没想到,夏雪莉竟然能把夏雪莹推给我。

她这算不算大义灭亲!

说干就干。

夏雪莉让夏雪莹把史克浪约来。

然后用美人计先稳住他,让我趁史克浪不备,在史克浪背后下手。

我真是哭笑不得。

想我张二皮现在已经是何等身份。

为了夏雪莉,我都快成职业杀手了。

两人都紧张的补妆,不能让史克浪看出俩人哭过。

“所以以我的门路,我觉得这颗珠子能卖出一个好价钱,张凡先生能不能信任我?由我来帮你寻找买主!”

听到这儿张凡就明白了,这老家伙还是对他手中这颗夜明珠不死心!

但他现在,已经不是想要将这颗珠子卖掉或者是让人帮忙出手!

而是想要继续制造热点!

既然如此,他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和教练在车里老公打电话于是笑着说!

“李老师,你也是古玩协会的会长,总不能每天都把金钱挂在嘴边吧?而且,你如果真的喜欢这颗夜明珠,你可以仿照它的外形做两个玻璃球,中间放一个太阳能灯,我想晚上也可以充当夜明珠用的。”

张凡此言一出,直播间和整个屋子里安静一片。

一些人差点笑的都喷了!

好家伙,用玻璃球加太阳能灯板,做成的夜明珠,那还叫夜明珠吗?

没等夏雪莹说话。

夏雪莉就苦着脸说道:“夏雪莹,我真的一分钱都没有了,今天没挣着钱,有个小子缠着我,我就躲回来了。”

夏雪莹上前拥抱住夏雪莉。

流着泪水说道:“我今天不是来向你借钱的,我是来向你告别的,我外面欠的钱利滚利,已经快到1000万了,我的房子和车早就都卖了,现在除了工作,没有一样值钱的东西了,根本还不上,当初借钱的时候,史克浪拍了我的照片,才借给我钱,现在史克浪就拿着那张照片威胁我,如果不还他钱,他不但让我去陪他,还要让我带着你一块去陪他,这个家伙不但打我的主意,还打你的主意。只要他把照片一亮出去,我就会胜败名列被辞退,我这一生也就全毁了。所以我想好了,只要我死了,他也就不会在亮那张照片了,至少我死了还能保住名节,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你要好好保重。”

夏雪莉顿时崩溃的大哭起来。

她哪受得了这种生离死别。

紧紧的搂着夏雪莹大哭道:“夏雪莹,老公打电话撒谎练车你不能想不开,总会有办法的。我们不能就这样让他给逼死,史克浪一开始就是对你起坏心,拉你下水,我们就算死也要拉上他。”

“哥,你说我去了私人医院和王亚男还有机会吗?”

“你没醉啊?”邵华诧异的问道。

“醉了,这会应该有清醒了!”张凡笑呵呵的说道。

可以理解,李亮在县医院上班,而王亚男在市医院上班,他有点自卑。平时没机会也不敢,趁着喝酒后装着醉酒的样子也算是半表白了!

“不管如何,去努力吧,真的不行,就假装无所谓了!假装已经遗忘!”张凡看着远处的灯火说道。

“你好像很有体会啊!”邵华捏着张凡胳膊上一点点的皮肤说道。

“哈哈!这不是要给亮子做建议吗,不深刻煽情一点,亮子说不定会放弃的!看到这个家属院的时候,亮子已经胆怯了!是不是?”

“嗯!看吧,哎!我没事了,哥、嫂子你们回去吧,我打车走了!”也不等张凡说话,他直接转身走了。

李亮今天的心情真的很差很差,进市医院没有希望了,当真正的看到王亚男家所在的地方,更加的悲伤!二十出头的他今天好难受,学车三个月睡4个教练一身的力气却无处着手发力。他恨!恨自己大学的时候没好好学习,恨自己去年为何不再加把劲!能倒回一年前吗?不能!难道真的如同张凡所说那样,假装无所谓,假装遗忘吗?

刘文利出院了,张凡也要出科了。心胸外科的主任万分的舍不得张凡,真的,有个帮手帮着值班处理急诊病号是多么的幸福!转科评定表,他拿在手中迟迟不愿给张凡。

“要不再转一个月吧?你好多东西都没学,还有心外的手术也没碰上一个,这个科室说实话挑战性相当的强,一般的年轻人是没有这个勇气来我们科室的,你还勉强凑活,怎么样?”

“主任,我编制在骨一科呢!这得问高主任和院长!”张凡没辙!只能把老高推了出来。

“骨科的手术和医生都太糙了,没一点技术含量,你定在骨科可惜了!哎,谁让骨科收入高呢!我也不挡你的财路了,如果以后不想干骨科,就来找我,我给院长说去。”谁都年轻过,谁都缺过钱,他觉得他明白了张凡。

“好的,主任我就走了!”张凡拿着转科单子走了,刚来的那种疏离感,一个月的时间接触后,没有了。心胸外科的主任也真的喜欢张凡,可张凡志不在此!

下一站,脑外!西北发展最差的科室!颅脑可以说是人体最复杂的器官,说它娇贵,真娇贵的不得了,缺几分钟的氧气就能造成不可恢复的损伤,直接给你死亡!为了驾照我献身教练说它抗造,损伤1/4的面积它还能勉强支持基本的生命活动。

参加婚宴的医院领导,级别都是中层,医务处的主任、工会主席、总务处的主任,欧阳人没来,不过礼金倒是让工会主席带来了。

远在夸克县的王莎也托李亮带了礼金,两千元整,在礼金普遍都是一百元的年代,这个数目真的不小!不过这也是代表着两人从今往后就是老死不相往来了,曾经的一切就让风吹去吧!

边疆的婚礼很热闹,酒店有专门的乐队和舞队,婚礼进入半程的时候,乐队和舞队就上场了,拉着参会的宾客载歌载舞,共同祝福新人新婚快乐。

随即,他就感觉周围有什么东西在往自己的体内涌入,只不过这仅仅是一种感觉罢啦,他根本就看不出来。

几分钟以后,那名小混混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膨胀起来。

当他感觉自己将要“炸开”的时候,他的身体开始慢慢的恢复正常。

这时,他就听到那个黑衣人对他说:“你已经拥有了数十个亡魂的精神力,老公打电话却说在练车现在的你,已经成为了一名伟大的黑暗魔法师,就由你来充当我们黑暗魔法师在华夏的先行者吧。”

当混混睁开眼睛以后,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垃圾桶旁边。

他抬头看了看太阳,发现太阳竟然如此的刺眼。

就在这时,与那个黑衣人有关的记忆疯狂涌入自己的脑海之中。

可是当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之后,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貌似一点变化都没有。

而且他还向墙壁打了一拳,可结果就是手背剧痛。

最后他确定,昨天的事情应该就是一个梦,只不过这个梦太过逼真,以至于根本无法分清真假。

之后,他准备回家的时候“啪嗒!”从他的身上掉下一本书籍。

李莹还是不甘心地说道:“就这样放了他,真是便宜了他!”

局长本来也是不愿意放人的,虽然陈修是受害者,但是开车撞入警局,这也太能折腾了,此刻闻言不由的看向了一旁的张老。

李莹自然也是看出来了局长是受了张老的施压才放人,不由对张老撒娇说道:“张爷爷,你就别保他了,至少让我行政拘留他十五天,喂他十五天蚊子!”

“嘿嘿……也行,这小子也太皮了,给他点教训也好!”

“别啊,张老、张师傅……”

张老头对陈修的喊叫至若未闻,转身就要出去。

“师傅,我那张黄花梨柜子修好了放你家摆放一年……两年……诶,五年!”

“五年,不反悔?”

张老头这下子才停了下来,满脸奸笑说道。

“不反悔!”

相对于黄花梨,哪有自由价值高,而且以陈修看了那么多美剧、港剧的经验,他可不想在监狱里面肥皂掉了都不敢捡。

……

“张老,想不到你面子真大,居然可以让局长亲自来捞我们出来。,要不我真被李莹那个丫头在里面玩死!”

2021-05-16

2021-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