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坝的留守女人_花溪村李大壮和桂花婶

安宁写完了作业看了一会儿书就睡了。

她早上起来就看到安书记和张和平脸上都带了黑眼圈,知道俩人晚上没有睡好,指不定怎么翻来覆去睡不着呢。

吃早饭的时候,安宁就和安书记说了:“妈,我今天上午一定好好打听消息。”

安书记笑了笑,她又怕安宁多想:“宁宁,你也知道妈早先生过一个闺女,就是你姐姐,你姐姐才生下来就拜托给老乡养了,后来我们再回去找的时候,那家人就找不着了,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找,可一直没消息。”

安宁点头:“我知道这个,红梅姐姐早就跟我说过了,只是我怕妈伤心,不敢在您面前提。”

安书记摸了摸安宁的头:“怕啥,我是你妈,你有啥不能说的。”

她又对安宁说:“要是真找到你姐了,咱们一家就算是团圆了,爸爸妈妈就有俩闺女,你也有姐姐了。”

安宁就笑:“嗯,我也盼着有个疼我的姐姐呢。”

如果是别的这么点的小孩子,只怕心里会不舒服,会很别扭,也会害怕。

“首领,如果让我继续跟他打,我觉得有机会!”魔鲨二长老显得有些不甘。

“不必了,这家伙的实力有些超乎我的预料,就让我亲自出手吧!”魔鲨首领徐徐说道。

紧接着,他的目光再度落向林云。

“死!”

魔鲨首领轻轻挥手,一道光束仿佛贯穿天地一般,带着可怕的威能朝林云爆射而来,光束所过之处,空间都完全崩塌!

这一道攻击,令在场所有人仅仅是远观,都觉得心惊胆颤。

“天妖的攻击,确实太强了,哪怕是这般随手一道攻击,也不是那林云能防下的,桃花坝的留守女人他今天十死无生!”天穹四长老感叹。

“哈哈,好!这家伙死定了!”

百里一族长老见到这一幕,他甚至情不自禁的叫好起来,他当然盼着林云死。

场中。

林云感受到这道光束暴掠而来,林云眼眸中升腾起一种无力感觉。

这道光束的威能,虽是那天妖随手一道攻击,却足以让林云都感觉心悸。

眼下,冷君只能在刘佩阳身上留下一道神念印记,等自己出了珍珠大厦,再去找时机将刘佩阳解救出来。

冷君从楼顶消防通道向楼下走去,由于冷君神识覆盖了整栋大厦,所以一路上很好的规避了巡逻的保安队。

由于出入珍珠大厦都需要胸前的员工卡,所以冷君在楼层中跟刘佩阳一样,顺手打劫了一名男子,把他拖到消防通道打晕后,将其胸前的员工卡挂在自己的胸前。

冷君一路都很顺利,出了珍珠大厦的大门,竟然还在大厦对面看到了一家饭店,饭店名字是亲切的中文:沙县小吃。

哈哈哈,沙县小吃还真是遍布天下啊。有华夏人的地方,就有沙县小吃,冷君重生之前听说在珠峰4000多米海拔的地方,也有人撑个小帐篷开了家沙县小吃。沙县小吃的覆盖面之广,桃花坳的故事远远超出一般人想象呀。

冷君神识扫向刘佩阳,发现她还在被保安押送运输的路上。既然刘佩阳还没赶到落脚点,冷君也不着急救人,直接走进沙县小吃,点了一份阿利茄汁面。

你可能会惊讶为什么会是阿利茄汁面。

孙晓东无奈的说:“我这不是已经打算让她认家门了,好了孙晓北房间肯定没法睡,你今晚去你闺蜜家蹭住哈,把房间留给我们!”

孙晓曦很是气恼的说:“凭什么呀,你们去宾馆住多省心,干嘛要我如此?“

孙晓东很是淡定的说:“怎么,收了人家好处,连床都不愿意让了呀?”

孙晓曦听后有些尴尬,悻悻说:“孙晓东,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跟踪了我们?”

孙晓东没好气的看着孙晓曦笑呵呵说:“我和郑珍珠认识的时间虽然不算太长,但是他的脾气性格我还是了解的,如果让你陪她一起逛街,还有这么好收买人心的机会,她不给你买点东西,他不叫郑珍珠了,并且这东西的价位应该还是挺高的,你让个床就这么难吗?”

孙晓曦满脸鄙视得看着孙晓东不急不慢说:“孙晓东,还说你不喜欢人家,我看你挺了解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不过我们还是要回去给爸妈说了一声,免得一会见面尴尬!”

孙晓东听后也没反驳淡淡的说:“知道了,走吧,回家先说一下情况,别露馅了!不过我还是很担心刘玉婷的事情,留守妇女和驻村第一书记这女人的直觉真的很可怕,我怕郑珍珠猜出什么来,那时候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说今天我去见刘玉婷的事情,要不要和珍珠坦白一下了,我怕万一说漏了嘴,那时候不更闹腾?”

孙晓曦淡定的说:“哥,我觉得你应该坦白,但是必须是回到那个城市,等你们俩人关系好了或者是浓情蜜意的时候,你再告诉他,也许会很轻易被原来,如果现在这个情况你告诉珍珠姐姐的话,我觉得不是也得掉层皮!”

孙晓东煞有其事的看着孙晓曦无奈的说:“嗯,我也是如此想的,走吧走吧,赶紧回家,别让郑珍珠等太久!”

郑珍珠对于孙晓东带自己回家感觉很是高兴,但是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孙晓东为什么突然要带自己回家呢,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所以才讨好我,可是看着孙小龙的样子不像,唉,算了算了,不要多想了,也许他想通了,只有我和他在一起他才能够飞黄腾达,我才是她命中注定的老婆!

倾城满脸欣慰的看着自己的文章一点点被更多的人读,寡妇村的桃运小村医自己也在慢慢的成长,很是高兴的对着肚子里的宝宝温和说:“宝宝,妈妈为了你,为了姐姐一定要努力!”

倾城的脑海中又回想起当初自己认识王浩宇,那时没想到自己会失去的那个孩子心中也是惆怅万分,倾城收起情绪淡淡的说:“我已经有了木落,这个孩子是老天格外恩赐,我应该好好的爱他!

我不能把自己整天关在家里,在家会胡思乱想了我应该出去走走,看看风景,寻找灵感!

安宁状似不经意道:“原来我也没有留心,今天放学的时候在校门口又看见她了,我就越看越觉得熟,就是想不起为啥,结果一看相册,她和妈年轻的时候长的太像了。”

安书记的手有些抖。

张和平深吸了一口气:“宁宁,你说的,你说的那个婶子叫啥啊?”

安书记也急着头:“那个女的姓什么?”

安宁摇头:“我们一直叫她香玲婶子,至于姓什么真的不知道,不过她今天和我认识的一个人说话来着,应该是亲戚,我明天上学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安书记这心跳的扑通扑通快的不行,心都快蹦出嗓子眼了。

张和平也觉得心里一阵忧一阵喜的。

“那你明天打听一下,好好问问她姓什么,她爹娘叫啥。”

“好的。”

安宁乖巧的点头,后妈的春天翠花母女结局然后把相册给张和平:“爸爸放好吧,我去写作业了。”

等安宁走后,安书记就软倒在张和平怀里:“老张,你说那是不是咱闺女?”

“好,成交!”

陈修接过《猛虎下山》图就迫不及待的要打开来看,外人看来,用一个稀有珍品的汝窑去换一张没有落款的吴道子画作绝对是吃亏的。

但是对陈修来说却不是这样,他的“透视眼”和“顺风耳”的异能都是从吴道子的画作而来。

对他来说就是用这个完好无损对笔洗加上那一箱残品对汝窑来换一张吴道子对画都是大大值得。

“等等。”

叶鸿飞一把按住陈修,他算是听明白了,敢情这个汝窑笔洗就是陈修的东西,而唐仁是用这一张吴道子的《猛虎下山图》来交换。

“小子……不,小兄弟,不……不,陈兄弟……”

叶鸿飞是一连换了几个称呼,一把搂住陈修肩膀很是亲密的说道:“陈兄弟,你这个汝窑笔洗卖谁不是卖,对吧!你看看我这里有什么你喜欢的东西直管随便挑,八件、十件的随便拿,只要把这个笔洗让给我就行了!”

这下子唐仁可是不干了,怒喝道:“叶鸿飞,你想截胡是不是!”

“你这都还没成交,我怎么算截胡。现在都是市场经济,买卖自由,价高者得!”

2021-05-10

2021-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