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也就这样吧”,好像她自己绯闻缠身,就真的身经百战一样。薄言凑过来,用鼻尖蹭了蹭她的脸:“也就这样?刚刚也不知道是哪个人,一直在哭着求我?现在你嗓子都哑了哦。”

夏思雨一开始还讨厌薄言的时候,还回忆过他们的第一次。虽然她也没有找过其他男朋友,也没办法比较,但是薄言那晚给她留下的印象还算深刻。

总体来说就还是,她比较满意的。

薄言这些年,就他自己说,他也没找过女朋友,但是看他花样好像比过去多了点,不是他自己磨练的,那就肯定是找了什么学习资料研究过。那是他们分手期间,即使结婚了,两人也约定了互不干涉。夏思雨是不会翻旧账的。

但不管是哪样,确实,两人生活特别和谐。这种和谐,也是她现在答应跟薄言当一对普通夫妻的原因之一。

“你自己还不是一样,你刚还一直惊叹,学舞蹈的就是厉害。我还会拳击呢,你要不要试试。”反正跟他打架,输人不输阵,夏思雨绝对不会承认他很厉害,要承认,也得是她厉害在先!

医术从手上滑落到了地上,她迷迷糊糊间,就做了一个梦。

在她的那个梦里,她仿佛回到了自己前世。

她和谢绪宁领证后的新婚燕尔,谢绪宁就去执行任务。

她左等右等,日盼夜盼,最终只盼来了谢绪宁的死讯。

那样撕心裂肺的疼痛,使得叶琳琅的心脏都骤然一紧。

她捂着胸口,急促着喘息着从噩梦中清醒了过来。

是梦啊!

叶琳琅起身灌了一气冷水,思绪也变得清明了许多。

无缘无故的,总裁他是偏执狂她怎么会做这样的噩梦?

这会不会是什么不好的征兆?

叶琳琅看一眼腕表上的时间,不过是凌晨三点三十五分。

这样的一场噩梦使得她丝毫没有一丁点的睡意。

她索性洗了一个澡,起身收拾着叶家小院。

叶家小院虽说是小院,但并不小,房子也不少,叶琳琅足足收拾了两个多小时,却还是没有收拾完。

她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又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后,才驱车去了医院。

把车停在医院的停车场,叶琳琅又去医院的食堂里给陆以安和景前程打包了一份早餐。

景前程昨晚并没有要陪护的床,而是直接和陆以安挤在一起。

杨爱群提着菜刀,缓缓往前走着。

每走一步,就留下一个脚印。

杀气,已经弥散开来。

看到便宜老娘这模样,刘春来额头上汗珠直冒。

“不关我的事,他自己不晓得情况,在那里说……”刘福旺也顾不得当着这么多人丢面子,急忙甩锅。

他真的是被刘春来坑了。

“那你不拦着他?你还真希望自己儿子打光棍?”杨爱群的语气冰冷。

周围众人再退了一步。

给女侠把场地让出来,免得被误伤。

这么多人看着,刘春来叹了口气,只能横下心上前:“妈,咱们回去说吧。这事儿真不怪爹。”

刘福旺有些意外。

这儿子转性了?付先生的占有欲居然不往老子身上栽赃了。

“滚开!你以为我舍不得砍死你?生下来一尺长,老子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大,六岁还在吃奶,干活老子都把你背在背上,衣裳都磨烂了好多件!不就是指望你能讨个婆娘,给我生个孙子?”

刘春来没躲。

老娘的拳头,砸得真的疼。

“好,你们刘家很好!从今天起,我莫得儿子了!”杨爱群挣脱了刘春来,爬起来,就往外面跑。

“妈,妈……”刘春来知道老娘要干啥。

MMP,河临塘就在一队外面!

这里的人也真是的,动不动就跳河临塘。

这会儿,他算理解了刘春来记忆中这里人常说的河临塘没盖盖子啥意思。

以后有钱了,一定要加个盖子。

免得哪个都去跳。

“八爷!”刘福旺咬牙看着刘八爷。

这会儿,他两头难做。

当着全大队的人,地上跪着都是刘家的人,大多数都是刘福旺的晚辈。

杨爱群有无数的坏毛病,对儿子,也宠溺得厉害。

“都起来!这事情,让春来自己定!”刘八爷没有再说什么。

滑竿都没下,让人抬着回去了。

“还看啥热闹?晌午都不吃饭是不?”刘福旺黑着脸,对着周围看热闹的人吼道。

“我没安排,我的竹马是偏执狂我去隔壁帮忙,你知道的一直有人想要挖我。”

宫澪是高智商的天才,多的是大佬想要挖叶琳琅的墙角。

只不过,宫澪觉得自己欠了叶琳琅的恩情,才一直留在叶琳琅的实验室。

叶琳琅要回老家过春节,她的假上级部门也批准了。

宫澪手上又没有独立的项目,某些教授一知道宫澪有近两个月的长假,便早就排好队等宫澪加盟了。

“行,那我明天就不来研究所了,我弟考试结束后,我们一家人就在回老家了。”

叶琳琅忽然开口道:“我原本想说,你要是愿意的话,也可以和我们一家人在葭萌镇过春节。”

宫澪倒没有料到叶琳琅考虑的如此周全,笑道:“那还是算了,谢绪宁会吃我的醋的,毕竟我这么帅气……”

“他不会的。”叶琳琅一听见宫澪提及谢绪宁,眉眼里,便透着一股柔和的笑意,“他知道我只有他。”

宫澪耸肩,吃味道:“叶医生,请你顾虑一下我这种单身男人的心情,我一点也不想看你们俩秀恩爱。”

毕竟那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

最让林云愤怒的是,孤狼因保护自己而受伤!

“沙莱王子,现在我们的仇,算是彻底结死了!我知道你的背景和靠山是整个沙莱,纵使这样,我也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林云的眸子里闪烁着厉芒。

紧接着,林云立刻返回海蓝娱乐城,查看孤狼伤势如何。

娱乐城内。

孤狼和猛爷就在迎宾台处,孤狼被扶着靠在沙发上。总裁大人体力好

“孤狼你伤势怎么样!”

林云连忙冲到孤狼面前,查看孤狼的伤势。

孤狼右臂中枪,被打的血肉模糊,整个手臂几乎都废了,森森白骨完全展露。

虽然孤狼是先天虚丹修士,但巴雷特的威力实在太大。

也幸亏孤狼是修士,骨头普通人结实很多,如果换做是普通人,恐怕连骨头都被打烂了!

前台的几个兔女郎,都被这样骇人的伤势吓得脸色苍白。

“云哥你别担心,我死不了,敌人解决了吗?”孤狼咬着牙,强行挤出一抹笑容。

薄言又不傻,拳击,试试就逝世。这个时候不断的给她带高帽子,吹彩虹屁就行了:“对啊,你很厉害,我老婆最厉害了。”

夏思雨明知道他是故意吹彩虹屁:“你这夸赞一点都没走心!不真诚!”

但她还是很得意,得意的眼尾上挑,尾巴都翘上天了。

薄言赶紧继续夸:“哪有不真诚,看我真诚的眼睛!我老婆又漂亮,又有实力,还肯吃苦,简直完美,强取豪夺占有欲偏执谁不喜欢我老婆,是他眼睛有问题,审美不行!”

夏思雨果然得顺毛捋,她还恬不知耻的点头:“那当然啦,谁叫我妈把我生的这么好看,我也很无奈啊。”

薄言夸完就开始给自己谋福利了,他忽然想到一点:“老婆,既然明天都要吃药,不如不要带这个劳什子了吧?带这玩意,好像我们中间隔了一层一样,影响夫妻感情。”

林云上一次跟那东瀛忍者单挑重伤后,就是吃的这个高级丹药恢复伤势。

丹药下肚后,孤狼手臂上的伤,竟以一种肉眼可见的恐怖速度愈合。

目光注视之下,只见孤狼手臂上的血肉快速凝结。

“这……这是白骨生肉吗?天呐,云哥你给孤狼大哥服了什么神药啊!”

猛爷看到如此画面后,被惊目瞪口呆。

猛爷认识林云的时间不长,但是林云已经在他面前展现过很多次,神乎其神的本领了。

旁边那几个年轻兔女郎,也被这神奇一幕给惊得捂着嘴,呆在原地,仿佛被人施展了定身术一般。

“云哥,这……这是高级丹药吧?这么珍贵的丹药给我用,我怎么好意思。”孤狼道。

孤狼现在也是炼丹师,他当然清楚高级丹药的珍贵性,特别是在地球上,几乎是绝版!

“孤狼你这是什么话,但凡是你需要的东西,我林云就算倾尽一切也要拿出来!更别提你是因为我而受伤!”林云认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