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问过军师,说这件事情是不是和你商量一下比较好,谁知道军师说,如果和你商量了,那你肯定不会答应,所以……我只能这样先斩后奏了,其实我也很纠结啊。大哥,你应该不会生我气的,对不对?”

邵梓航一边碎碎念,一边坏笑着往饮水机里撒着药粉,哪里有半点抱歉的模样?这货根本就是在等着看好戏呢。

“哎呀,是不是下药下多了?”

邵梓航看着手里已经彻底空了的几个药粉包,挠了挠头,撒的太兴起了,结果一个没留神便过了量:“恐怕这连大象都能给整到疯狂吧?大哥那小身板儿能受得了吗?”

把所有的药粉都用完了,邵梓航也没有了补救的办法,双手合十,在身前晃了晃:“大哥,您老人家多多保重,祝您雄风一展,直到天明。军师说,我们都是为了你好,都是为了你好,你一定不能很我们……”

又碎碎念了几句,邵梓航消除房间内的所有痕迹,而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

此时,苏锐正紧紧搂着山本恭子,朝酒店内部走去。

尽管身体的行动力已经大受影响,但是陈祖新的意识还在,他几乎是在觉察到危险的同时,立刻侧身后仰,做出了最本能也最有效的躲避动作!

也正是因为这个快到了极致的动作,陈祖新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但是,那道乌光虽然没能刺穿他的胸口,但是却刺穿了陈祖新的肩膀!

即便他已经在太极之中浸淫了一辈子,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把自己练成金钟罩和铁布衫,锋利无比的四棱军刺就这样刺入了陈祖新的肩膀,然后破开了皮肉和骨头,从另外一端钻了出来!

陈祖新痛的一声大喊!

从当年出狱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狼狈!男主是保护女主的暗卫

苏锐的手一扯,那军刺便骤然从陈祖新的肩膀里面退出来,然后倒着飞了回去!这相当于让陈祖新连续被穿刺了两次!

这位太极宗师痛的一声大吼,可是,这吼声还没结束,苏锐的身形就已经从那一棵巨大的冬青之前腾空而起,转眼间就扑到了陈祖新的身前!

对方想要挥手格挡,可是,苏锐的身形实在是快的超出想象,带出了强大的冲击力,就像是一发炮弹一样,重重的砸在了陈祖新的怀里!

嗯,问题是没发展到这一步啊。

如果可以,周安安觉得喝醉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好的。”

对于男孩的要求,李雪儿小小惊讶了一下,继而莞尔一笑。

至少,这位诗人没生气。

“人呢?”

走进包间门,看着里面只有一个人,一身名牌的青年忍不住惊讶问了一句。

“走了,宁杰,为了帮你,我可是得罪了我家的雪儿。你那个包包,可不能出尔反尔,就当是赔偿了。”

放下手里的酒杯,何泱泱略带不满地说道,起身就要走人。

为了一个包,让最好最有钱的闺蜜有了芥蒂,怎吗算都是她吃亏。

“没事没事,一个包而已。下个月爱马仕要出一款限量版,我已经预定了一个,到了马上给你送来。”

眼底闪过一丝阴郁,宁杰脸上无所谓地说道,顺带讨好了对方一下。

“那就谢谢了。”

听到有包包拿,何泱泱心里的不快去了一些。

他狠狠踹了刀疤脸一脚,骂道:“你这个死刀疤,女主是男主的暗卫叫十五平时就你最会惹事!这次,要是得罪了他,你就死定了!”

刀疤脸一脸不以为然道:“强哥你别吓我,我胆子小。这个土鳖有这么大来头?”

“哼!你看他是土鳖,因为你自己也是个土鳖。我告诉你,就是你嘴里说的这个土鳖,早上救了林姐一条命。你说,以林姐那有恩必报的性格来讲,你要是得罪了他,会有什么后果?”许强冷冷道。

“别别别,强哥,我可不敢想什么后果。不然,我怕晚上睡不着。不过,你放心,我虽然想揍他,但是还没动手。还有挽回的余地。我看他肯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出手,心眼应该不是太狠。这次算我倒霉,我知道怎么做了。”

刀疤脸知道这次,自己多半是要做赔本买卖了。怪只怪自己运气不好。

“嗯。你知道分寸就好。”许强点点头。他可不管这个刀疤脸亏钱不亏钱,只要杨云帆能跟他去见林红袖,其他的,都不是什么大事。

等两人进去之后,杨云帆看到刀疤脸垂头丧气的,好像赌钱输了几百万一样。他心里有些奇怪。

他们离开的是这样光明正大,甚至东洋考察团副团长小川直毅都看到了两人的背影!

如胶似漆,你侬我侬!

马国基使劲的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两声,男主是女主家的养子说道:“这个,年轻人做事情都比较着急,一见就钟情,干柴和烈火,好事,好事,这对增进我们华夏与东洋的友谊也是有着极其深远的促进作用。”

在这老家伙的眼底,也有着一丝艳羡的神色。

山本恭子从亮相以来,一直表现的极其冷傲,对任何人都懒得搭理,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神,如今,这女神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华夏富二代给搞定了,马国基甚至觉得苏锐有那么一点替华夏争光的意思。

小川直毅完全没看出来,这跨国的一男一女来次一夜-情究竟对增进两国友谊能够产生多么深远的影响,不禁暗骂马国基虚伪,不过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山本恭子在华夏遇到了她心仪的男人,自己是不是该对她说一句恭喜呢?

看着那一男一女亲密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视线之中,小川直毅的脸部肌肉难以控制的在抽搐。

此时的港岛与十年后并没有什么区别,寸土寸金的港岛如今想要有多大的变化,是很难的。

但是财富的变化无时不刻在交替,无数投资客前仆后继来此地,并不会因为环境的固定而有所减少。

这是个让人梦想快速起航的都市,女主用自己的血救男主也是一个随时可以让人坠入深渊的港口。

“我来赚钱了。”

看着那些高楼大厦,周安安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而看那个司机模样的中年男人,似乎完全跟没事人一般,都没有看其他的薛家成员一眼,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了薛家大院。

门外的薛家众人,他们的心情几乎都和薛坦志一样,苦涩的无法形容。

…………

当枪声响起之前,陈祖新就已经从苏锐的表情之中感觉到了不妙,他想都没想,身形再度翻腾而起,几乎都要在空中留下残影了!

能够在这种时代拥有这种身手,实在是极为难得了。

可惜的是,苏锐的那一句话并没有说错——这是热武器的时代。

黑蛇、不,白蛇真的是个优秀的狙击手,天赋极佳,第一次的失手和第二次的犹豫让他在深以为耻的同时,也终于能够对陈祖新的动作进行预判了!

在他的眼中,陈祖新根本就不是个有血有肉的人,男主是女主家的下人而是个最简单最直观的的移动靶——虽然这靶子的移动速度着实快了点儿。

实际上,这一次并不是一声枪响,而是接连三声连起来的!

白蛇的三发子弹,分别占据了三个位置!

“安安,我们换个地方吧。”

听了这个名字,李雪儿没有什么话,对着一旁的男孩说道。

原本她还想着凑合一下,但是那个宁杰来了,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什么时候,何泱泱这个家伙也被收买了。

朋友这个词,还真的不靠谱。

“行。”

不太清楚那个未到的人是什么关系,周安安没有什么好奇的探究欲,一切听妹子安排。

看这样子,李雪儿明显对那个人没好感。

妹子没好感的人,他也不会有好感,尤其是一听名字就知道是男的。

至于这个妹子所谓的闺蜜的情绪,周安安又和她不认识,没必要照顾。

再者,论颜值,论身材,李雪儿都胜了这位闺蜜一筹。

“雪儿,你不要这样,我也不是故意的。”

没想到李雪儿如此决绝,先前还很淡定的何泱泱一下子就急了,上前劝阻了一下。

她算知道,这一回真惹到这位从小玩到大的闺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