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那个东皇钟还未收回来,实在是我们无法靠近。”城主面露正色。

“这个……”

林鸿点头,挥了挥手,不多时,数百里外的东皇钟便飞了回来,已然缩小成只有指甲大小。

城主再次开口:“我这次来找你,是因为那个印记。”

“愿闻其详。”

林鸿自然明白,坐起身以示郑重。

“为什么会有这个印记,你应该明白。”城主意味深长的说道。

“没错。”

林鸿点头,当时在幻术当中,自己答应下来的。

城主再次说道:“我本想把你留在这里,永远陪我女儿,但昨天发生的事情,让我刮目相看……你们都已经长大了。”

“您客气,多亏有城主您的指导。”

林鸿揉了揉鼻子。

“我很放心让你们出去闯荡,只要你们别太惹麻烦。”城主说完后取出一块令牌。

“这是何物?”

林鸿有些好奇。

“没事,都是我们该做的。”一男一女离开了包厢。

男的叫做李培,是国内顶级律师事务所十诫律师事务所的主理人。

女的叫做李通,是鹰国普华勇道在帝都的工作人员。

他们都曾经参与过一起财产公证。

“赖成磊生前的个人财产运作业务,大都是由一个专门的财务公司处理,但唯独有一次他找到了普华勇道。”叶菲燕见二人走了,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包臀短裙本身就有限的遮盖能力再一次暴露出了不足。

关键部位,若隐若现。

“大部分有问题的企业,在这一块儿,都不太爱找普华勇道这种大公司运作,宝贝叫出来好不好苏冷韵因为不太好沟通。我们本质上,还是更愿意相信自己人。”

“所以我找了过去,找到了这位李通经理。”

“你真的很神通广大,你给我的三个名字中,就有这个李通经理。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还有,你让我顺着赖成磊生前打过交道的律师事务所找一找,很快也就找到了这位李培律师。”

“对了,我要说的是,如果你们真的在里面太久出不来,我也可以和你们家人解释的。”

杨闪儿没有多想就直接说道:我也和王波一样的选择,我不想我出来时家人都变样了,修行我可不想将家都修没了,那和那些和尚道士有什么区别。

杨闪儿刚说完,发现好像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看了一下王波和凡杨都一脸古怪的看着自己,杨闪儿感觉自己是不是自己脸花了。

不过当她看向另一边时,发现几个黑着脸的道士,顿时尴尬了,然后玩皮的吐了吐舌头,看到这里,本来还黑着脸的几人,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凡杨我们走吧!呆在这里也无聊,自己上去让我满意为止还是听道长的,找一个地方好好的在吃一顿,这才是正事,缘份这种事情,实力到了,自然就有了。”

你还真想通了,不过就是放弃一件小小的灵宝,用得着这样感叹吗!虽然灵宝这种东西这个世界很少,但是出了这个世界后,这种东西还是很多的。

“小主人,出了这个世界也不意味着多,不是所有人都是我们家,这种东西还是挺值钱的,至少在这一界就算无敌的了。”

本来听凡杨说过后,有些意动的二人,听到这话后,顿时什么想法都没有了,什么传承都不重要了,主要是怕回家让家人揍一顿啊!虽然现在他们不怕痛了,但是那种感觉是天生代来的,不可能逃脱出来的。

“珏真子师兄弟几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感觉这有些不真实,这什么跟什么啊!明明有传承不要,居然是怕回家被打,现在的孩子都这样任性的吗?”

要是换他们的话,别说被打一次,就是打个百十来回也没有关系的啊!可是这两孩子,居然就这样放弃了,现在他们思绪有些复杂,自己等人认为天大的机缘,两个人都喂不饱你口贱人在别人眼里也就那样,是他们老了,还是这个社会变了。

“那个,我说你们要不要这样草率,这样就放弃了,你们要知道这样的传承,往往都是非常契合你们本身的,对你们来说,这可是天大的机缘啊!”

切,我们觉醒就是天大的机缘了,别的机缘能拿就拿,不能拿就放弃好了,我自己要什么我自己清楚,不是说契合,我就一定要,对我来说,我的心意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我心意不通达,这些机缘拿来有什么用。

丁木阳捂着胸口不讲话,他本来就理亏,再加上在拳脚上根本不是苏锐的对手,就算是还手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苏锐站起身来,把丁木阳的身体从办公桌下面拽出来,然后重重的摔在沙发上!

“说!”

丁木阳的身体撞在沙发上,而后摔落地板,趴着咳嗽了几声,才抬起了涨红的脸。

“我有一些违纪的证据被别人掌握了,如果这些材料交给纪委,至少十年刑期。”丁木阳艰难的说道。

“所以,你准备用我的性命来交换这十年的刑期?”

苏锐低吼着,就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

如果在背后害他的人不是丁木阳,哪怕随便换成一个路人甲,苏锐都不会如此的愤怒!

丁木阳已经彻彻底底的变了,他不再是那个可以性命相托的战友,而是一个不择手段向上爬的阴险投机者!

“我知道,这次都是我的错,我已经后悔了,可是我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看来昨晚我还没喂饱你”

丁木阳努力撑起身子,靠坐着沙发,目光低垂:“做出这种事情,我不奢求你的原谅,我也不奢望你还能把我继续当成朋友,如果杀了我你能解气的话,那你就动手好了。”

听到“恩断义绝”四个字的时候,丁木阳浑身一颤,眼神之中全是痛苦之色!

他为了一己私利,终于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残害兄弟,他还有何脸面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苏锐,不要去,千万不要去!如果我是南宫瞬,我一定布下天罗地网在等着你!”丁木阳连忙大吼道:“如果你继续呆在国安的总部大楼,一定可以保证你的安全,绝对没有人敢动你!”

苏锐转过脸来,眼中露出嘲讽的神色:“在国安的总部大楼里就能保证我的安全吗?”

“我可以保证!”丁木阳低吼。

“可是,今天那些人差点在这幢大楼里杀了我,这就是你的保证?”苏锐深深地看了丁木阳一眼:“在我眼里,南宫瞬连个渣滓都算不上,哪怕他布下天罗地网,又能怎么样?”

苏锐并不会听这位曾经战友的劝告,他在迈出这扇门之前,说了最后一句话:“希望这是我们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面。”

…………

苏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国安,宝贝我们再来 好不好大踏步的走在夜色之中,谁也不知道现在的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反正陆阳始终就在这里,又不会跑不是?

……

离开米修咖啡之后,陆阳松了一口气。

叶菲燕真的是个魔鬼。

这种女人,总有一天会惹上麻烦的,等着吧!

“喂,灵灵老师,在录节目吗?是这样的,今天晚上,有个事情……对,确实太仓促了,主要这个事情也不是受我控制的……”

“喂,蒋导,今晚上请你看场大戏,有没有兴趣……哈哈哈,真的是什么都瞒不过你,一句话,你来不来吧……”

“彩洁姐,今天可能要借您的人气一用了……那当然,花姐、红姐、陈导要是愿意来的话,那肯定更好……好的,那咱们晚上见。”

“张爱蜀前辈,我听安琪说她和您侄女不久后就要回国了,我准备前去接机。听说您侄女也有意在娱乐圈发展,不知道她的经纪人您老可选好了……当然,我也是愿意毛遂自荐的嘛……嗯,那今晚上……好的,好的……”

冷雪捋了把头发,不可否认,自己对林宁是有好感的。

如果不是,林宁的好坏,又关自己什么事儿。

“夸不夸张你心里最清楚,随你吧,现在的林宁我看不懂。”

张婉凝说罢,径直给林凝发了地址。

和平饭店,林凝有所耳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