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是做副总裁,每年领几百万的年薪,够高了吧?

可是小萌还是不知足,竟然软硬兼施的非要分一半的股份!好说歹说,最后才以百分之十成交。

你知道对于慕云集团来说,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是多少钱么?

你阮小萌的数学水平,能数过来么我就请问你!

“嘿嘿,那可是我用夜明珠换来的!”阮小萌无耻的笑了。

“夜明珠也是我的!”南宫大怒,人,不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那我还给你没有呢?”阮小萌问。

“呃……”南宫又无语了。

“对不对,夜明珠我还给你了啊,股份呢,又是我用夜明珠换来的,所以这都是公平交易,童叟无欺的,大家都没有吃亏,算是双赢的局面。”阮小萌如是说。

“双赢个屁,就你赢了!算你狠,真没想到你是这样黑心肠的人!”

南宫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是跟阮小萌讲理呢,就好像秀才遇到兵,有理你能讲清?

“夸奖夸奖,不敢不敢,咱们哥俩彼此彼此,都是乌鸦一般黑!”阮小萌又开心了,笑的嘎嘎的!

冯三荒却是浑身紧张,时刻戒备着什么,一双眼睛不停的在附近来回观望,生怕错过了什么一样。

对于他的认真负责,林逸有些哭笑不得:“我说三荒,不用这样吧?你放松一点儿,不然我怕这一路逛下去,小涵倒是没有什么事儿,你却紧张死了。”

“林兄,我必须要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之内啊!”冯三荒苦笑了一下说道:“我和你不同,我要绝对保证许小姐的安全,尤其是出了今天白天的那件事情……”

“没事儿,白猫进宅好不好我帮你看着呢,有危险我会提前告诉你。”林逸说道。

不过林逸虽然这么说,但是冯三荒看林逸似乎并没有时刻戒备着,所以他还是没有放松一丝一毫。

在他看来,林逸毕竟是个外人,再怎么也不可能非常上心,而他冯三荒却不同。

林逸看冯三荒的样子,耸了耸肩微微一笑,也没有再说什么。

四人一路走来,将步行街上大部分店铺都转了个遍,许诗涵对于逛店铺好像特别的有瘾,包括哪些卖手机壳、小挂饰的店铺,她都要去看看,甚至买上一两个小玩意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这种情况更是让林逸暗叹不已。

“好吧。”

无奈的苏瑶,只能含着泪去挑起了自己喜欢的包包。

一旁,安幼甜看到这一幕,眼睛都红了。

她刚才听到了,明明苏瑶都不想要包包的,可陈放却非要送给她。

而且,一送还不止一个,而是足足5个。

关键还别让她选便宜的,捡贵的选。

“这个姓陈的,绝对是在做给我看的……冷静冷静,他这是在故意气我,不能生气,不能上他的当了。”

安幼甜心里分析着,但内心却控制不住地羡慕和嫉妒了起来。

这时,苏瑶去挑选自己喜爱中意的包包了,陈放并没有陪她一起去,也没有去休息区小坐。

无所事事的他漫步走到安幼甜旁边,那直勾勾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扫过。

安幼甜被看得不自在,白猫进家门好不好一双匀称浑圆的长腿迅速并拢,身子则微微往后退了两步,小嘴里同时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你干嘛?”

“穿成这样子,冷吗?”陈放笑道,安幼甜这身尽管很美,但却不是这个时节该穿的,至少在外面逛街的时候不该这样穿。

“哎呀,你来真的么,可里面有三个包不是我喜欢的啊。”苏瑶又惊又喜,同时又有些捉急。

这个家伙,太霸道了,我明明都说算了,他却非要送我包。

咋的,是手里的钱太多了花不完,想使劲儿往外败点么?

还真没错,陈放确实是手里的钱太多了,想赶紧把它们败出去。

不然,小目标什么时候能败完啊?

陈放笑道:“那你就去换三个你喜欢的啊。”

“我,你真的太乱来了,五个包,都好贵的……”

“没事儿,不差那几个钱,去吧,挑你喜欢的包。”陈放刮了下她的小翘鼻,又揪了揪她的脸蛋,推了推她的胳膊补充道:“对了,便宜的就别挑了,赶贵的拿。”

苏瑶心情惊喜交集,哭笑不得:“你这人,别的男人买包都巴不得女人买便宜的,你却希望我买贵的……”

“别人是别人,我是我,跟着我,当然得穿好用好。”

陈放一笑,又往苏瑶的翘豚上推了下,“赶紧去吧,完了之后一会儿还有好多事儿要做,别耽搁时间。”

陈放眉头微挑,身子往前两步,流浪猫跟回家是福是祸贴近安幼甜在她耳边小声打击着:

“就算你现在把衣服扒了,求我,甚至叫爸爸,我这个渣男也不会对你生出任何兴趣,懂吗?”

说完,陈放便转身去找苏瑶了。

留下安幼甜愣在原地,脸色一阵青一阵红,跺着脚,嘴里骂骂咧咧地嘀咕不休,气坏了。

“还我把衣服扒了求你?

你做梦,绝不可能!

这个混蛋,专门气我呢,太欺负人了……”

苏瑶满心欢喜地挑选了5个香奈儿的包包,然后又买了3双香奈儿的高跟鞋,以及10件香奈儿的衣服和裙子。

完了之后,只是提了两个衣服袋子在手中,其他的还是和刚才陈放一样,苏瑶给了地址,陈放让人给她送过去。

而这一通买下来,在香奈儿专卖店里花了足足52万。

苏瑶高兴坏了,安幼甜却跨着脸,好像有人欠了她八百万一样。

离开香奈儿专卖店,陈放算了下进度,从中午吃饭开始,到现在了,几个小时下来,花的钱连100万都不到。

一旁,王秋雨也是脸颊绯红,有些走神儿的摆弄着锅里的排骨。

“秋雨,晚上我去找叶飞。”

瞥了王秋雨一眼,王秋丽红着脸说道。

然而,王秋雨好像没听到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秋雨?白猫进宅对老人不好”

见状,王秋丽又喊了一声。

“啊?”

王秋雨回过神,一脸茫然的看着王秋丽。

“怎么了姐?”

“我,我说晚上我去找叶飞。”

王秋丽脸颊绯红,害羞的说道。

“啊?”

王秋雨一愣,手中的锅铲差点掉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王秋丽不禁苦笑一声。

“姐姐喜欢上他了。”

“哦,我,我知道。”

王秋雨失神的说道。

其实,她也想说,自己也喜欢上了叶飞。

可是自己的表姐跟叶飞都那样了,差一点就捅破了那层窗户纸,甚至可能已经捅破了,所以,她不敢说,也不能说。

“秋雨,你跟姐说,你,是不是也喜欢上他了?”

看着王秋雨那失神的模样,王秋丽认真的问道。

“没,没有,没有的姐,怎么会呢?”

王秋雨慌乱的摇了摇头。

“秋雨,其实,其实我们可以一起去找叶飞的。或者,今天让叶飞在这里住?”

犹豫了一下,王秋丽低声说道。

“什么?”

闻言,王秋雨不禁愣住了,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表姐。白猫千万不能养

这,这怎么行?

这是要她们姐妹俩一起跟叶飞……

想到这,王秋雨红着脸摇头,这怎么行,这,这太羞人了。

“秋雨,姐姐看的出来你喜欢叶飞,姐姐不求名分,只希望能跟叶飞在一起就行。”

“毕竟姐姐已经不是完璧的身子,但你不一样,你还是处子,你可以跟叶飞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而且,叶飞绝非常人,早下手才有机会。”

“虽然姐姐这番话听上去有些不妥,但是,姐姐不介意,如果你介意,姐姐退出,今晚上你去找叶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