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原也是这样,在运输队就和人诉苦,跟人说他每天吃不饱饭。

好些人都不信,就说萧原:“你俩都挣着工资挣着粮食呢,咋就吃不饱了。”

萧原就解释:“也不是只有我俩,安宁家里人多,现如今都没吃的,她不得省下来点给她爹娘送去么,总不能看着老子娘饿死不管吧,我这边也是一样,我爹娘饿着肚子呢,我总归得管。”

这话倒也是。

食堂啥的也只能就这么解散了。

可解散了也得让村民吃饭啊,没办法,各地就是各想各的法子去挪借粮食啥的,总不能眼瞅着老百姓饿死不是。

除了找粮食,大家也开始忙活着去地里捡一些粮食,再有就是刨草根啥的吃。

像山上的野果子啊,山楂核桃什么的都被人给打光了,地里的玉米叶、玉米杆啥的也都被弄回去想办法做成吃的。

什么萝卜缨子,各种菜根,反正是能吃的东西都想办法往嘴里塞。

安宁这个时候肚子已经挺大了,她也不敢吃饱,每天都是饿着点。

主要是现在城里的供应粮也减少了好些,像那些工人家庭,供应粮也都是有数的,大部分都不够一家人吃喝的,大伙也都饿着肚子呢。

不管是城里还是村子里,大伙都吃不饱了,而安宁要是吃的红光满面的,那不是招人嫉恨么。

安宁早先穿的挺鲜亮的,打扮的也好看。

这个时候她就把鲜亮的衣服收起来,每天也不梳洗打扮好,就是这么乱着来。同事 英文

“对了,最近治愈之神神秘失踪,你知道在什么地方吗?”

玉女突然想起什么。

林鸿轻笑:“当然知道,放心吧,她没有危险。”

“那还真是可惜……”

玉女小声嘀咕。

她转而眼含泪珠:“我不想当神灵了,哪有这么被逼婚的?”

“据我所知,每十个神灵里面只有三个女性……那么,你们没打算联合起来吗?”

林鸿揉着下巴。

“事实上,除了我和邪神姐,其余的神灵早就名花有主了。”玉女小声嘀咕,转而道,“而且伴侣都是和其他神灵。”

“那就难办了……”

林鸿揉了揉眉心。

突然,声音从身后传来:“终于找到你了!”

是邪神。

“参见神灵大人。”

“参见大人!”

……

那些执法者纷纷跪下。

邪神轻哼:“滚,别让我看见你们,看见你们就烦。”

潘科龙刚刚回转科室,一眼就看到了在人群中忙碌的方寒,眼珠子瞬间就直了。

“那位年轻人是哪一家医院的医生?”潘科龙拉过路过的一位住院医询问。

今天前来省医院支援的不仅仅有江中院的医生,还有其他几家医院的医生,潘科龙之前还真没怎么注意方寒。

这位住院医早就注意到方寒了,而且他也认出了方寒,毕竟方寒并非籍籍无名。

“那是江中院急诊科的方寒。同时英文短语”住院医道。

“方寒?”潘科龙听着名字耳熟,一时间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方寒是今年咱们省评选的省十佳杰出青年医生,上过好几次江州日报呢。”住院医又补充了一句。

潘科龙这下知道是谁了。

“这个方寒了不得,眼力精准,技能熟练,简直就是急救方面的天才呀。”

潘科龙只是看了五六分钟,方寒就已经处理了两位患者了,而且两位患者的情况都不是很乐观。

这样的速度,这样的效率,简直让潘科龙惊叹。

毫无疑问,今天这一场全国各地开办体验点的活动是彻底让众人知道了夏国的底蕴,也让那些国家庆幸、嫉妒、感慨和痛恨夏国这个国家。

庆幸的是夏国的盟友,他们可以直接买到这些新奇的万一,嫉妒的是那些小国家,他们虽然没有与夏国结盟,但也能够花钱买到,虽然是花费更多的钱。

“什么办法?”

林鸿微微皱眉。

治愈之神犹豫少许:“得离开这个地方才行。”

“事到如今,还敢耍小心思?你已经没有和我谈判的资本了。”

林鸿双手背负身后,面无表情。

“我说的都是实话……”治愈之神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了。

“看上去不像是假的。”

心魔正在沉思。

林鸿点头,犹豫再三,同事 英文音标还是没有带治愈之神出去,让机器人继续惩罚她。

毕竟。

一旦离开小世界。

她便有了足够的话语权威胁自己,这得不偿失。

心魔突然道:“玉女那边出事了。”

林鸿闻言,直接离开小世界,来到玉女的住所。

“乖乖和我们走。”

“想都别想!”

屋中,玉女一个人望着闯进来的数十个执法者,咬住下唇。

这些人类似警署,奴属于自由联盟。

“或许还有观众不知道今天的体验店是分为现在和未来两个部分。”

“【现在】这部分呢,就是与我们息息相关的物品,比如之前在围脖上面看到的单人飞行器,还有就是便携式小型发电机,组装起来堪比正常施工建造起来的活动板房等等,太多了,一一让我说出来,我说不出来。”

“【未来】这部分就是我刚刚讲到的阵纹轨路的知识了,还有就是检测我们的资质,未来这个名称很贴切,因为这是与我们未来息息相关的东西,虽然现阶段用不上,但未来一定能够用上....”

阿龙在体验点的外面走来走去,一一为观众介绍着体验点里面有什么,最后受不了观众的催促,终于走了进去。

这一进入,就仿佛进入了未来的科技城,上司英文怎么说各种层出不穷的新鲜玩意展现在众人面前,不止是夏国,连国外的观众也彻底惊呼了,感叹夏国掌握了核心科技。

如果灵能科技公司的人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很高兴,也很感动。

为了这一次活动,他们没日没夜的赶工,在张辰给予的灵能科技技术上面做参悟,做发明,才最终得出了现阶段的成功。

安宁小嘴叭叭的,道理一套接着一套,说的萧柱子和金三娘都没话接了。

“你说的倒也是。”萧柱子让安宁都给绕晕了,也被安宁的思路带跑。

金三娘就觉得有点不对味,可她又不知道哪儿不对味。

“反正下回再有这事你们可不准瞒着了。”

安宁嗯了一声,笑着把水杯递给金三娘:“瞧娘说的,这种事哪还有下一回啊,我们就盼着这是最后一回呢。”

金三娘:……

行吧,你长的俊你说了算。

安宁把老两口给哄住了,就起身说:“该吃饭了,我去厨房做饭。”

金三娘起身:“别了,我们回去吃。”

安宁回头一笑:“这回可不能听您的,得听我的,您和我爹来了好几趟,每回都不吃饭,这可不成,今天非得让你们留下来吃顿饭,交接同事工作英文邮件也好尝尝我的手艺。”

金三娘也乐了:“行吧,我给你搭把手。”

说是搭把手,其实金三娘进了厨房就开始忙活,大部分的活都是她干的,安宁就负责给择了个菜,淘了点米。

方寒探查的这位患者之前还真没人在意,患者也就是身上有着几处伤痕,而且已经进行了处理,这会儿患者就是看上去脸色赤红,精神头其实还不错,谁知道竟然有着内出血。

交代了护士,方寒转身又看向下一位患者。

“银针!”

方寒一喊,叶开急忙把针袋递给了方寒,方寒抽出银针消毒,然后进行针刺止血。

“夹板!”

“银针!”

“快,人参注射液静脉滴注!”

“清开灵注射液!”

“这个方子拿去抓药,速度要快。”

现场时不时的传来方寒的声音,跟在方寒身后的温学义已经傻眼了。

方寒这一组,陈远是主治医,叶开是江中院急诊科的住院总,他温学义更是燕京骨关节运动中心的住院医,云林超的学生,懂得关节置换的骨伤科医生,每个人其实都不比省医院的一些住院医水平差。

可这会为,他们三人完全成了给方寒打杂的了,而且还有些跟不上方寒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