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受了伤之后,张玉宁回去闭关,一直到现在才重新出现在世人的眼前,他也因祸得福,实力好像更进一步。

束力铭微笑着说道:“确实如此。”

可惜直升机的狂风太猛太烈,让他们脸上的五官都被扭曲了,这笑容看起来也很是有些诡异。

欧阳健看着那几架直升机,心中简直对此怒到了极点,在他看来,这些来自南方军区的家伙这样做,就是在抽欧阳家族的脸!直升机的舱门始终不打开,在别墅上空多悬停一秒钟,就是往欧阳家族的脸上多抽一记耳光!

没有谁能够忍受得了这种侮辱,所有欧阳家族成员都觉得自己的脸庞火辣辣的生疼!

“我就不信,这些家伙真的敢不管不顾的开枪!”欧阳健怒声说道。

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忘记了,曾经欧阳家位于南锣鼓巷的家族主宅被强拆的时候,苏锐同样开了一枪——那枪声把欧阳冰原给吓得尿了裤子,成为了永远也洗刷不掉的污点。

终于,上方那一架直升机的舱门缓缓打开了!

说到底,虽然平时有时候很想按死他。但是到底还是都是自己的儿子。她妈也不会真的绝情到,把他扔到那边之后,便不管不顾。

江飞白不在家,这对于江舒晚来说,可真是一个好消息。她更加放飞自我了。同时,灵感也如同源泉一般,滔滔不绝。

纸媒发布的事情办好了。江飞白不在江家了。什么事情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除了到了学校,被向祥庆纠缠这么一件不开心的事情之外。

其他的事情,都让江舒晚心情特别好。

她一心情好,就会在电脑前坐上半天。

等到她回过神之后这才发现她这一坐,居然坐了一下午。

整理好了稿子才发现,她的码字速度又提升了。

之前听说有的人,我的绝色仙女师尊白玉小生码字一年时间也不过是提速了一倍到两倍。

但是她居然在短短的一两个月,便提速如此之多。心里还是有些暗暗的小得意。

只是,到底还是觉得速度太慢,因此她想到了。之前听说,有一个叫做五笔的输入法,要是练会之后,码字速度飞起。

话至于此,大家伙也终于是明白了肖总的决心,觉得这笔钱是多半要亏空了,心里是心疼的不行。

看着眼莫名心疼的手下们,肖舜淡淡的笑了笑,金钱现在对他而言也就是那么回事儿,他分分钟就能够从星辉的账目上那个几十上百亿,青尊的这点儿损失,还的确算不了什么。

“投资这种事情,永远都会存在着风险,有赚自然就有亏,你们倒也不需要过多的担心,只要等新代理会长上任之后,我相信他很快就能够带领你们,将之前赔的钱赚回来的。”

说罢,肖舜笑吟吟的看向了身旁的小刀。

众人见状,也是立刻就醒悟了过来,知道这新代理会长的职务,势必会落入此人的头上了。

陈小刀的大名,我的七个仙女老婆江海总会这边也是十分的嘹亮,毕竟这可是以为分会的会长,其地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来江海当一个代理会长,绝对是名副其实。

一念至此,众人开始自动自觉的鼓起了掌来,以表示自己对于肖总的这个人事任命没有丝毫的意见。

没办法呀,这会儿要是鼓掌鼓慢了的话,事后可就不要怪新代理会长给自己小鞋从穿,这样的事情,已经在盛天上任的时候出现过一次了,有了前车之鉴,大家伙自然是需要慎重对待。

这一声叹息里面,包含了浓浓的无奈!

在苏锐落地之后,欧阳家族的很多核心成员都是瞬间身体紧绷!

因为,这可是他们的大仇人!

苏锐在上一次露面的时候,可是把欧阳家那价值无法估量的主宅都给强行拆除了,那么这一次露面,又会掀起怎样的波澜?看他此时这强势到了极点的样子,是不是这一幢山中别墅也保不住了?

目前看来,这种情况是极有可能发生的!

苏锐落地之后,站直了身体,他并没有立刻出声,而是扫视了两圈,把天台之上所有人的面庞都收入眼底。

有很大一部分的欧阳家族成员都不敢和苏锐对视,我的七位师傅全是女帝在看到对方那平静却极有压迫力的目光射过来之后,都本能的挪开了眼神!

苏锐看到了欧阳星海,双方对视了,但是都没有说什么,苏锐很快便把目光投向了欧阳冰原的身上。

“今天,打扰了,我不是来拆宅子的,而是来抓人的。”苏锐说道。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是谁都无法忽视这其中所蕴含着的决心!

从头到尾,这就是一个骗局,一场典型的心理博弈。

林逸虽然仗着种种强大的底牌,心中并不怵对方,却也不会傻到直接跟对方正面硬拼。说到底,他只是筑基初期巅峰高手,比对方差了一个级别,如果正面硬拼的话,吃亏的可能性明显更大!

越级挑战,哪怕这个明面上的弱者再怎么有实力。再怎么有底气,若是选择同对方正面硬拼,那始终都是最下策,而真正的上策,永远都是攻心为上,尽可能诱使对方露出破绽,然后再瞬间爆出强大底牌,一击毙敌。

虽然以前在世俗界的时候,林逸就算越级挑战也经常能够做到直接将对方正面碾压。但那些都只能算纸老虎,空有等级却没有过硬的实力,我有九个仙女师傅一旦真正遇上眼前这种高等级的劲敌,显然不可能这么简单直接。

天阶北岛三大阁的弟子。哪有几个是庸才?尤其是冲天阁,都是实力强横的存在!

心理博弈只是打个招呼,战斗才刚刚开始。

刚才这一瞬,林逸只不过是假装虚晃了一下。如果换做像孟同这种反应慢的家伙,这种假动作根本骗不到他,因为他根本反应不过来。更无法从中察觉出林逸故意透露出来的意图。

各种复杂的刺绣,冷贞怡女士自然是不会。但是网上这种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十字绣。她可是还能试一试。

这不是,最近她就开始各种的研究。

主要是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也不能出去玩。宴会也没有一个。而她家那口子还特别的忙。所以她最近在家闲置的时间也长。这不是便学一学十字绣,给自己家宝贝闺女做点小玩意。

后来,冷贞怡女士还真的把这东西给做成了一个小包包。

不得不说,她妈的手还真是巧。绣的还很好看,做成的包包也好看。

虽然,包包是请人做的手工包。

但是那只小狐狸是她家冷贞怡女士绣的啊!

不对!

为什么是狐狸?

冷贞怡女士绣完狐狸之后,又没有事情做了。便开始挑战更加高难度的十字绣。

足足一米多的十字绣,据说得绣上两个月朝上。非常适合没事干,找事的冷贞怡女士。

而江舒晚,则是回到房间去联系自己拿苦命的弟弟。我的仙女师尊

“肖总,虽然之前盛天挑衅您,不过也是因为他不知道您的身份,若要是知道了的话,就算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也绝对不敢跟您蹬鼻子上脸啊,有关于他撤职的事情,我希望您能够三思!”

看着那些站出来帮盛天说话的人,肖舜淡淡的说着:“看来你们还是没有明白一个道理啊!”

他并没有去责怪这些人,知道他们不够是因为想减少不必要的损失又或者是处于同事的关系,才会想要将盛天给保下来。

在过去的这个月中,青尊在香江投入了一大笔的资金,这笔钱算下来的话,不下于一百个亿,几乎将总会账户给清空了一大半,要是眼下在损失一波的话,就会有很多的项目难以为继。

所以在面对不必要情况的事情,青尊的高层们认为最好还是不要将手头上的那些项目给抛弃,以此来挽回之前的投资。

就在众人心疼钱之际,肖舜却是态度坚决的说着。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在创立青尊初期,我和庄津就立下过一些规矩,而盛天身为代理会长,却根本没有按照规矩去办事儿,纵然他干的在好,但却依旧是一个不合格的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