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家三兄弟眨眨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里奋力的叫喊出声,激动到爆。

高卢鸡总统巴巴腾竟然会来出席梵家嫁女的订婚仪式!?

这,这不可思议了!

想到这里,三兄弟禁不住回头看了看别墅二楼上挂着的液晶电视。

在那液晶电视中,镜头正正从那最重要观礼台扫过。

在那观礼台上,坐着的都是那各个超级大国的元首……

唯独一个座位上坐着的是高卢鸡国的第二号人物。

而这个位置,本应该是巴巴腾做的。

三兄弟再次转向巴巴腾,连呼出来的气都是滚烫滚烫的。

太……他妈牛逼了!

巴巴腾总统阁下竟然放弃了这么盛大的观礼典礼跑到这里来参加梵家嫁女的订婚仪式!?

梵家,梵家……

太涨脸了!

太涨脸了啊!!!

一百年来第一回呀!302寝室的5个女生就属第一回!

从今梵家的声威声望将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呀!

裴云沧看一眼皱着眉头的苏冉,轻咳一声:“……的确不专业,以后不找他了。”

“就是,不该省的钱不能省!先前我们这有个病人,烧土灶的时候柴火掉出来砸到了腿上,烧熟了巴掌那么大的一块儿肉,愣是不让我们包扎,自己买了药回去涂,结果啊那块熟肉……算了不说出来吓你们了。”

苏冉、裴云沧:“……”

“看看,你这纱布都沁血了,最底下那一层肯定勒进肉里了,还好解开的早,再晚两天,真跟你的肉长一块儿,再想分开就得废大工夫了!你忍忍啊,我用消毒水冲着给你揭开这最后一层,实在忍不住喊喊也行,我知道疼!”

双氧水无色,冲过纱布带走上面的血,落在地上的时候变成了淡淡地粉色。

“我揭了啊。”

短发护士先做了个预告,才用镊子夹住最后一层纱布,慢慢地揭开。

苏冉终于看到了裴云沧的烫伤。

小露道出原由:“因为你是泰隆拳击馆的老板,他们已经查到这层关系,你们虽然赢了比赛,可这其中下赌注的那些人,输掉了巨额,所以要那你泄愤。”

龙陌白冷笑一声:“原来是这样,这地下势力的皇帝位置我是坐定了。”

小露拍了拍额头道:“就算你不怕,可你身边的女人,女大学生宿舍506外篇除了宁艳姐和艾倪姐身手不错,可艾倪姐怀有身孕,行动有限。”

龙陌白夸赞道:“你可以呀!一个月都称呼她们姐了。”

龙陌白没有惊讶,无论是能力出众的保镖还是杀手,女性是打探情报具备优越性。

小露缓缓道:“别顾着夸我,想想怎么解决问题。”

龙陌白耸了耸道:“噢....云市那边南苑派有动作吗?”

小露拿出手机边说边递给对方:“没有,不过可以跟你汇报下,采石场的情况。”

龙陌白听完,原来一个月时间在白宇的管理开始有规模化,石料每一批不多,通过精挑细选筛选后的数量,南苑派的言青发现不了,还知道其他一些残次品作为云市走黑市出售。

苏冉明明是在发气、在训斥,裴云沧却听得忍不住的嘴角上扬,他又一次抬头看苏冉,这回看到的是气鼓鼓的双颊,煞是可爱!

“真没你想的那么疼。”裴云沧温声说道。

“骗谁呢?做饭的时候溅了油在手上,都疼的得赶紧泡到凉水里,你这都烫伤半条手臂了,不疼才怪!”

“呃……”

苏冉见裴云沧还想嘴硬,又哼一声:“当然了,疼不疼在你身上,我体会不到!”

正反话都让苏冉说了,裴云沧也知道她不好糊弄,放弃狡辩,开始示弱:“确实很疼,一个老农王炳的幸福生活我现在要去重新包扎吗?”

“当然要去了!你自行车呢?推出来我带你去!”

“我妈骑着去医院看冬暖了,咱们坐公交车,有直达的。”

苏冉忘记裴冬暖还在医院住着了,也很快就把裴冬暖丢脑后了,只想赶紧带裴云沧重新去包扎!

苏冉和裴云沧走后,遁去上厕所的裴子松回来了,嘿嘿笑着说:“你们瞧见了吗?大哥哥刚刚好乖哦!我从没见过有人能这样凶大哥哥,小冉姐姐……好厉害噢!”

叶云开作为一个领队,必须考虑到长辈们的身体情况。

“我带了相机,可以给你们拍照。”

叶琳琅在铁锅炖鱼刚好时,就拿着相机,噼里啪啦的拍了好些。

“我们慢慢开,安全第一,如果实在不能坐车,就在附近转火车!”

这么多人,又是病人又是长辈的。

叶云开也是做了两手准备的!

“转什么火车?我们就当作出来旅游嘛!”景老爷子可兴奋了,“云开啊,要不,你开一先回去?”

叶云开摇头。

“我和你们一起。”

不安安全全的把长辈们带到葭萌镇,他怎么和其他人交待?

“那行,吃了午饭,441女生寝室我们继续出发!”

现在的美食,全是原生态的。

玉米面饼吃了一锅还不够,又烙了一锅,外面烙的焦黄焦黄,脆脆的,里面又软又糯,特别弹牙。

鱼肉更是吸了汤汁,美味不已。

“我们争取在天黑之前,赶到下一个目的地,到时候可以住在招待所。”叶云开正正经经的说。

叶琳琅道:“我知道那地方有一种民间美味,特别好吃,我们晚上就吃那个!”

“行。”

用过午餐后,一行人欢歌笑语的又出发了。

时寒和叶琳琅依旧走在前面,和叶云开光制定了行车路线不同。

裴云沧正在想怎么编借口呢,又听苏冉问:“在哪儿做的清创?谁包扎的?怎么纱布都没缠均匀。”

“在任福诊所做的清创,本来是诊所里的护士包扎的,但没缠好,昨晚在后台散了,现在你看到的是小王包扎的。”

“你也去了任福诊所?”

“我也?”裴云沧顿了顿,问,“你也去了?”

苏冉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两瓶烫伤膏:“刚从那儿回来。”

裴云沧忽的笑了,原先的紧张和心虚在这一刻全部散去,也终于敢把头抬起来直视苏冉的注视了。

今天的气温有36度,太阳底下能晒得皮疼,苏冉为了防晒带了一顶遮阳帽,虽然隔绝了并不会让人感到凉爽的热风,但也悟出了一脑门的汗,特别是鼻子上的小汗珠,502寝室之放纵青春裴云沧很想抬手给她擦一擦。

这是一个很冒犯的想法。

裴云沧忍下这个冲动,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这家诊所的烫伤膏很好,但包扎技术不太行,不如小王缠的结实。”

苏冉听得想敲裴云沧的脑门,气呼呼地道:“人家护士包扎的时候,可没想到你还要窄袖紧腕的上台表演!再说了,烫伤能跟骨折之类的外伤一样吗?你那儿肉烂着呢,缠的这么紧纱布长在伤口里怎么办!还有!你还嫌自己伤的不够狠是吧?昨天敢在台上耍马鞭,今天又在这儿拉京胡!你当自己铁打的啊?真那么的不怕疼?!”

至于晚上是和小埋睡一个房间,还是留宿朴太衍屋子里,就不是外人能知道的问题了。

“太衍来了啊,我刚才还在问允儿你什么时候到。”

和允儿同时与朴太衍打招呼的是何炅老师。

“何老师好。”

“他个懒鬼睡懒觉呢,早上叫都叫不起”允儿说道一半突然闭嘴,果然何炅第一时间的转头看着她。

“没有啊,我去他房叫他的,不是睡一起”

允儿立刻慌张的摆手。

“你傻的哦,人家何老师又没说什么。”看着坏笑的何炅,和不打自招的允儿,朴太衍无力吐槽。

何炅不为难允儿了,直接过来和朴太衍打招呼聊了起来,两人之前《拜托了冰箱》算是正式合作过,所以关系也很熟。

允儿就在边上安静的带着不时的说上两句,这边因为两人都是韩国过来的,又是同一个公司,所以休息室直接安排在一起了,两人对这些是一点意见也没有。

何炅跟着介绍了下今天会有那些嘉宾,说了一会都到了之后,会介绍大家认识下后就离开这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