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么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甚至还可以压制皇权?”

“你不要告诉我,这是一个意外!”

“有些人一辈子处心积虑,他都达不到这个高度。”

………………

皇帝们此刻都相信姚崇这是有意而为,要是姚崇是无心插柳,让自己无意间成为了权臣。

那姚崇简直就是妖孽了!

这根本就不是人能够达到的。

此刻的李隆基已经没有办法再反驳了,他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姚崇掌握权力的速度太过于惊人。

就他这个李唐皇室的继承人,他要成为朝廷中实权在握的太子,他都没有这么简单!

当年经过了多少风风雨雨,那真是一步走错,就可能万劫不复。

而姚崇上位简直太容易了。

他想了好半晌,都没有想到一个好的说辞。

………………

皇帝们看到李隆基已经黔驴技穷,都不禁暗暗的摇头,这就叫事实胜于雄辩。

不管是武则天时期,还是之后的李显李旦,他们选择的都是群相制度。

这个时候的皇权还是比较集中的。

可当姚崇的政策实施之后,群相制度被废除,姚崇直接变成了权臣,代理皇帝处理军国大事。

皇帝逐渐变成了工具人。

真正变成了天子垂拱而治。

你说,姚崇提出的这10条建议,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

崇祯倒吸一口凉气,只要把姚崇上台之前跟上台之后的政策一对比,这简直不要太明显!

自挂东南枝:

“这已经不用多说什么了。公主请让微臣侍奉你”

“这还不够明显吗?”

“姚崇就是奔着限制皇权,想当一个权臣,想让文臣代替皇帝治理王朝的目的去的。”

“这不正是读书人一直推崇的治国之道吗?”

………………

李隆基心里发凉,这对比的的确太过明显,姚崇才是这一次改革最大的受益者!

之前有事情?恐怕是逃避军训吧?教室里有些同学就不自禁的这样想着,不过想到韩静静一个柔弱的美女,逃避也就逃避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在白老大介绍完毕后,班级里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显然这些男生对于韩静静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

“好了,新同学介绍完了,开始准备上课了。”白老大敲了敲讲台说道:“咱们专业比较特殊,其他专业,大一的时候一般没有专业课。但是我们专业不一样,从大一开始就有专业课了,而且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当然,所有专业课,基本上都由我一个人担任讲师!”

众人听了白老大的话也没有多大的意外,因为军训结束后课程表就由白伟拓发了下去,大家也知道了大一第一学期的课程安排。

今天是白老大的第一堂课,所以白老大并没有直接讲述正课,而是讲述了一下医药系在大学四年内都需要学习什么,掌握什么。从这个系毕业之后,又会有什么样的成就等等……

不过。让大家惊讶的是,很多大型药厂的核心研发人员,居然都是从白老大这里毕业的,这让在座的同学对白老大都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欲念承欢》by青卿怪不得家里面的长辈一定要自己报考这里呢!

绝配呀!

林枫搂着姜凤英的腰,满脸陪笑的说:“亲爱的,你别听她胡说。当年是她倒追的我,被我拒绝了。”

“是吗?”姜凤英满心欢喜,娇滴滴的说:“我看她长得还不差,你怎么就拒绝了呢?”

“瞧她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哪个男人会喜欢她呀。即便她脱光了躺在我面前,都激不起我一点兴趣。”

啪!

苏步晴脸似寒霜,一巴掌扇到了林枫脸上。

“臭不要脸的!”苏步晴冷声骂道。

韩诚的身躯跟着一抖,好像那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似的。

跟林枫同样意思的话,貌似某个人也曾经说过。

韩诚摸着自己的脸,暗说侥幸,侥幸啊!

看着自己的男朋友被打耳光,姜凤英愤怒的朝苏步晴骂道:“臭婊子,你敢打我的男朋友!”

啪!

话音刚落,姜凤英娇嫩的脸蛋也挨了一巴掌。

“这就是嘴臭的代价!”苏步晴冷声道。

“那我想坐在你的身边行不行啊,林逸哥哥。”韩静静可怜兮兮的看着林逸说道。

“我身边没地方了,你坐在过道里啊?”林逸立刻拒绝了韩静静的要求,这要是答应下来,自己别上课了,成天问这个问那个的问个没完,娘娘臣想在假山要你林逸也不用干别的了。

“你让这位姐姐坐在里面,然后你坐在中间,我不就能坐在你的身边了么?”韩静静的逻辑思维倒是没有出问题。

“不行。”林逸没等王心妍说话,就果断拒绝了。

韩静静还想说什么,不过白老大却是夹着一本教科书走进了教室,韩静静看到老师来了,没有办法,只能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有些郁闷。

王心妍有些奇怪的看了看韩静静,又看了看林逸,想要开口询问,又怕林逸误会自己多管闲事,所以还是忍了下来。

“唔……韩静静同学已经来了?”白老大一进教室就看见了韩静静的身影,对她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韩静静同学,是咱们医药专业的第二位女生,之前有事情耽误了,今天才来上学!”

“你敢。”

听了儿子的话,周友良筷子一拍,瞪大了双眼。

大学里不谈恋爱,和三十岁不结婚,简直是两个概念,后者大逆不道。

“......”

“吃饭吃饭,一大早吼什么吼。”

见丈夫对儿子吼,王景玉直接插了一句嘴,继而对儿子说道:“儿子,你爸不是阻止你交女朋友,将军在山洞要了公主gl只是你这个年龄要考虑以后结婚的话,需要再成熟一点。如果你有女朋友,可以先带回家让爸妈瞅瞅。放心,爸妈绝对支持你恋爱自由,不会反对你的决定。”

“妈,我才大三呢。”

面对老妈的循循善诱,周安安丝毫不以为意。

信了你的邪,前世也不知道是谁那么多要求,天天催促他去相亲。

有些时候,爸妈的话就要反着听。

“行行行,不说了,吃饭吃饭,等一下让你爸送你去车站坐车。”

听出儿子话里的不耐烦,王景玉连忙止住了话头,顺便瞪了老公一眼,让他消停一点。

如今网络上议论纷纷,那条名流微客的动态短短半天里被上百万人转发,点击量过千万,甚至还有网友称之为‘华夏科幻片之崛起’。

再怎么算,对方的投资扣除宣传的水分之后,不一定会比他们公司的投入少。

除了流年娱乐不够看,其余几家娱乐公司还是有点料的,也出了几部盈利的电影,皇上在树上c太子妃说不得还真能成点势。

伟人说过,不能轻视任何一个对手。

特别是,这些网上的赞誉,明显都应该属于他们蓝鲸娱乐的嘛。

冯吉明都已经让人准备好,在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之后,就在网络上造势。

这下好了,被人抢走了所有风头。

“他们准备请什么特效公司制作电影?”

“不清楚。”

“他们的导演是谁?”

“你也不看看他是什么人品!”

“光凭制度就能看出腐败不腐败?”

“这不是笑话吗!”

………………

刘邦满眼的冷笑,你看不出来那是你太差劲。

是该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杀白蛇的不都是许仙(诡道圣君):

“就你这种段位,你能懂个啥?”

“你怕是不知道,历史上真正厉害的皇帝其实都是玩的制度的吗!”

“只有把制度建设好了,才能享受制度带来的红利。”

“李隆基的这种制度,那一定会产生极度的腐败,从他使用这种制度开始,这种制度就会有自带的缺陷。”

“我给你分析分析。”

“第一,群相制度变成了丞相问责制。”

“群相制度,因为有很多丞相,彼此的利益牵扯,天然的就会形成相互监督,相互制衡。”

“可当权力集中到一个丞相手中,那么这个丞相的权利就过大,这种绝对的权利,必定会滋生绝对的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