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仅是【大王】,一些现役ad职业选手,也表达了对【浅梦】的赞赏,不过他们当然不可能说想换辅助,否则自己的队友得多尴尬。

除此之外,还有【浅梦】的粉丝自发地制作她在排位中的精彩操作视频、名场面等,这甚至让她在抖音上都火了。

很多粉丝都期望她可以去打职业,并且是打中单这个位置,因为她的大局观、意识、操作,足以担当C位。

顾文舟这个小老弟,算是被姐姐完全遮掩了光芒,以至于不少观众都喜欢玩梗,说他就是抱“梦神”的大腿上分。

实际上真正的高手能看得出来,他的实力也非常强,所以他已经收到了好几个职业战队的试训邀请,不过他听姐姐的话,暂时按捺住了去试训的想法。

顾清歌告诉他,在去试训之前,必须先和父母摊牌,到时候她肯定会帮他说话。

国服和南棒服双服第一,各大战队试训邀请,开出的薪金待遇,再加上直播的收入,都是顾清歌为弟弟准备的筹码。

顾文舟也觉得这样做确实更稳妥,他隐瞒得了一时,却不可能永远隐瞒下去。

当然,这种想法的潜台词便是——即便是吃豆腐,也只能让苏锐来吃自己的豆腐!

其他男人……休想!

其实,把苏锐领到了自己的房间来“打架”,all佣车play夜莺有没有存了某些别的心思,谁也不清楚,包括她自己在内。

“开始了。”

夜莺说罢,猛然一脚踢了出去!

这一脚没有任何的气爆之声,但是却快的满是残影!

虽然两人是切磋,但是夜莺这一脚绝对可以造成极大的杀伤!

而且,这一脚自下而上的撩起,直接攻向苏锐的要害!

这是最快使得苏锐失去战斗力的方法!

“最毒妇人心啊。”苏锐忍不住的说了一句,随后连忙后退。

其实他本来准备凝聚浑身力量,硬生生的接下夜莺几招,以此来检查一下自己的防御能力到底如何的。可是,夜莺这一招也着实太阴损了,如果苏锐真的去硬接的话,这场比试就宣告结束了。

不,是他的美好人生也提前宣告结束了。

苏锐已经后撤了两步,但是他没想到,夜莺的出脚速度竟然还能再度提速!

那晶莹Q弹的脚趾几乎是擦着苏锐的小腹而过!

如果不是苏锐急中生智地往后撅了一下屁股的话,那么他今天就要去医院脱掉裤子做彩超了!

“NONONO,他现在在江南,玩着他自己的style,杰佣猫尾巴play r18ingxi你好好踢球吧,别在来和我们抢饭碗了,给我们一条活路吧。”金泰妍说完双手握拳在眼睛前做着哭的表情。

Tiffany伸出手指指指金泰妍,脸上做着可爱表情:“泰妍xi,这次听说你也和他合作舞台,这样说好吗?”

金泰妍装哭的双拳挺短下来,接着害羞撒娇状态:“好吧,我错了,所以接下来。。。”

泰妍, Tiffany,徐贤三人同时开口:“那个不专心踢球男人的sho!音乐中心回归舞台,江南style。”

“泰妍xi,江南style到底是一种什么样style。”徐贤最后疑问。

金泰妍手指点着下巴,歪头斜眼看天,想了一秒后摇头:“我也不知道,所以大家自己看ing的表演吧。”

摄像机等灯一关,三人立刻看着提示牌,接续准备着下一段介绍。

“现在快下半场了吧?也不知道前辈表现怎么样?”早就背完的徐贤随意的开口询问着。

“不知道!你不是肚子饿吗?还不回去做饭吃!”司马婉桐耸耸肩膀后,突然冷着一张脸说道。all佣高肉

“作为书记的贴身保镖,书记还饿着肚子,我咋能先吃饭呢?”见司马婉桐脸色不大好看,刘云南慌忙陪着笑脸讨好道。

他一听到“喜鹊”这两个字,便浑身不自在起来,让司马婉桐跟喜鹊独处,他心里头不痛快。

“书记!您还在呀?”柳云南的话音刚落,喜鹊便推门进来办公室。

“本来是要下班了!你不是说,有事情要同我商量吗?我就只好在办公室里等你。”司马婉桐莞尔一笑后,说道。

看着司马婉桐甜美的笑容,喜鹊心里痒痒的,瞬间被迷住了,他看了一眼柳云南:“你怎么还不下班?”

“司马书记还在加班,作为书记的贴身保镖,我自然寸步不离呀!”柳云南淡淡的回答道。

“嗯!云南是我让他留下来加班的!”司马婉桐补充道。

“看来,你对我还是挺不放心的嘛!”喜鹊心里开始失望了起来,此时,他似乎忘记了,他来找司马婉桐的初衷。

“嘻嘻!”听完杨白的话,柳云南捂着嘴巴,突然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给我闭嘴!”司马婉桐瞪了一眼柳云南。

喜姐在杨白的甜言蜜下,总算停止了哭声,由杨白扶着离开了司马婉桐的办公室。

等杨白和喜姐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确定他们两口子已经离开村委会的大门口。变小后棉签play杰佣司马婉桐才走到柳云南身边,突然伸手拧他耳朵。

“你干嘛拧我耳朵?”柳云南吃痛的说道。

“你刚才都在做什么呢?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司马婉桐冷笑道。

“我做了什么嘛?”柳云南一脸无辜的看着司马婉桐问道。

“刚才你去劝喜姐和杨白两口子的时候,是不是公报私仇,任由喜姐揍杨白?”司马婉桐黑着脸问道。

“他被老婆打,关我什么事嘛!说实话,他这种人,就该被他老婆,多打几下!”柳云南幸灾乐祸道。

“看来,我手上的力道不够呀!”说着,司马婉桐又加重了几分力道。

倾城看着雪儿被佳佳这举动弄的是目瞪口呆,心里更是迷茫无奈苦笑说:“佳佳,雪儿的问题你怎么看呢?至于我明天就要陪着刘鸿远回老家过年了,一想到回到老家我就头疼!“

佳佳听了之后满脸的尴尬笑呵呵的说:“我们也是回老家呀,不过我们回的是我妈家,婆婆在外地不回来了,然后我们两人在家也没啥一起,所以就准备带着孩子一起回我妈那边过年,也热闹!“

倾城听到这话漂亮脸蛋布满羡慕之情淡淡的说:“我也想这样呀,但是我妈为了多挣几百块钱的加班费,杰佣车文playr18春节不回家,谁让我没有爹,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扛,现在又帮不了他,早知道我就不该和刘鸿远在一起,就该奋斗几年把弟弟的事情给解决了!“

雪儿看得出倾城眼底的悲伤,对于你回答自己问题两个人选择暂时原谅淡淡的说:“倾城,是你自己太要强了,你弟弟就该让他自己去奋斗,让他知道一个男人的责任,现在你自己也有好多事情要做,你有了孩子要养,其实我觉得你没失去什么,有了这两个孩子比什么都重要不是吗?”

球再次传向左中场站着的寄诚庸,朴太衍看球向着那边过去,瞬间转身加速向着对方禁区冲去,后卫愣了下立刻跟上。

寄诚庸抬头扫了一眼,立刻球也不停,直接一脚长传。

等所有看向足球落点时,只能看着红色9号背影,后后面越跑间距越圆的新西兰后卫,所有新西兰后卫都狂举着手示意越位。

边裁吃力的在边线跟着跑动,手上的旗子毫无举起的意思。

门将犹豫了一秒错过了最好的出击时间,跑道点球点的朴太衍,反身扫了眼中路和身后跟上的防守队员,接着侧对球门视线紧紧的看着空中落下的足球,在球快要落下的时候凌空跃起。

在空中直接一个后空翻,然后落地,一个杂耍一样的动作,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撑着草地,没有回头确认只听全场疯狂的喊声,和像他奔来的队友就知道结果了。

猛的撑起向着角球区跑了过去,那边是观众最少的地方,可是朴太衍就是快速的过去,看着上方欢呼的熟悉身影,右手用力的锤了下胸口。

有点像进击巨人里的军礼,可是他自己明白,他是锤砸在小埋送给他的礼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