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孟祁兴奋的说道,作为旱鸭子的他,每年也就去什刹海、北海这样打着海,实际上就是湖泊的地方转悠一下罢了,什么冲浪也就想想罢了。

“我们请东方体育那边做过市场调查了,等到这座冲浪馆建成,基本上能够成为燕京跟北方地区最大规模的冲浪、游泳跟水上活动场馆!”

魏孟祁掰着手指头,向着陈楚说道,“现在水上活动跟冲浪市场,过去十年每年以50%的速度在增长,预计几年之内,整个跟冲浪相关的产业规模,预计能够超过670亿人民币以上!”

听着魏孟祁吹的天花乱坠,陈楚只是一笑,这六七百亿人民币的市场,基本上是全球市场罢了,分到国内大概也就四分之一,甚至是更少。

想要运营跟维持这种规模的冲浪馆,每年的运营跟成本费用,也同样高的吓人,基本上能不赔钱就好了,想要赚钱估计要等上不少年了,但却能够让魏孟祁等人过过瘾了,这么一想,陈楚感觉魏孟祁确实有点败家……

说了半响,魏孟祁才向着陈楚看去,“老陈,你看这个项目怎么样?”

“你还真是挺有意思的。”这女人笑完之后,说了这句话。

“那什么,你能不能先出去?”苏锐仍旧没有受到这女人的诱惑,他看着天花板,说道:“我真的不是那种人。”

那女人继续笑着,不过语气之中带着一丝嗔怪的意味:“怎么,你觉得我不漂亮?”

“不,挺好看的。”苏锐艰难的说道。

“你觉得我身材不好?”这女人继续问道。

苏锐把眼神从天花板上面挪开,看了一眼对方,然后说道:“也不是,你的身材也挺好的。”

确实挺好的,典型的轻熟女和美御姐。

和这样的女人共处一室,女主是精壶公共厕所即便房间里面充满了氤氲的水汽,但是苏锐仍旧感到有点口干舌燥。

“我既然很漂亮,身材也很好,那你为什么还要拒绝我呢?”这女人眨了眨眼睛。

苏锐根本没注意到,对方已经开始调戏他了。

“这和长相和身材都没关系,我是个有原则的男人。”苏锐很认真的说道:“说真的,我今天不会碰你的,关乎底线,关乎底线,关乎底线。”

“那他最后怎么还是背叛你了啊。”

“那还是不是又出现了一个贱人,那贱人接吻的技术比我还好呢,所以他就又喜欢人家去了呗。”

“哈哈。”胡雅琪乐了:“这事你之前都没跟我说过呢。”

“那不是怕给你说了丢人嘛,今天反正喝多了,现在脑子有点不正常,你想问啥就问吧,我也打开心扉跟你好好聊聊。”

胡雅琪翻了个身,侧躺着看着发卡女:“那你说,张鹤川会不会也喜欢吻技特别好的人啊?”

“这每个人的爱好都不一样啊,有些人喜欢吻技好的,有些喜欢床技好的,还有些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对……”话刚说到这,发卡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也干脆翻过身看着胡雅琪。

好半天后她说道:“不过我想,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是喜欢接吻的吧?张鹤川应该也喜欢,要是你跟他接一次吻,而你接吻的技术又特别好的话,我想他会一下爱上你的。”

看到这的时候,张鹤川忍不住笑了,一边笑还一边摇头,心想:

“我很贵的。”这女人笑着端正了坐姿,我是男人的精罐挺了挺被手臂压住的胸膛:“一次,一万。”

“一次一万?”苏锐惊讶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虽然我不知道行情,但是这一万一次的价格可真的不低啊!”

“高档会所自然有高档会所的价格。”这女人再次眨了眨眼睛:“再说了,你又没有试过,怎么知道我值不值一万块呢?你要知道,各种价位都有个性价比,而我,一定是属于那种最超值的。”

最超值的?

“可我要是不给呢?”苏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我就不起来了。”这女人说道。

“那好吧,我答应了,出去就给你。”苏锐生怕这里面的事情传出去,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要是被苏无限看见了,自己就算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就算这女人是他安排给自己的,可苏锐相信,以那家伙的尿性,是绝对不可能承认的。

难道说,这特么的是个圈套?

“你先穿上衣服,然后我们再说别的。”苏锐很想扭头就走,可是就这么出去的话,似乎这一切更说不清了。

IPTV之争,实际上就是这两大口之争罢了,说起来很简单,一个互联网的,突然进入电视行业,广电口肯定不乐意,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啊,不仅是利益之争,同样是话语权之争,校花成储精器盛大盒子犯了忌讳。

这时候刚过来的曹蛮子,一听到陈楚和魏孟祁的话,瞬间就来了兴趣,“老陈,你是不是又有什么计划?”

看着满眼感兴趣的曹胜利,陈楚摇了摇头,“帮人说个情而已,不过确实能够赚一些“小钱”!”

听到这里,魏孟祁还没什么,曹胜利就忍不住了,他恍然间想起陈楚提起过的赚几个“小钱”,从日进斗金的人人音乐财经业务,再到年营收破百亿美刀的Onyx科技,都是陈楚口中的赚点“小钱”,曹胜利还真信了陈楚的话,根本没有在意,结果曹胜利现在想起来肠子都悔青了,曹家那边听到他错过了这两大产业,都恨不得把他吊起来抽。

现在再次听到赚点“小钱”,曹胜利立刻就忍不住了,向着陈楚说道,“老陈,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夏姐那边我来去,保证把这事办下来!”

秦长青也知道,曹胜利为何这么迫切,不同于秦家、魏家两边,曹家主要在士伍中发展,资金一直都是软肋,好不容易有曹胜利这边一些产业,自然是不愿意放弃,毕竟这年头大家看的都是实力,拳头再硬,可一分钱也难倒英雄汉。

坐下来后,人形精壶黑贞6次秦长青看着陈楚说道,“这一次请你到这边来,确实是有一些事,不过不是什么冲浪馆得破事!”

说这话的时候,秦长青瞪了一眼魏孟祁,他对于什么冲浪馆,压根没多大兴趣,魏孟祁只管向陈楚学习如何挖坑,可填坑的却是他秦长青啊,燕京体育俱乐部赚的是不少,可也经不住魏孟祁这样糟蹋霍霍资金。

“秦哥,你请说!”陈楚来之前,就已经想到了,秦长青找他过来,肯定是有所事。

秦长青略微踌躇了一下,即便是跟陈楚已经相熟,可想起要说的事,他也感觉有些难以开口,总感觉有些太不地道了。

长出了一口气,秦长青才开口说道,“老陈,今天这事只算是谈一下,绝不会强求楚科技术什么!”

“你在沪上那边的时候,提起过看好京东方等产业的发展?”秦长青向着陈楚说道。

“你这人真的是,我好心帮你把,你还在这埋汰我,再说了就算是我喜欢女人怎么了?全校的精盆我难不成还能改变你的取向?让你也喜欢女人去啊?还是说,我能夺走你第一次什么的?女人喜欢女人有什么好怕的。”

“也是,若你真的喜欢我,我想也不会有啥不方便的。”

“那你别墨迹了,你到底学不学接吻啊,不学我可就睡觉了。”

胡雅琪也是因为喝多了,现在脑子有点不清楚,加上她也没谈过恋爱,以为发卡女的话说的很有道理,觉得男人确实会对吻技好的人有特别的好感,所以她也产生了想试试的念头,内心挣扎了一会后,她起身去了洗手间:“我去刷个牙,等下你也刷个牙!”

当听到这话的时候,张鹤川一脸懵逼:

看胡雅琪这意思,她是要跟发卡女练习接吻啊?

这未免有点太那个了吧?

其实上辈子,张鹤川也接触过女女之间的情侣,还亲眼在KTV见到两个女的抱在一起亲嘴,当时就让他心里一阵翻江倒海,觉得特别恶心,直到后面女女的社会现象变得越来越普遍之后,他心里才多多少少的接受这些,觉得每个人都有权力选择自己的婚恋观,这个也没什么好歧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