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洺生本来就不想理他们母女,闻言直接扭头就走了,连多一眼都没有看苏茶。

苏母这时又对着秦非同,笑了笑,“秦总,不好意思啊,小女平时在家里被宠坏了,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请秦总多包涵。”

秦非同:“包涵不了。”

苏母先是一愣,紧接着脸色就僵了。

自己都这般好声好气了,他还一副拽上天的样子,丝毫不给面子,真当他们苏家好欺负么?

“秦非同,你离开临平城这么多年了,你真以为,刚回来就能呼风唤雨?”

“我可从来没这么以为,倒是苏夫人,是不是忘了自己家也离开临平城很多年了?”

他刚回来不能呼风唤雨,苏家就可以了么?

苏母冷笑,“我们不一样,有的是人想要跟我们苏家合作,但是你——临平城的人恐怕避都来不及吧?”

“我需要跟他们合作吗?”秦非同满不在乎地扬眉,笑得讽刺:“临平城三大家族,曲家、贺家、容家,我搞定他们就行了,剩下的我都留给苏夫人,你看着选,高兴就好。”

有人将网上这几天林老板的路人照与此微博的打卡照做了对比,几个西京大腕关注列表里的截图,一番验证,拉法女神的微博找到了。

微博粉丝眨眼过两万,眼瞅着还在不断上升。

拉法女神的微博名叫林老板,这似乎更像是一种官宣,评论下面清一色的林老板,到是很少有人再提拉法女神。毕竟,拉法都撞了不是。

林老板常穿的大牌官微也来凑热闹,关注点赞,好不热闹。

苏茶一脸的‘我了解’,随即又对曲洺生说:“洺生哥,待会儿我想请你跟我跳支舞,可以么?”

“不可以。”

“别这么快拒绝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我对你要说的没有兴趣。”

“如果和嫂子有关,你应该就有兴趣了吧。嫡长孙龙椅上弄”

苏茶这一话一落下,就连秦非同都停下了往会场走的脚步。

两个男人同时以冷漠又锋利的眼神盯着她,仿佛她敢说出什么对秦之意不利的话,就要当场把她大卸八块。

那个身世肮脏的野种,竟然也配得到这两个男人的庇护?

苏茶表面依旧笑着,内心却有种变态的快感——把一个高高在上的人从云端拉入泥沼,看她骄傲碎落一地,看她痛苦挣扎,简直人生美事。

“你们不用这么看我,我没想干什么,是有人想要闹事。”

“你说林念?”

“不止哦~”苏茶笑得又坏又得意,那副神情和她嗲嗲的声音十分违和,她道:“秦大小姐得罪过的、收拾过的人,可太多了,她有难,八方围观欢呼呢。”

“猫小妹,你说这次小主人要多久才能出来,感觉进去好久了呢!”以往就算小主人闭关,也进去半天就出来了,这次有好几天了吧!突然感觉有些不适了。

放心好了,小主人没有出问题,可能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有些难吧!与嫡长孙类似禁忌文没有想到小小的一个天网架构居然用了小主人这样久的时间,这可不像那个效率惊人的小主人啊!

猫小妹为什么我觉得你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你说你是不是在打什么坏主意,或者说打坏主意的想法。

“狗子,我在你那里,就是这样不堪吗?”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你在我这里印像会很好吗?”笑话,虽然我平时不说,但不代表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只是平时没有和你计较罢了。

我说你们两个还真是闲得无聊啊!我随时出来都能遇到你们吵架,有这时间为什么不去做做菜,增加一些厨道方面的经验。

见到凡杨出来,猫小妹眼前一亮,高兴的说道:小主人,我们这几天可没有闲着,我们也达到了皇境厨道的境界了,所以才会这样闲啊!要知道可不只你一个人努力,我们也在努力的,虽然我们现在做出来的东西没有办法和小主人比,但是比协会的那些人可是强太多了。

“明明小主人你占先手了,为什么还会这样,真搞不懂。”

因为我就算占了先手,也要让他们觉得我没有占便宜,得努力挣扎一下才行,他们看的也是这个,如果看不到这个,就会怀疑到我了,这些人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啊!看来我还是玩不过这些老家伙啊!

一点都不给我留路,别让我知道是谁在算计,嫡长孙71章未删节到时如果落到我手里,看我怎么收拾他,这样算计一个孩子,他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小主人,我觉得这样的人,不会有良心这种奢侈的东西,这些个老家伙,比我还黑,所以你还是别骂了,没有用的。

只是真的有小主人说的那样神奇吗?我总觉得他们好像没有这样多的想法,只是单纯的想要这样做罢了,而不是想像中的那样算计到后面的事。

你的意思是说,我高看他们了,不可能,以万年计算能布局的人,不可能这样肤潜,不过也有可能,就看他断不断我网上消息,也许是我自己想太多了也不一定。

在这一方面,还是罗挺当属第一。

“老幺,找出来。”

拐杖递到罗挺手中,罗挺左右手捧着拐杖,转身就朝棺材跪了下去,哭着叫了一声师尊,徒儿不孝,得罪您老了。

罗挺看东西那确实是得了夏鼎真传。

双手捧着雷竹拐杖,轻轻一掂,反手一旋,雷竹调转位置再复一掂。

雷竹重量已在心里。

右手握着包浆如玻璃底早已玉化的雷竹表面,从杵头开始慢慢的往上收起,直到拐杖头。

跟着又交换位置,从拐杖头往下拉了一趟,抬起头来,双目红肿黯然摇头,沙哑的嗓音哽咽的说道。

“师尊神乎其技,我们一辈子都赶不上的。”

这回夏玉周相当吃惊了。

连小师弟罗挺都找不出来这根雷竹的秘密,嫡长孙赵长宁第一次那还有谁能找得出来。

“徐新华!”

“黄鑫!”

夏玉周转了一圈点了徐新华和黄鑫的将,叫两个人到了自己跟前,下达命令。

“你不敢。”

这个时候软禁自己,只会把自己激怒,如果自己要硬闯,后果怕是会更加糟糕。

他不过是做做样子,想让自己主动妥协罢了。

秦之意抬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终于收服了这个浪子。

如今的曲洺生,事事以自己为先,总想着护她和孩子平安。

若是再往前几个月,自己大概会很高兴地将此事昭告天下吧?

可现在……

这么优秀的人,又愿意为爱情收心收性,应该有更好的人来配他。

与他比肩的那个人,也应该是这世上最耀眼的女人。

而不是一个不知从哪里来,往后也无处可去的人。

秦之意在看到林念传过来的那份东西时,忽然就明白了秦非同为什么说自己一直身处地狱。

她有一次和秦非同聊起过容颜,总觉得秦非同的眉宇之间,不似他说出来的话那么冷漠无情。

后来她知道了——

在借刀杀人这方面,苏锐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不过,这几分钟看似苏锐取得了极大的优势,但其实每一秒钟都是险之又险,无数次的和死神擦肩而过!

富贵险中求,这句话说的真是一点也没错!

然而,这样的“战略性转移”,对于苏锐体能的消耗也是极大的,嫡长孙有肉的章节而且,极速状态之下的每一次急转急停,都是对他脚踝以及膝盖的重大考验,也幸亏他的身体经过了司徒远空的打穴刺激,激发了一部分的潜力,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支撑到现在的!

龟山景洪停下了,苏锐也得抓紧利用这个机会恢复体力才行。

望着对面的那名神忍,苏锐咧嘴笑了起来。

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而苏锐却能够把一名神忍给折腾到如此狼狈的地步,已经算是成功了!

战神阿瑞斯和狂神赤龙远远的看着这一切,目光之中尽是震撼。

阿波罗的表现,真的震撼到了他们!

他们相信,如果把苏锐换成自己,绝对没可能做到他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