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说普通的三代机是一般高考的话;那么同级别的垂直起降战斗机就是国际高数竞赛级别的超强难度。

因为让一个十多吨的战斗机平稳的垂直起降,绝不是气动外形优异,发动机强劲那么简单,如果没有在这方面极其深厚的功底,根本连想都不用想。

法国的航空工业就够厉害的吧,当初眼看英国做出了海鹞,法国人当时就眼红了,想在幻影F—1战斗机基础上弄个类似海鹞的垂直期间战斗机,结果折腾了好几年,花了不少钱愣是弄成了一地鸡毛。

美国人同样如此,60年代通用公司利用F—5战斗机做过垂直起降战斗机,但不太成功,后来干脆从英国人哪里挖来一大堆海鹞项目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甚至到最后干脆把海鹞项目整个买过来,换了个AV—8的型号名称,堂而皇之的占为己有,这才打下垂直起降战斗机的基础。

从法国和美国的经历就能看出,垂直起降战斗机真不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结果却让腾飞集团给做出来了,军内大领导。又如何不诧异?又怎能不震惊?

之后,他就借用魂晶帮助自己提升灵魂的强度。

几个小时之后,陈昊就把第一块魂晶彻底吸收,而陈昊的灵魂提升也很显著,一颗魂晶就让陈昊的精神力变成了魔法学徒的级别。

之后他用了几天的时间,把那些魂晶全部吸收,陈昊的精神力终于达到中阶魔法师的地步,橡皮筋松了怎么变紧不过他的灵魂强度是强行提升去的,精神力使用的时候并不稳固。

而且中阶魔法师级别的精神力,在这个地心世界就只能被称为幼年。

可陈昊并不在乎,因为他的灵魂强度相比以前提升了太多。

誰知道,陈昊提升的灵魂没多久,他就感觉自己的灵魂消散起来。

那些消散的灵魂并没有消失,反而变成了精纯的魂力,再次被陈昊吸收。

很快,陈昊的灵魂就退回到魔法学徒级别的强度,不过他并没有在这个境界待很长时间,通过吸收他身上散逸出来的魂力,他的精神力变成了低阶魔法师级别。

虽然他的灵魂退了一个级别,却相比以前稳固了许多,现在的陈昊实实在在的拥有了初阶魔法师级别的精神力。

在他灵魂强度大幅提升的时候,他感觉一些画面和知识进入他的脑海当中。

那些记忆,陈昊稍微过了一下,就明白了。

因为这些记忆,都是“他”利用自己身体所做的一些事的记忆。

浑身的力量骤然间爆发,苏锐猛然举起军刺,硬生生的抗下了这一击!

松本携带着自上而下的力道,妄图在这一招之内解决问题,因此,当两人的武器发生接触的那一刹那,苏锐脚底的瓷砖都轰然碎裂了!

然而,即便承受了如此强大的攻击力,苏锐仍旧站直了身体,完全没有半点佝偻的模样!

“傻逼。”

苏锐骂了一句,怎么让橡皮筋变紧军刺猛然回收,身体也朝侧面跨了一步!

在这种强力的相持状态中,竟然还能完成躲避!说明了什么?

松本的心中猛然一凉!

这说明苏锐先前根本就未尽全力!

“你存在的意义已经结束了,接下来,该看我的了。”

苏锐在闪身的过程中,说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他的右脚猛然暴起,狠狠的抽向了松本的腰间!

面对这样的攻击,松本竟然也没有躲避!

他想学着苏锐之前那种以攻对攻的方式,宁愿两败俱伤,也想趁机伤到对方,看看谁先能躲得开!

毕竟,苏锐这次用的是脚,而他用的是刀!从武器上来讲,松本是占了绝对的大便宜!

此时,松本的速度似乎要更快一步,他的长刀已经抢先来到了苏锐的脖子前面!

“你死定了!”松本狞笑着大喊道。

可是,就在这时,苏锐看也不看,忽然抬起了左手!

他难道要用手臂硬接这一招吗?

开什么国际玩笑!

松本相信,自己绝对可以把苏锐的手臂和脖子齐齐削断的!

真的能够做到吗?

就在松本的狞笑已经放到最大程度的时候,他的武士长刀劈在了苏锐的手腕之上!裤子太松快速解决办法

可是,预想之中的血溅五步并没有发生,长刀竟然发出了铿然一声响,根本没有削断苏锐的手腕!

松本反而发现,自己的手被狠狠的反震了一下!

苏锐的手腕,似乎是金属做的!

“这是什么东西?”

松本大惊失色,可是他已经来不及防守了,苏锐的狠狠一脚已经抽在了他的腰间!

“?”-天使之翼

金泰妍撅着嘴看着屏幕,想和他聊天,又羞涩难当,其实最近自己压力好大,嗓子最近又不太好,平时想和姐妹聊聊天放松下,可是作为队长,到是聆听妹妹们的诉苦为多,特别是允儿她释放压力方法,就是找人说自己问题,还好有一小半时间她还会打电话给她那个和自己同名亲故,只有对方烦了她才不情愿的挂电话,而在宿舍她就喜欢找同寝室的自己来抱怨她的不满和压力。

而作为队长的自己只能找网上的羽毛来发泄自己的压力,有时候想想那个没有他来发泄压力的自己,是怎么熬过压力的,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摸上自己的耳朵右耳2个,左耳1个。

“你上次说金泰妍一共多少耳洞?橡皮筋松了怎么变紧绷”-断翼安琪拉

“我记得好像是六个吧右4左2?记不太清了,不过后来好像靠纹身来缓解压力了,哎,我家可怜的泰妍。”-天使之翼

金泰妍点着下巴,有点苦恼。

“你说你偷偷的照顾她,她会不会和你以后看到不一样?(疑惑)“-断翼安琪拉

终于,松本再度被苏锐一脚踹开了!

其实,这一脚并不重,苏锐也只是借此拉开了彼此的距离而已。

“很好,现在,该你试试我的攻击了!”

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你仔细看好,是不是这样?”

说着,苏锐的胳膊挥动了起来!

松本更加惊恐的发现,苏锐手中的四棱军刺开始用一种看似纷乱的轨迹朝着自己爆射而来!

是的,就是爆射!在爆射过程中,还能保持着那种大幅度转向,这种动作……简直和松本一模一样!

虽然苏锐的动作并不像松本那样如臂使指,也不如他那么的灵活,可苏锐在短短的时间里面,就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已经是让人匪夷所思了!

而松本真正练出这种动作,花了好几年的工夫!

松本本能的想要举起长刀来格挡,可是苏锐的手臂骤然转向,那道乌光连续变换着攻击轨迹!让松本压根无从判断!

若是放在以前,苏锐的攻击基本上是一招佯攻,第二招才是实招,和此时松本的动作是有着本质区别的!皮筋撑大了怎么变小所以,现在苏锐的进步,已经算是质的改变了!

“有了!还魂草的份量,应该稍微加一点!”

杨云帆独自一个人在幽静的密室内,做着推算。

……

密室外面。

林红袖已经醒转了过来,安静的看着被关上的那一扇大门,里面,她最爱的那个男人,正为了她的生命,在绞尽脑汁。

不论结果如何,这一刻,他都在为她拼尽全力。

不时,她也敲门进去,送一杯热茶,帮他擦擦汗,并开玩笑说,要是在古代,你这副样子肯定是进京赶考的大少爷,而我就是给你红袖添香的大丫鬟。

这一幕,让凰天琦看着有些小小的嫉妒。

看着林红袖一脸开心幸福的样子,少女忍了好久,终于忍不住的问道:“红袖姐姐,那个,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滋味?”

“喜欢一个人的味道啊?”

林红袖微微仰起脑袋,她有着天鹅一样白皙修长的美丽脖子,想着一个人在北美独自的思念,又不问结果的喜欢着杨云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