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许多都是爱慕虚荣的,都喜欢被夸赞,妹子尤其占多数。

作为燕京顶级的奢侈品商场之一,国贸商场在全国都非常有名,毕竟年销售额百亿以上,想不出名都难。

论逼格除了顶奢王者SKP,在国内就属国贸商场最牛了,蓉城春熙路那边的IFS倒也能排进全国前五,但和国贸商场比,还是差了点。

在国贸商场,基本上可以找到任何想到的大品牌,爱马仕、迪奥、香奈儿、LV、古驰、伯爵、梵克雅宝、普拉达、纪梵希、菲拉慕格、普拉达、芬迪等等。

这个点前来逛街的人不少,一眼望去,到处都是。

走了几步,陈放的目光扫过黎沁的侧颜,美人在侧,却不能一qin芳泽,岂不是一种遗憾?

他涩心一动,往她那边靠了靠,伸手揽住了她的纤腰。

黎沁娇躯一僵,而后红着耳根子挣扎道:“喂,你干嘛呀,快松开我!”

“搂一下而已,看看几个月没见,长胖没有。”

“前面有人,松开我啦,我没长胖。”黎沁有些羞急。

终于抓住机会怼他一句了,开心开心。

陈放道:“既然都喜欢,那就全买了呀。”

黎沁:“?第一婚宠顾先生放肆爱??”

“全买了?”

“是啊,喜欢就全买了。”

黎沁错愕地看着他,哭笑不得:“呃,我和你说笑呢!”

“可是我当真了。”

集中修建居民点,在这年头推进新农村建设?

那基本上没有可能。

刘春来也不希望推进新农村建设。

到时候,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估计能吵得更厉害。

“我觉得,只要你带领着大家,要不了几年,咱们这就会成为全国最漂亮的大队。”田明发拍着刘春来的马屁。

刘春来看了他一眼,懒得问他。

继续考虑。

如果工厂建立在山水,宿舍区也必须在这上面,围着燕山寺修建。

要真这样,必须先期规划水源。

提灌站从河临塘抽上来的水,那得经过多重过滤、净化才能变成自来水。

“哎~”

正在这时候,山下传来了一阵喊声。

一开始,刘春来还没注意到。

“队长,下面有人在喊,好像是福旺叔。”田明发提醒着刘春来。第一婚宠老公太给力

随后对着山下吆喝一嗓子,“哪个喊啥子?”

“山上的,喊哈刘家坡的人,让他们叫春来回来,许书记跟吕县长来了……”

“你还跑上干嘛呀,反正我还得下去重拍。”贺新倒是无所谓,还笑呵呵的跟他开了句玩笑。

关金鹏虽然一脸郁闷,但一方面他脾气好,平时在片场不太轻易骂人,再说了刚才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只得摆摆手道:“以后注意点,别再搞错了。”

“知道了,导演!”道具小王点头哈腰的应着,然后灰溜溜的下楼。

贺新也跟着下楼,只是刚刚到楼下就见刚才那个年轻的记者正举着相机朝楼梯上乱比划,他不由皱了皱眉头。

按理说拍摄期间应该是保密的,除了剧组自己的摄影师,一般不允许其他人随便拍照,更何况是一个记者。只是他不太清楚情况,这个记者既然能够出现在片场,没人说什么,应该是有人事先打过招呼的。

挺好的一个镜头,就因为一个包的错误,只能重拍了。楼上的李佳欣也笑呵呵的下楼准备重拍,但是当她刚刚走到楼梯拐角,一抬眼正好看到楼下那个年轻记者手里照相机的镜头,顿时脸色一变,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套路深扭身上楼,同时对着关金鹏用粤语叽里呱啦说了一通。

贺新虽然没有看到她的脸,但是言语中的焦虑和不耐烦的语气却彰显无疑。

楼下的贺新心里难免有点纳闷,虽然他跟李佳欣认识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但是李美人给他留下的印象是很有礼貌,也不端什么架子的一个人,怎么会一下子反应这么大?

说拍戏压力大吧,好象也不至于,刚才下楼的时候还是笑呵呵的,只是一见到记者就翻脸了。

紧接着就听见关金鹏喊现场制片上楼,不一会儿现场制片蔫头耷脑地从楼上下来,跟那位局促不安的小记者低声说了两句,然后把他请出来小楼。

李美人不下来,戏就没法拍了,他不好上去催促,只能低声问现场制片道:“怎么回事?”

现场制片是关金鹏老班底,也是香港人,这货朝楼上瞟了一眼,神情多少有些不满道:“她是一朝被蛇,十年怕井绳。”

哟,这货还挺有文化的!

要是别人的八卦,贺新肯定不会关心,但是李美人的,他倒是想打听打听。

现场制片跟他也算是老熟人了,没啥可避讳的,便把他拉到角落里,悉悉索索聊起了李美人的八卦。

原来就在《画魂》开机前,一人一城 傅先生视她如命李美人被香港的狗仔拍到在香港街头上演了一出“贵妃醉酒”。据说李美人平时一向以端庄示人,而且酒量很大,但进了酒吧不过短短两个小时就喝醉了,最后还是她姐姐开车把醉的东倒西歪的李美人送回家。

刘浩递给了阿豪一根香烟,微微一愣后,身为老烟枪的阿豪还是接了过来,就在刚刚拿过香烟的阿豪,正准备在自己身上找打火机时,刘浩这边一句将点燃的打火机放在了阿豪的面前。

阿豪微微一愣后,就忙用双手捧着火,将叼在嘴边的香烟给点着了。

抽了两口香烟后,刘浩再次开口了:“阿豪,刚才我说话的语气是有些不好,不过我说的意思是没错的。我不惜盯着丢工作的压力来为你的妻子做手术,是我自己真的很想去救出现在我眼前的病人,这是我的一个责任,所以呢你不用对我有什么愧疚的,因为这是我自愿的。”

刘浩再次抽了一口后,继续开口:“将你妻子的手术偷偷换了一台价格便宜的手术也是因为你没有钱,但是现在呢,你去拿着钱来给我送,这是什么呢?这不就是在打我的脸吗?”

听到刘浩的话后,阿豪的也是瞬间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刘浩继续开口:“你说你总共就八万来块钱,现在的我帮你将手术换成了微创的阑尾切除手术,重生娇妻太惹火顾西刑北岩可这后期的护理费用下来,也是要花个几万的,而且你好要留着钱回家,如若我在拿你的这个钱,你觉得我的良心能安吗?”

他收拾妥当,颠颠的跑上楼,就见李佳欣拿着剧本正在跟一个贺新下午在楼下见过的戴眼镜的年轻女子一字一句的学着普通话发音。

这时贺新才知道李佳欣的普通话为什么不象大部分香港明星那样生硬。原来关金鹏这次虽然拍的是电视剧,但他还是延续自己拍电影时的臭毛病,坚持现场录音用同期声。

这一点确实挺难为李美人的,虽然早在前期准备的时候,她就找了普通话老师苦练普通话。但是口音这个东西是很难改变的,况且时间又紧,所以她只能把老师带在身边,按照剧本上的台词,逐字逐句的学。

然后,贺新跟她对词时,发现李美人虽然偶尔某个字的发音还会带点香港味,但总体还算过得去。

“Ready?”

“Action!”

贺新背着一个黑色皮包站在门外敲门,摄影机设置在屋里,不一会儿就听到高跟鞋下楼的声音。

“吱呀!”

门打开,画面中便出现贺新那张满脸笑容的脸。

“守信!”

可是阿豪就是一根筋,那就是刘浩若不收下这个钱的话,那他的心理就是十分的难受,所以阿豪就又再次将那装着两万块钱的黑色塑料袋推到了刘浩的面前,“刘医生,我是真心的想让你收下的,不然我的心理真的很难受!”

刘浩看着阿豪还是坚持给自己,刘浩那一直强控制的怒火就有些压抑不住了,于是刘浩就皱起了眉头,然后就伸手将面前的那个黑色塑料袋拿了起了,随后就甩手丢在了阿豪的胸前,然后用那有些压制不住的怒火声音开口道:“阿豪,我给你的妻子做这台手术难道就是为了你手里的这两万块钱吗?而且我还因为给你妻子做手术,我的工作也差点就丢了,难道你的这两万块钱能买下我现在的工作吗?我说,阿豪,你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明白呢?”

阿豪看到刘浩真的生气了,也是微微的一愣,随后就在也不敢说什么了,而且此刻他的脸色也更加的羞红了,生气的刘浩的确是因为阿豪不听自己的话,一直还在给自己塞钱,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在昨天郭茂才院长的办公室里,郭茂才院长也是拿阿豪他妻子手术的事情为借口想要开除刘浩。